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家暴
    呼呼。

     唐月笙只感受到了沉默,却不曾想到,苏苏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吞了一把口水。

     苏苏终于回过神来,咧开嘴角,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嘿嘿,哥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啊,都没有声音……”话虽如此,可苏苏说话间的语气到底还是略显诡异了起来。

     被听到多少了啊……

     捂脸!

     “嗯。”苏衍倒是不在意,换上了一身家居的灰色套装,给人说不出的清爽的感觉。

     啥?

     如果说原本唐月笙只在疑惑为什么苏苏会突然不说话了,那么此时,唐月笙应该算得上是以头抢地了。

     苏衍微微蹙眉,但很快舒展开,语气悠然,“你们应该明白的,治人,还是要放在眼前盯好的。”显然,此时的苏衍很清晰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微顿。

     唐月笙握住手机的手指头微微一僵,确定自己没听错,这才诧异的开口了,“你的意思是,为了治治宋晚歌?”显然,就算唐月笙真的不懂,可苏衍话语间的意思也很明显了。

     只是……

     想起了前世,唐月笙的心中便再一次犹豫不决了起来,这一世的苏衍,变得很奇怪啊。

     “嗯。”苏衍倒是毫不含糊,径直开口了,“难道你不觉得,放任不管,难免会出意外吗?”苏衍还是那个苏衍,说话很高傲,一言一行中透露出几分不可一世的味道。

     唔。

     难以置信。

     唐月笙不由得心中腹诽,估计这家伙,是对宋晚歌有了兴趣,但是想到了和她的关联,所以才会前来找个借口,解释一下的吧?

     完全没有必要。

     不过事实说明,这样想的,不只是唐月笙,苏衍一旁的苏苏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显然很不解。

     不过比起唐月笙的只能在心中猜测,苏苏就自然了很多,毫不犹豫的直接开口抱怨了起来。

     “哥,说实话,你是不是也被那个白莲花给迷惑了啊?”苏苏的眼睛清澈明亮,仿佛黑夜中熠熠生辉的明珠,叫人一不开眼睛。

     只是……

     “我的眼光那么差?”苏衍眉头蹙的更深了,对自己妹妹的话语觉得很无奈。

     虽然……这不是他的妹妹。

     苏衍眼底微沉,再次抬眼的时候,又切换回了那个好大哥的模样,仿佛刚刚眼底下一闪而过的深沉只是旁人的错觉罢了。

     苏衍懒得解释。

     但是态度上也能让人看出虚无来了。

     唐月笙不置可否。

     -

     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

     很伤感,唐月笙和苏苏考的是同一所影视学院,这是前世的唐月笙和宋晚歌约好的,现在想要摆脱也很难做到。

     唐夜楚原本是打算亲自送宋晚歌去学校,顺带载唐月笙一程的,可想起前段日子的争吵,唐夜楚便气不打一处来,不做他想,将宋晚歌接走,直接开着车子扬长而去了。

     唐家人见此,还是反对的。

     “糊涂啊!”唐父心中气恼,暗叹大儿子的不成器,就算是不待见唐月笙,也该做做样子,表现一下兄妹情深的啊,现在像什么样!

     越来越恼火。

     习惯使然,唐父再一次将心中的怒火给发泄到了唐妈妈的身上。

     右手边是一盏茶杯。

     唐家家大业大,却也还保留了一点复古的习惯,唐父的脑仁突突突的跳着,瞧见一旁站着一动也不动的唐母,只觉得十分碍眼,想也不想,直接挥手,将茶盏挥到了唐妈妈的脚畔。

     “啊……”

     省居家宅,哪怕年轻时是个有自信的大小姐,可唐妈妈的锐气也是被这个丈夫给磨灭的差不多了,再加上唐父一言不合就施暴,唐妈妈自然惊慌失措,大叫了起来。

     不叫还好。

     这么一叫,唐父更加暴躁了,这一次不再顾忌其他,直接将另外一个茶盏丢了过去,方向把握的很好,正丢在了唐妈妈的腿上。

     “瞧瞧你,都没用了大半辈子,以前我倒是懒得说你,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自己的儿子你都管不住了?”

     “也算是我倒霉,居然娶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婆娘过来,一天到晚的,除了哭哭啼啼的,你还会点什么?”

     “人家的媳妇都是有用的,就你啊,用处没有,拖后腿的本事倒是一流……”

     人到中年。

     身子骨本就不是很好,被沉重的茶盏一砸,再加上其中流出来的一股股热水,烫伤与撞上一通堆积在她的腿上,唐妈妈不由得痛呼一声,下一刻就直不起推来了。

     额头冒冷汗。

     唐妈妈半跪在地上,努力的抖掉热水和茶叶,顺带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搓着伤口,看上去格外的无助,却也无人敢上前一步,去帮忙。

     撕心裂肺的疼痛,一点点的蔓延在唐妈妈的大腿上,而唐父尖锐的话语,则是一滴滴的流淌在她的心上。

     本该习惯了不是吗?

     对于唐父将自己给当成了出气筒的行为,唐妈妈不可谓不恨,却也从来都找不到反抗的机会。

     难熬。

     ……

     唐月笙刚准备好行李。

     她准备住在外面,唐家虽然大,却无一个知心人,就连唐妈妈也是被欺负的命。

     刚想着。

     唐月笙就听见有佣人急匆匆的赶来了,行色匆匆,仿佛遇见了什么难缠的事情一样的。

     “大小姐。”见到唐月笙还没走,佣人喘了一口气,这才结结巴巴的说了起来,话语不连贯,但要是想让人理解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大少爷已经带着宋小姐走了……”佣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便直接从头说起了。

     “哦。”唐月笙却不以为意,在她看来,佣人要说的就是这么个小事而已了。

     对于唐夜楚的举动,唐月笙早就猜到了。

     就让他作去吧。

     “没关系,我知道了。”瞧见眼前的佣人还在原地,唐月笙不免诧异,但想起人家这么急匆匆的来通知自己,唐月笙说话的口吻到底温和了很多。

     眼底却绽放开一抹晦暗的色彩。

     “不是不是不是……”

     瞧见唐月笙准备扭头离开,佣人有点着急了,暗叹事情不只是这么简单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