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举步维艰
    将苏苏的模样看在眼里,唐月笙的心中自然有点五味杂陈。

     若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

     说是嫉妒的话,也不是,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天意吧,能有一个愿意宠着自己的哥哥,以及一个美好的家庭,是苏苏的福气,也是她唐月笙,羡慕不来的。

     此时的唐月笙只好告诉自己,幸运的是,苏苏带着苏衍,站在了自己这边,不然,她和唐母,在唐家的地位,可怕是会更加的举步维艰的。

     命啊。

     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唐夜楚,唐月笙又是一瞬的冷笑,就当做,人家是个屁,一下子就放了吧。

     如果可以的。

     唐月笙也在欣赏祈祷,下辈子,可以遇见一个人,视自己为珍宝,一辈子放在手心上宠着爱着,那边是,唐月笙最大的心愿了。

     也希望,唐母可以过得安稳快乐。

     沉默。

     唐月笙正在晃神。

     系统却有点忍不住了,带了几分提醒的味道,“宿主,别忘记了你的任务。”系统的声音依旧是冰凉的,其中还带了一丝丝的焦躁的味道,叫人觉得更加的胆怯了。

     唔。

     差点忘记了系统的存在。

     唐月笙心底下懊恼,却也只好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天意,自己唯独可以遵循了,还好,老天对她也不是真的恒心,起码,还是给她安排了一次重生的机会的,那便再好不过了。

     苏苏依旧笑的很开心,就像是个被讨好了孩子,眼底下也亮晶晶的,仿佛,是被什么都逗弄了一样的。

     “乖,这是在别人家。”苏衍见状,发觉自己的妹妹笑的停不下来,语气依旧柔柔的,仿佛看穿了一切。

     “没关系的,要是实在忍不住的话,就继续笑吧。”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补充,“我的妹妹,没有必要对外人忍气吞声。”显然,苏衍的话语之间满满的都是示威的味道。

     忍气吞声……

     唐月笙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最后,只好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来。

     那里是忍气吞声啊。

     苏苏不要让别人忍气吞声,就很不错了。

     不过,唐月笙倒也没说。

     真别说。

     虽说差距很大,但,唐月笙对苏苏,真的有很大的好感,或许是,这个女孩子没有心机的缘故,更或者是,这个女孩子,是绑了自己不少忙的,既然人家用真诚的心来对她,她也概要汇报的。

     唐父:……

     医生们:……

     佣人们:……

     以及周围的人们:……

     只瞧见,气氛更加诡异了,周围一大片的人都忍者,不说话,也没人敢提点唐父,生怕,自己一开口,唐父就会将怒火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去了。

     未免有点儿得不偿失。

     又是一瞬的沉默。

     唐父不由得一顿。

     虽然很气恼苏苏在唐家的放肆,但是,将苏衍的纵容的态度看在眼里,任凭自己的心中有多么的不悦和愤懑,唐父也只好默默的堆积了下来,暗叹,等到自己有能力了,可以弄垮苏家了,就绝对不会放过这对嚣张的兄妹。

     不对。

     何止是这对兄妹啊。

     唐父记得很清楚,好几次,参加商业酒会,一旦和苏家的人遇上,那么,原本还围绕在自己的身边说好话的人们,也会很迅速的闪身,凑到苏衍的身边,讨好起来。

     那副姿态,比在自己的面前还要恭敬许多倍,仿佛,生怕苏家会看不见一样的。

     每每那个时候,唐父的心中就酸涩无比,哪怕很不悦,很不耐烦,很不愿意和苏家的人交谈,可是,还是要继续。

     毕竟,这个世界,也绝对不是围绕唐家来转动的。

     沉默。

     外头也就更加的无人了。

     周围的佣人们纷纷屏住了呼吸,希望,这样子的举动可以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免得,一不小心,就会被唐父给迁怒了。

     刚刚那个有人凄惨的模样,就已经够吓人了。

     沉默的很。

     “怎么回事?”唐父微微蹙眉。

     虽说老了,有点暴躁,有点迟钝。

     可是,无论如何,唐父也依旧是那个在商场上厮杀了许多年的人,善于察言观色,就像是现在,佣人们小心翼翼的,苏家的人还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唐父就觉得,一定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事了。

     可是……

     自己也在场啊。

     没见到有其他的意外啊。

     唐父的脸色里面疑惑的味道更深了,仿佛,自己才是那个委屈到了不行的人一样的,至于其他的人,只要当做是空气就可以了。

     “怎么了,苏少爷,苏小姐,为什么都不说话了?”显然,之前苏衍说的话语,有点复杂,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唐父直接无数掉了。

     一屁股坐下来。

     因为刚刚紧张的关系,唐父是站着的,刚刚起身的时候,倒是没有感觉到很大的痛感,可是如今却不同了。

     “啊……”

     “我的妈呀,疼啊……”

     “医生呢,磨磨蹭蹭的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给我包扎……”唐父的话语之间带了一丝丝的气急败坏的味道。

     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外。

     若是说,最怕什么,唐父还说不出来。

     可要是问,最不想再谁的面前出丑,那么,唐父的回答,就一定会是苏家无疑了。

     原本,在家世地位上,被苏家给踩了一脚,唐父就觉得外分的不乐意了,心中恨的不得了,并且还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要是自己讲苏家给掰倒了,会是什么场景。

     ……

     嗯。

     想想就觉得热血沸腾。

     然而只是想象而已了。

     唐父叫嚷着,原本还尴尬的站在一旁,不知道该离开,还是继续站着,或者是要上前帮唐父包扎的医生连忙一股脑的凑了过去,准备处理伤口。

     唐父一屁股坐下来,用力有点过猛,显然,是刚刚吓得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了。

     此时坐下来,唐父自然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麻辣的疼痛感,很刺激,让人觉得很无奈,但是更多的,还是胆怯的味道在里面了。

     “老爷……”

     医生们面色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