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内定儿媳
    “怎么了唐伯父,突然之间咬牙切齿的,是因为太疼了吗?”显然,此时的苏衍也是腹诽的,不愿意放过任何的机会。

     唐父:……

     再一次在心底下大骂。

     唐父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在下一秒舒缓了下来,很柔和,叫人无言以对,要是真的是个不知情的人,估计还真的会觉得,唐父啊,只是一个很慈祥的中年男子了。

     唔。

     得了吧。

     那里慈祥的起来啊。

     很快。

     苏苏也就接着开口了,“想想也是很痛的,你看看,唐伯母的膝盖那么可怕,我看唐伯伯的屁股上有更多的血色,估计,伤口扎的更深了吧?”

     显然,此时的苏苏也开始念叨了起来,两兄妹,似乎是打算,不将唐父给逼疯,就不会罢休一样的。

     很好。

     我欣赏你们。

     唐月笙暗自点头,对这两兄妹的好感也是越发的多了起来。

     虽然说,上辈子的苏衍是对不起自己,可是苏苏没有啊,苏苏看上去,完全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至于苏衍的话,不管未来如何,到底还是帮了自己一把的,唐月笙觉得,还是先不要太针对人家比较好了。

     感谢苏苏……

     唐月笙暗中感激着,随后,也就将自己的目光给落在了唐父的身上。

     不得不承认,此时的唐父,真的很狼狈。

     完全看不出刚刚的趾高气昂的模样。

     最为关键的问题还是……

     在苏苏的话语落下以后,唐父的脸色大变了。

     嗯。

     刚刚有点慌张,差点忘记了这茬。

     不对,是已经忘记了。

     下意识间,唐父也顺着苏苏和苏衍的话语,朝着唐母的膝盖看了过去。

     不看还好。

     一看吓一跳。

     唐父原本还欲和苏衍客气一下,此时,看看唐母受伤的膝盖,再想想自己的剧烈疼痛的屁股,瞬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气氛更加诡异了。

     “啊……”

     “你们几个,还不快点,过来帮我处理伤口,楞在那里干什么,没给你结工资吗?”

     最后,还是唐父打破了平静。

     虽说是在商场上作威作福许久了,也的确被苏衍给打压惯了,若是在以前,唐父大可以随意说点好听的话语出来,努力将小祖宗给哄的开心一点。

     可如今……

     了解唐父的人都懂。

     虽说表面上凶神恶煞的,很不好惹,脾气也暴躁的很,可是,是人啊,到底还是会有一个缺点的,一个要命的缺点。

     有点人底子不扎实,有的人心灵很脆弱,还有的人则是带了点偏执病,更多的人有着过分的占有欲……

     很不巧。

     这几样,唐父都没有沾染到。

     唐父最害怕的是……疼痛,哪怕是一根针,也害怕的很,所以每次病了,都会朝着医生发脾气,就连打点滴都怕得很的人,此时居然……被碎瓷片给扎了屁股。

     唐父,的确不可能再镇定了。

     之前还没有多大的感觉。

     最多也觉得,只要让医生来包扎一下,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只是。

     奈何苏衍和苏苏的嘴上功夫实在是厉害了点儿,只是轻轻的提点了几句,唐父就忍不住了,情绪亦是在奔溃的边缘,让人觉得格外的诧异。

     苏衍:……

     苏苏:……

     唐母:……

     唐月笙:……

     医生们对视一眼,手忙脚乱了起来。

     还是为首那个,吸了一口气,话语间还带了点点焦虑,“老爷,是这样的,您还是要脱掉裤子的……”话语间,还带了一丝丝的难为情。

     唐父:……

     眉头抽了抽。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啊!

     此时的唐父生气的很,才没有闲暇的时间去理会什么世间万物的规律,反倒是,默默的钻研起其余的东西来了。

     嗯哼。

     等到苏家的人走了,自己的伤口也解决了,一定要把这几个不识趣的医生给辞退了!

     唐母已经默默的将这群医生给滑到了黑名单。

     “噗嗤……”

     “哈哈哈哈哈哈……”

     屋子里最初荡漾开来的,是一抹浅浅淡淡的笑意,不带遮掩,优雅从容。

     可是到了后头的话,则是渐渐的狂野了起来,苏苏本就不是唐家的什么人,做起这些动作来,亦是十分的连贯的,仿佛,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唐父更加暴怒了。

     刚想发火……

     唐父就感觉到,一双冰凉的眸子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带了点凉意,让人有了一种如至冰窖的感觉,心也渐渐的跟着凝固了起来。

     嘴角一收。

     一番思虑以后,唐父终于意识到,此时,还绝对不是和苏家撕破脸的时候,只好笑呵呵的点头。

     只不过,因为疼痛以及惶恐的关系,唐父的话语也是一顿一顿的,其中带了点点酸涩的气息,仿佛是在,被人用刀给逼迫着的。

     “那么,苏少爷,我就先去处理伤口了,你们自便吧……”

     “就当做是自己家吧……”

     末了,似乎觉得,还有什么不对,唐父还转而瞪向唐月笙。

     或许是因人而异的。

     当看向唐月笙的时候,唐父脸上的讨好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话语之间还带了一丝丝的警告的味道在里面了。

     “苏少爷就在这里,好好招呼人家,别怠慢了,不然的话,为你是问。”

     话语间多了点儿霸气。

     唐月笙:……

     真的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也算是多奇葩了。

     好在唐月笙习惯了,心中固然不快,但是,话语之间却依然是一副乖巧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木偶,永远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我去。”

     苏苏见状,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嫂子,这个老头子就是这么对你的吗,天哪,怎么会有这样子的爸爸啊,嫂子,你为什么要一直哭忍耐着啊?”

     显然,苏苏对此格外的不满,不过,苏苏既然说出这番话,自然是为了帮助唐月笙的。

     果不其然。

     下一秒,苏苏的话锋一转,像是在给唐家的人一个警告,“嫂子,你可不用害怕这个老头子的。”

     “你都是我们苏家的内定儿媳妇了,怕他干什么啊!”

     苏苏说话向来都是口无遮拦的。

     唐月笙:……

     这话说起来有几分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