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又说错话了
    苏衍微微颔首,“里面在忙?”苏衍是个谨慎小心的人,虽说宠爱妹妹,可还是有个限度的,语气凉凉的,带了点点单薄的味道。

     恰到好处。

     让人原本的疯狂跳动的心也渐渐的平缓了下来。

     ……

     “呃……”苏衍的雷厉风行,唐家的每个人都知道。

     因此,在苏衍的面前,没有人敢多话,本以为,苏苏都面露不满了,这个宠妹狂魔应该会直接叫他们让道的,结果……

     在苏衍的彬彬有礼的态度下,佣人们倒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起来。

     正在思索间。

     有人低低的叹息。

     屋子里面也不大安宁。

     虽然唐月笙已经将碎瓷片给收拾了下,可,四处流溢还有溅起的血迹依旧黏在地上,一片红,叫人觉得可怕。

     “说,你和苏家小姐很熟吗?”唐父内心忐忑。

     这时候,从未将女儿放在心上的唐父迟缓的发现,隐隐约约间,有什么东西摆脱了自己的操控。

     肚子里憋了一肚子气。

     唐父不悦,可该骂的都骂了,并且事态还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只好默默的将余下的不满遮掩起来,语气森然,透露出丝丝寒意,叫人觉得不寒而栗。

     果然如此。

     瞧着唐父连装都不愿满意的模样,唐月笙心中嫌弃,可表面上还一副淡然的模样,“还好。”

     知道点头的话,唐父就会放过自己,只不过……

     唐月笙喜欢的,只是和苏苏相处的模式而已,那小姑娘,是个娇气的大小姐,说话直来直去的,很招仇恨,但,看起来很舒服。

     至少,和苏苏说话的时候,不用担心人家会打坏主意,会耍小心眼,会在无形中坑自己一把……

     沉默。

     良久良久。

     唐父终于哼了一下,“也是,瞧你这幅模样,谁看了会喜欢啊。”语气自然,满满的嫌弃。

     佣人们:……

     因为安静的缘故,佣人们也在很努力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心中,则是更加心疼这位不受宠的大小姐了。

     唐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膝盖上来留着一股股的血,沾染在裤子上,刺鼻的很,若是从前,唐母断然受不了,可是此时,唐母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唐月笙的身上。

     嗯。

     唐父不爱她和唐月笙,唐母向来清楚。

     可到底是多么的不待见,也是这才发现的。

     也是。

     从前,虽说居住在唐家,但不在一个饭桌上吃饭,不在一个房间睡觉,也从不在哪里碰面,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关系,亦是没有敌对的关系。

     唐母和唐月笙,只需要在唐家,安安静静的生活,不多话,不多事,也就可以不被人针对了。

     如今……

     明明一切都不是他俩的错,唐父却因为心偏的厉害,直接将过错都放在了自己和女儿的身上了。

     眼眶微热。

     唐母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眼眶中涌现出一抹暖流,落下一片晶莹,犹如一颗颗水晶,又像是雨落下,荡漾在微波粼粼的湖面上。

     渺小的很,瞬间就融入一片汪洋大海之中,不能轻易被人察觉到。

     呼吸灼热。

     唐母张了张嘴,正想说点什么,外边儿的动静却更大了。

     只好闭嘴。

     唐母将那股子浓浓的想说话的心思给遮掩了起来。

     沉默的很。

     正是因为屋子里的沉默,外头的声响也就更重了,哪怕隔着挺长的一段距离,唐月笙也能清晰的听见苏苏带了几分俏皮的声音。

     听起来很舒服。

     “嫂子,你在里面吗,外头的用佣人不放我和哥进来,你又被欺负了吗?”苏苏在苏无心机惯了,在唐家,自然也很随意。

     唐月笙:……

     苏衍:……

     唐父:……

     唐母:……

     得来的是一阵的沉默。

     “唉,怎么更加没有人说话了?”苏苏本以为,自己这番话说出以后,总该是会得到一个回答的,满怀信心的期待了下来,随后瞧见,不仅仅是旁人,连自家哥哥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微妙起来了。

     苏苏:……

     “我又说错话了吗?”见到没人说话了,苏苏忍不住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面向自己的哥哥。

     长得清纯。

     再加上这么一番无辜的举动,苏苏的一言一行落在人家的眼里,那显然就是在卖萌撒娇,让人心中一软。

     佣人微愣。

     被苏苏萌了下,佣人们差点忍不住开口了,结果想起,人家是苏家的小姐,这番话却又是对着苏衍说的。

     想当然的,佣人们想起了刚刚苏苏有点娇气的模样,瞬间,原本卡在喉咙之间的话就默默的吞了回去。

     “还是少说话吧。”虽然清纯,但是苏衍这个哥哥做的很恰当,在外人面前看来很宠溺,可还是带有点点分寸的。

     ……

     苏苏:……

     不开心。

     苏苏忍不住努嘴,正想要反驳,顺带卖个萌,可当瞧见苏衍这幅冷然的态度,还是默默的将心里话憋了回去。

     片刻的无言。

     下一秒。

     原本还淡然的立在原地的苏衍便上前一步了,没有和苏苏一样将声音张扬,语气低迷,神色淡漠,手揣在衣兜里。

     “不方便吗?”依旧从容,却给人一种与生俱来的优雅感,仿佛,所有的所有,在苏衍看来,都会变得平淡无奇。

     倒不是万物无趣。

     而是苏衍光芒太盛,将其余的人给晒的毫无光晕,黯淡无比,就像是黑漆漆的夜空里,唯一一颗闪烁的星星。

     虽然声音很低。

     可是……

     苏衍的声音向来都很有辨识度,虽然距离很远,不近,但是因为苏衍的声音凉薄的关系,哪怕不知道人家在说什么,可,到底还是会知道的苏衍的。

     唐父面色一僵。

     该死的。

     早不来晚不来的,偏偏到了今天才来,以前的时候,也没瞧见苏家的人来的有多勤快啊。

     记得往年的时候,除开商业酒会,以及必须出席的聚餐之外,苏衍和唐月笙从未有过几次碰面,似乎,两个人都在很默契的避开彼此。

     也正是因为如此。

     唐家的人打定了主意,知道唐月笙打动不了苏衍的心。

     人家是苏家的少爷。

     从不缺什么东西。

     身边的女人也多的数不过来,可……就是没一个看的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