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无力抵抗
    苏然是被一盆冷水给泼醒的。

     冰凉刺骨的液体渗透到肌肤里来,惹得苏然一阵寒颤。

     “没用的东西,养你这么多年,连个男人都拿不住!”苏然刚睁开眼,入耳就是一阵尖利的说话声,语气里满满的刻薄的味道,和以往那副慈母的模样截然不同。

     娇生惯养的身体早已无法抵御湿身的寒冷,苏然打了个喷嚏,想要开口说话,却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只能看见一旁的中年女子鬼魅般的笑容。

     苏然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却已经抵到了墙壁。

     眼前的这个面露不屑的中年女子,不就是她叫了二十多年的妈妈吗?

     在这段被囚禁的日子里,苏然做过很多的设想,却从未想到了,抓了自己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妈妈!

     “妈……”苏然张了张嘴巴,用了全身的力气,终于艰难的吐出了这个字,眼眶湿润,很想要面前的人告诉她,一切都是幻觉。

     “哼。”徐暖冷哼一声,这才迈着优雅从容的步伐,走到了苏然的身边,抬腿踢了踢瘫倒在地上使不上劲的苏然,“居然还没死。”说罢还一脸可惜的扫了一眼苏然面含泪花的样子。

     “可不是妈妈狠心,你要是乖乖的把子寒哄好了,我还能给你别人羡慕不来的生活,可你这么没用,非但没把人家哄好,还惹了一身骚,你说,我该怎么留你?”徐暖微微俯身,捏了捏苏然的下巴,面色狰狞。

     这时候的苏然才渐渐的意识到,自己的父母,绝对没有她所想的那么美好。

     “妈,可我是你女儿啊。”苏然挣扎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哭着开口,话语间满满的乞求的味道,希望徐暖可以回头是岸。

     可苏然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提还好,一说到女儿这两个字,徐暖的面目也变得刚加狰狞了起来,“真不愧是什么样子的女人生出什么样子的女儿来,知道你死到临头还叫我一声妈,你的亲生母亲可要怎么想啊?”

     徐暖这话说的自然,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

     不过是个死到临头了的便宜女儿罢了。

     苏然微愣,随后才感觉到了徐暖话里面的意思,蓦地睁大了眼睛,“所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吗?”哪怕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可苏然还是不太愿意相信,自己尊敬了这么久的母亲对她居然是不屑的。

     徐暖微笑,脸上完全没有昔日的柔情,看起来阴森森的,“是啊,大家都信了,就你这个傻孩子不肯听。”徐暖摊摊手,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无辜。

     的确,从小到大,苏家都流传着一个说法——苏然的母亲另有其人,是苏父的前妻,徐暖是小三插足进来的。

     因为从小到大,徐暖都很宠苏然,所以苏然对于外界的传言向来都是不相信的,只当是玩笑,有时候甚至还会忍不住开口帮徐暖说几句话。

     现在看来,真的是她太傻了!

     苏然依旧使不上多大的力气,满满的无力感一点点涌来,“所以,你宠我只想让我变得无脑,你关照我只想让我嫁给慕子寒商业联婚?”苏然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更多的则是气愤。

     气这个人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气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笨。

     “看来也不是蠢到无可救药啊,这也是你爸爸的意思。”徐暖浅浅的开口,话语还算是很温和的,却让苏然一阵的害怕,“可你居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一个才出现了几个月的野丫头都斗不过。”

     徐暖毫不掩饰自己心底下的鄙夷。

     苏然的心抽痛着,可还是强行让自己镇定了下来,“可是妈妈,您现在为什么告诉我?”苏然的心底下有了更加不好的预感。

     “你说呢?”脸上嘲讽的味道更甚,徐暖直接扭头,不再和苏然聊下去了,反正也没有那个必要,“记得处理的干净点,不要留下痕迹。”这句话,显然是对着看守的人说的。

     苏然一阵心乱,然后果真看见了一排朝着自己围拢的保镖,“大小姐,免不了都是一死,不如顺从点,少了那些无所谓的抵抗,我们也好轻松点。”为首的一个壮汉先开口,手里的刀在一片的黑暗里莹莹发亮。

     苏然生来就是苏家独一无二的大小姐,那里见过这样子的场景,顿时吓得说不出话来,指尖也在颤抖了,显然很害怕。

     这时候的苏然才发现,自己在苏家所受到的宠爱还有那个高傲的男人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仿佛是老天精心安排的棋局。

     而她无力抵抗。

     什么苏家独一无二的大小姐,只是苏家的人拿来利用的工具而已,从小开始,她就顶着慕子寒未婚妻的身份活在众人的眼下,本以为他们会真的结婚,谁知道,原本好好的计划,就因为一个凭空出现的女人,就被打乱了。

     慕子寒居然牵着那个女人的手,过来告诉她,说他爱上那个女人了

     苏然低头思考着,又看见一旁的窗户还开着,低低的冷风吹在她还未干掉的衣服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心下划过一抹悲凉,苏然也不管身后一堆壮汉的眼神,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夜色茫茫。

     跳出窗户以后,苏然才知道,这是在一座山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两个建筑,想要藏身极其不利。

     要说刚才的苏然还是抱有一定的幻想,可现在,在瞧见追出来的人影正朝着她这边跑以后,已经绝望了,与其死在别人的手下,不知道尸体会怎么样,那倒不如粉身碎骨了。

     赶在要被大汉抓到的前一秒,苏然往下一跳,失去了知觉,只是脑海之中还有一个想法:如果有来生,一定要让害她的那帮人好看!

     几个大汉面面相觑,实在是没能想到,苏家的小姐居然还有这样的决定,不由得叹息。

     也不打算去寻找尸体,直接打开手机,给徐暖发了个消息过去。

     那边的徐暖在看到消息以后,唇角微微勾起。

     门当户对又能怎么样,自己死在她的手下,现在连女儿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