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不抱希望的讨好
    倒不是万物无趣。

     而是苏衍光芒太盛,将其余的人给晒的毫无光晕,黯淡无比,就像是黑漆漆的夜空里,唯一一颗闪烁的星星。

     虽然声音很低。

     可是……

     苏衍的声音向来都很有辨识度,虽然距离很远,不近,但是因为苏衍的声音凉薄的关系,哪怕不知道人家在说什么,可,到底还是会知道的苏衍的。

     唐父面色一僵。

     该死的。

     早不来晚不来的,偏偏到了今天才来,以前的时候,也没瞧见苏家的人来的有多勤快啊。

     记得往年的时候,除开商业酒会,以及必须出席的聚餐之外,苏衍和唐月笙从未有过几次碰面,似乎,两个人都在很默契的避开彼此。

     也正是因为如此。

     唐家的人打定了主意,知道唐月笙打动不了苏衍的心。

     人家是苏家的少爷。

     从不缺什么东西。

     身边的女人也多的数不过来,可……就是没一个看的上的!

     于是乎,所有人都觉得,唐月笙应该是被抛弃了,也想当然的认为,唐月笙和苏衍没有可能了。

     微顿。

     唐父更加火大了,不免翻了个白眼,不愿意将过失放在自己的身上,错愕的开口了。

     “还不去欢迎苏少和苏小姐?”从刚刚的回答中,唐父基本上料定了,唐月笙和苏家的人是不会有过分亲密的关系的,语气再度凶恶了起来。

     唐月笙:……

     变得还真快。

     唐月笙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刚准备开口,就听见了外头的苏衍的催促的声音。

     “看来唐家不是很欢迎我俩,苏苏,不如我们先走吧……”苏衍语气淡淡,仿佛本该如此。

     唔。

     唐父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唐家的确牛逼,但和苏家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下一秒就怂了,知道自己不该继续下去了。

     “抱歉,抱歉,抱歉。”

     “苏少,我们从没不欢迎你们兄妹的意思……”

     “苏少您来的有点突然,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心中不屑。

     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的。

     唐父瞧见一旁安静的唐母和唐月笙,只觉得更加碍眼了,但因为有外人在,不好直接发作,只好忍了下来。

     片刻的沉默。

     “哦。”立在门口的苏衍微微颔首,身形高俊,淡淡的阳光笼罩在他坚挺的脊梁上,还有轮廓分明的侧脸,只需要医远远的看上一眼,便能夺走不少的少女的芳心。

     “那能开门了?”语气悠然,仿佛,看穿了一切。

     “当然,当然,当然可以了……”

     微愣以后,唐父会以一笑,再一次开口了。

     ……

     还是将苏家人方了进来。

     哼。

     苏苏忍不住哼了一下,一进门,便很直接的找上了唐月笙,“嫂子,你和你爸在里面干什么,磨蹭好久了。”

     唐月笙:……

     果不其然。

     下一瞬,唐月笙就瞧见了唐父黑下来的脸色,不得不说,心情还是很愉悦的。

     放眼身边。

     唯一一个敢在唐家这么放肆的人,似乎也就只有苏苏一个了,很解气,但是让人无言以对。

     “苏苏,不是在家里。”一旁的苏衍被人迎接,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语气悠然,虽说是在让苏苏不要放肆,可语气里却没有一点点的要计较的意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苏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了。

     很护短。

     嘿嘿。

     这还差不多。

     苏苏满意的弯弯嘴角,和唐月笙说起来了,“嫂子,怎么回事啊?”

     显然,苏苏也不是个迟钝的。

     周围虽然被唐月笙用扫帚给打扫过了。

     但是当初,是急匆匆的,再加上有唐父的催促,只是将其中的大块的瓷片给弄掉了,可还是带了点点如同粉末一般的碎屑的。

     还有一大片的血迹。

     触目惊心,红红的,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案发现场,叫人更加的害怕了。

     苏苏也是会怕的。

     不过还好,苏衍在啊。

     苏衍虽说外表冷漠,可在苏苏看来,的确是个很温暖的哥哥。

     来的果然很是时候。

     不过……

     到底苏家人不是自家人,唐月笙无法做到直接控诉,并且还不是时候,于是乎,下一刻,唐月笙便面露为难了。

     “没什么,不小心被瓷片扎了而已。”摇摇头,唐月笙的目光中露出几分为难,还顺带摇头,看的出来,是真的郁闷了。

     ……

     怎么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难得苏苏多想了一下。

     忍不住观察一下唐月笙脸上的微小的举动,苏苏起初还是苦恼的,可是,很快,苏苏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了。

     嗯……

     为什么此时的唐母会是手上的?

     苏苏顺着唐月笙的余光看过去,果真瞧见了一旁的唐母。

     唐母安安静静的坐在原地,几乎没有声息,至少,刚刚进门的苏苏和苏衍都未曾留意到,周围还有个人。

     眼底下闪过几分意外。

     苏衍看穿了唐月笙的小套路,似笑非笑,俊逸飞扬的眉头微微上扬,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了自己对此十分感兴趣。

     唐母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一点点的血丝冒出来,显得更加酸涩,一眼便能看出,这人是受到了刺激。

     难言的苦涩感。

     “呵呵,呵呵,呵呵……”唐父见到苏苏居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唐母身上,面色微凉。

     刚刚还很满意唐月笙的表现,此时,唐父的眼底下却多了几分警告的意味。

     唔。

     呵呵。

     唐月笙见此,也是呵呵一笑,表面上却依旧迷茫。

     一副无辜的样子,叫人无言以对。

     “知道要怎么做吗?”似乎是担心唐月笙说出不好的话语来,唐父没有开口,只用唇形告诉唐月笙。

     唐月笙:……

     偏偏当做不知道。

     唐月笙继续无辜脸,“爸,你刚刚在说什么,我听不见。”语气自然,仿佛从未察觉到什么不对劲。

     “阿姨,您怎么会手上啊,膝盖上都是血,一定很疼吧……”苏苏却不理会其余的,瞧见了唐母以后,目光就直接黏了过去。

     “我……”

     唐母又是一顿。

     本以为,苏家的人来此只是个意外罢了。

     也没有抱有多大的希望,只觉得自己比较幸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