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突如其来的贵客
    还好,她已经将地上的碎瓷片清理了,不然的话,估计唐父再一扔,又能弄出个伤患来,估计连她也不能幸免于难。

     心中一阵的庆幸。

     “我说了不见……”唐父心中更加暴躁,立即破口大骂,但是骂到了一半,又和想起什么来了呀一样的,微微一顿,征询一般的开口了。

     “苏家?”下一刻,唐父更加烦躁。

     “是的,老爷……”佣人话语依旧低迷,仿佛是害怕会沾染到唐父的怒火。

     ……

     “还不快把人请进来!”暴怒之后,就是清醒,唐父连忙要人请苏家的人进来。

     虽说唐家有权有势,可在苏家人看来,显然就是个蝼蚁,惹不起,只好招待着。

     不过……苏家怎么好端端的过来了?

     哼。

     只是一瞬的迟疑,下一秒,唐父便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来,用那恒铁不成钢的表情看了唐月笙一眼。

     “瞧瞧你,自己的哥哥管不住,自己的妈妈照顾不好,现在啊,就连自己的未婚夫都哄不住,你说说,我唐家养着你,到底图什么?”唐父不悦,巴拉巴拉的谩骂起来。

     若非真的血缘关系在里面,唐月笙估计也会真的认为,自己只是个捡来的。

     唐母的心中亦是敲响了警钟。

     虽和唐父早就不心意相通了,可面对唐月笙,唐母很快就和唐父想到一块儿去了。

     唐月笙:……

     无辜脸。

     至于吗?

     人家还没进门,就开始啪啦啪啦的骂了?

     扯了扯嘴角。

     下一瞬,唐月笙只当没听到,垂下眼睑,不再多言,说多错多这个道理,她想,应该是懂了。

     沉默的可怕。

     没人敢率先打破平静。

     唐父靠在柱子边上,屁股上的伤口依旧触目惊心,碎瓷片扎破了裤子,露出一大片的血肉模糊,叫人看了更加胆战心惊。

     这么见客合适吗?

     唐父不悦,但也别无他法,只好呵斥一声,“先请到另外的客厅里去。”随后,想到了什么,接着说,“家里的医生呢?”

     显然,虽说务必要赶去招待苏家的人,可唐父也觉得,若是拖着血淋淋的伤口,还不换一身一副,是会被视为不尊重人,还是有必要去解决下的。

     ……

     佣人点头。

     “是。”语气恭敬,仿佛是个傀儡。

     其实也是刻意为之。

     刚刚离去的佣人们说了,今天的老爷心情不好,见到谁都想骂一顿,最好不要露出点儿情绪来。

     于是乎,佣人们的言行举止也变得小心翼翼的,害怕,一不小心,就让人看不顺眼,然后,受伤的人就成为自己了。

     唐月笙:……

     算是看出来了。

     唐月笙微微恼火,但还未持续多久,就听见了门口传来的声音。

     “嫂子,嫂子你在吗,我们都在外头等好久了。”苏苏清爽的声音传来,带了几分惬意阳光,温温软软的,看得出来,心情大好。

     还真是苏苏带着苏衍来了?

     不懂为什么。

     但唐月笙又顺带松了口气,心中多了几分感激。

     不得不承认。

     要不是苏苏和苏衍来了,顺便给自己解了个围,恐怕,她和唐母估计还在被唐父给为难着呢。

     温暖的气息点点蔓延开来,涌进心头,滋养了她本该彻底干涸的心。

     是哦……

     原来这世间,愿意关心她,会站出来帮助她的,除开唐母之外,还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微微回暖,唐月笙面色柔和了许多。

     “嫂子……”唐母内心紧绷,可在听见外头苏苏欢快的叫声以后,便愣住了,忍不住喃喃的开口了。

     嫂子……

     原本唐父的脸色还是很青的,可在听见了唐母的呢喃以后,也是微微一顿,很迅速的开口了。

     “难道说,苏家还承认你了?”唐父眉头紧紧的锁起来,话语间满满的困惑。

     ……

     没理会。

     唐月笙不再继续开口,反倒是神色淡淡的在一旁看着。

     唐父还在犹豫,算计着自己该怎么做,本打算将人请到一遍,顺带弄点吃的,结果人家就已经找了过来,那自然是没办法了。

     人已经来了,不可能拒之门外。

     还未思索出什么对策来,外面有点心急的苏苏就来了。

     今天开学啊。

     苏苏早就打算好和唐月笙一起了,不知道为什么,苏苏看到了唐月笙,就莫名觉得顺眼,一来二去的,便认可这个嫂子,还顺带拉了自己的哥哥来,培养下感情。

     免得,这么好的嫂子,会跟人跑了。

     “干嘛,还挡着,没看见我哥哥来了吗,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拘束。”苏苏瞧见佣人在自己跟前拦着,下一秒,便开口了。

     佣人:……

     略带迟疑。

     虽说佣人也知道,唐家和苏家的关系密切,可,此时不同啊,老爷还在暴怒啊,里面什么情形也不知道,要是放人进去了,被瞧见了什么,老爷将怒意转移到了她们的身上,那可该要怎么办啊?

     一片的静默。

     唔。

     佣人们低眉顺目的,不说话,也不让道,像是一颗站稳了的大树一样的,怎么也移不开。

     苏苏不由得瞪眼。

     这些人似乎不太识趣了。

     “哥……”声音低低的,还带了点点撒娇的气味,叫人心软了许多。

     无奈。

     苏衍微微颔首,“里面在忙?”苏衍是个谨慎小心的人,虽说宠爱妹妹,可还是有个限度的,语气凉凉的,带了点点单薄的味道。

     恰到好处。

     让人原本的疯狂跳动的心也渐渐的平缓了下来。

     ……

     “呃……”苏衍的雷厉风行,唐家的每个人都知道。

     因此,在苏衍的面前,没有人敢多话,本以为,苏苏都面露不满了,这个宠妹狂魔应该会直接叫他们让道的,结果……

     在苏衍的彬彬有礼的态度下,佣人们倒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起来。

     正在思索间。

     有人低低的叹息。

     屋子里面也不大安宁。

     虽然唐月笙已经将碎瓷片给收拾了下,可,四处流溢还有溅起的血迹依旧黏在地上,一片红,叫人觉得可怕。

     “说,你和苏家小姐很熟吗?”唐父内心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