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没脑子
    前世的时候,自己和宋晚歌的关系,原本并不是多么的好,只不过,在她三番两次的无视以后,宋晚歌还频频示好。

     那时候的唐月笙,还是个小孩子,哪里会懂得那么多的厉害,在宋晚歌的楚楚可怜的小表情下,想当然的觉得,这个女孩是真的想要和自己做朋友的。

     日子久了,二人越发的亲近。

     宋晚歌也就开始渐渐的,在唐家自由出入,获得了不少唐家人的好感,再然后,又借着唐夜楚的关系,认识了苏衍,人生就和开了挂一样。

     唐月笙:……

     越发觉得,前世的自己没有脑子。

     “谢谢!”一时之间,唐月笙激动的没能回过神来,顺带和苏苏道了个谢。

     “啊?”苏苏一愣,一脸的莫名其妙,“怎么了嫂子,我不就帮你回答了个问题吗?”

     呃。

     讪讪一笑。

     唐月笙不由得苦恼,刚刚想的入神,居然忘了,人家苏苏说的,只是基本的常识而已,只是她,太不上道了。

     沉默。

     “是啊,你告诉了我不少有用的信息。”可是,一声感谢都说出去了,自然没法收回去,虽说尴尬,可唐月笙还是很努力的将这句话给圆了回去,倒是前排开车的苏衍,白皙袖长的指尖微微一顿,随后,又很快的搭在了方向盘上。

     如果没错的话,唐月笙的话里,应该是另有玄机的吧?

     到底是什么玄机呢。

     苏衍低低一笑,暗叹来日方长,如今时候尚且还早,要是自己去提问了,被唐月笙误解了,那就尴尬了,估计,在未来的日子里,唐月笙还会觉得,他有所图谋。

     嗯哼。

     苏衍还是聪明的。

     尤其是唐月笙的那一双大大的眼睛,虽然看起来绝美,可是,苏衍却不难瞧见,其中带了一丝丝的恨意,虽然已经遮掩,但苏衍还能从中捕捉到一点点,她,恨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

     苏衍只觉得,一切的事情,都如同局面一样,很困惑,也很不解,但没有不安。

     嗯,对于自己的能力,苏衍还是很有把握的。

     不过……

     最让人费解的是,场景因为好奇,苏衍也在苏苏和唐月笙说话的时候,用自己的余光扫了一眼唐月笙的眼睛,想要看看,唐月笙看向苏苏的时候,眼底下会不会带有恨意。

     然而并没有。

     似乎,和他交谈的时候,唐月笙的身体一直都是紧绷着的,仿佛,他会伤害到她一样的,可是面对苏苏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至少,在无数次打量以后,苏衍都没有再唐月笙的眼底下看到横溢,似乎,对于苏苏这么一个小女孩,唐月笙是真心喜欢的。

     一团雾水。

     仿佛一切都是一场被人给精心布置过了的棋局,看上去格外的渗人,可是,又会让人忍不住参与其中,仿佛,冥冥之中,上天自由安排。

     “哦,这样啊。”

     苏苏点点头,顺带很乖巧的继续开口,话语间,带了几分开心的味道,显然,是因为见了唐母一面,苏苏的美好的心情还未彻底散去。

     唐月笙:……

     至于吗。

     不过,小公主开心就好了。

     唐月笙嗯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小公主继续聊下去,按理来说,自己和苏苏,原本是不该有任何的交集的,对此,唐月笙格外的费解,就算是到了如今,也不晓得,自己该说点什么,才能让人觉得委屈。

     嗯哼。

     谁知道,唐月笙自己确实忽略了一点。

     苏苏念叨起来,简直是个没完没了的状态~

     虽说在外界,苏苏看起来高冷,看起来不给人一点面子,可是内心还是善良的很的,连忙继续给唐月笙客气了起来。

     “不过嫂子啊,你和我说什么客气啊,咱们啊,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帮你啊,也是在维护自家人,应该的。”

     苏苏眨了眨眼睛,毫不掩饰其中的开心。

     唐月笙:……

     以前,唐月笙也是听说过的,苏苏是个任性的女孩子,说话还经常带刺,遇见了哪个不喜欢的,就会怼过去,从没有个例外的,可这回,苏苏为什么就是对她喜欢的要紧?

     微顿。

     面对真诚的苏苏,唐月笙只觉得胸口有点闷,总觉得,自己似乎在践踏人家的真心,至于这声嫂子,其实,苏苏也应该说给宋晚歌听的吧?

     扯了扯嘴角,唐月笙正准备纠正一下,却听见了来自苏苏的询问。

     “是吧,哥,嫂子是我们自家人。”显然,苏苏虽然大喇喇的,却也瞧见了,唐月笙对于嫂子这个称呼,不大喜欢。

     的确。

     唐月笙对于这个称呼,岂止是不喜欢那么简单,应该说是,十分的厌恶啊。

     厌恶极了。

     只不过,担心露出破绽来,唐月笙只好苦苦的忍耐着,不愿意,让自己的面部表情上有所波折。

     终于。

     一切都沉默了起来。

     “嗯。”苏衍微微颔首,点头,仿佛一切都在虚无缥缈中,“是啊,都是自家人。”语气浅浅的,仿佛是在感叹,可是,哪怕如此,也依旧难以掩盖住其中的深邃。

     无奈了。

     唐月笙扯了扯嘴角,最后,还是慢条斯理的将混乱的思绪给遮掩起来。

     “还不确定的事情……”显然,对于别人叫她嫂子,唐月笙总能觉得,是自己抢了不属于她的东西,嗯哼,毕竟,上辈子和苏衍结婚的人,可是宋晚歌啊。

     光影交叠。

     唐月笙不由得想起,前世的日子里,似乎也是宋晚歌频频牵着苏衍,来到自己的身边装逼。

     只不过。

     当初的唐月笙渺小的很,仿佛一个蝼蚁,只要被轻轻松松的踩上一脚,就会死的很凄惨了。

     自然没有反抗的余地。

     这辈子,却再也不会才重蹈覆辙了。

     唐月笙满意的眯了眯眼睛。

     倒是苏苏,忍不住哀怨的瞄了唐月笙一眼,“行了,嫂子,你就别害羞了,难不成,还会有个恶毒的女人,出来和你抢我哥不成吗?”

     “你放心吧,要是真有,我也是第一个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