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直白
    呃。

     少年你说话为何这样直白?

     唐家年听见了唐默成理所当然的解释以后也是微微一愣,随即扯了扯嘴角,那抹浅浅的弧度预示了她有点儿郁闷的小心情。

     明明是一段很久远的时光,一切却又好像是发生在昨天。

     唐家年这才明白唐默成亲自把作业本给送来的缘由,嗯,的确是为了抄。

     以前的时候,唐家年是那种不好好读书的学生,所以对作业什么的向来都是束手无措的,正好唐默又是个学霸,这样子的事情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不过现在人家直接送过来的话,唐家年倒是感觉到了一点点的尴尬的味道。

     其实唐家年倒是想要对唐默成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的,可是一想到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就只好收起了自己的打算。

     但是少年,直接把作业答案给送过来真的好吗?

     这也太主动了一点。

     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缓和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的小契机。

     毕竟这几天唐家年已经在为自己应该怎么样和唐默成开口这件事情苦恼很久了,作恶之类的东西她当然是已经不敢乱来了的,咳要是主动和好的话未免也显得太奇怪了一点。

     干巴巴的。

     唐默成上辈子功成名就,应该也是隐忍了很久的吧,唐家年觉得自己要是玩儿心眼的话估计还是斗不过人家的。

     其实仔细想想的话,唐默成对于唐家年的恨应该也算得上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先不说唐家年平日里面对这个名义上的哥哥的刁蛮了,光是家里面的安排就已经足够让人家觉得不爽了。

     唐默成是大了唐家年三岁的。

     可是一个是养子,一个是唐家正正经经的小公主,于是唐家的人也就理所当然的让唐默成留级了好几次,原因也无非就是想要让唐默成来好好的照顾一下妹妹而已了。

     唐家年对此当然是保持着赞成的状态的,毕竟有作业抄,哪里会选择去拒绝呢。

     这一点事情也就让兄妹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了。

     “你能教我吗?”唐家年觉得,要是想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缓和一点的话,还是先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比较好。

     这对于唐家年来说无疑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唐家年也不傻,当即就浅浅淡淡的开口了。

     这一次倒真的不是装出来的了。

     唐家年的内心是真的很想要学一学的,就当是为了自己的将来。

     虽说唐家年自己也觉得,突然之间提出这个样子的要求来的话的的确确是有点儿突兀的,可是似乎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加好的方法了,也就只能认命了。

     唐默成却吓了一大跳。

     完全没有想到一直以来都是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的唐家年居然会提出这样子的要求来,眼神也是忽明忽暗的,让人一时之间觉得有点儿难以捉摸。

     虽然还是青涩的模样,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在的唐默成已经渐渐的学会伪装了,只是浅浅的一眼就收回了自己心底下的情绪,这是很多这个年纪的小少年都做不到的,其中也可以看出他的城府来。

     虽说已经完全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可是唐家年看向唐默成的目光却还是浅浅的,看起来就是一副很淡定的模样。

     毕竟唐家年也知道,对上了唐默成的目光的话,自己还是将那种带了几分强势的感觉给表现出来比较好,不然的话难保会让唐默成看出一点点的破绽来的。

     不过唐默成的回答却是在唐家年的意料之外的。

     “你要学?”和唐家年所想象的一口答应不一样,唐默成还是先开口询问了一下,毫不掩饰自己心底下的那点不可置信。

     这倒也是难怪的,毕竟唐家年自己也是觉得有点儿不可置信的,当然也就不会一直逼迫着别人了,不过怎么看都是一副很心虚的样子。

     不过你觉得难以置信就算了,脸上那种不敢想象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唐家年的内心是拒绝的,毕竟唐默成那那种在深思熟虑的表情实在是太真实了一点点,有那么一瞬之间,唐家年的内心居然也跟着变得不自在了起来,就好像理所当然就应该是这幅样子一样的。

     似乎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面,唐家年都是没有见过唐默成吃惊的样子的,唐家年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子让人家给破功的。

     哪怕是内心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唐家年的目光也在那么一瞬之间变得有点儿幽怨了起来,就好像是受到了伤害一样的。

     或许是画风转变的有点儿快,一切都不是在唐默成的意料之中的缘故,还带了几分青春的气息的少年微微一顿,最后还是带了几分挣扎的开口了,“恐怕不太行吧。”

     就算是不用去思考唐家年也可以很清楚的明白唐默成话里面的意思。

     应该就是觉得不太可能学好吧,或者是觉得她估计也只是一时兴起很快就会忘记了的吧。

     这一点的话倒是不怪唐默成的,比较以前的唐家年是真的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的,每次惹了祸的话还都是让唐默成去收拾烂摊子的。

     这也难怪人家的心里面不敢想了的说。

     毕竟现在的唐家年自己也是有点儿奔溃的,也就不用再去思考着其他的东西了,随后还是尽量假装出了一副刁蛮任性的样子,“我行不行是一回事,你教吗?”恩,要不还是换成这种比较让人反感的样子吧。

     唐家年也知道,其实自己的那副刁蛮任性的样子也是可以为她自己带来不少的捷径的,至少是不用做事情之前和每个人解释一遍的。

     看见了唐默成现在的状态,唐家年也就下意识之间觉得自己应该是前段子对人家太温和了,所以人家才会开始追问个不停的。

     那么唐家年也不介意自己在唐默成那里的形象变得更加狠一点,虽然说她也知道,自己在人家买去面前的话估计是早就没有形象可言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