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套近乎
    夜深人静。

     唐家年刚洗完澡额头上就多了一把汗渍,只当是感觉不到。

     反正也没有人来看,当年威风堂堂的唐家大小姐早就没有了昔日的模样,现如今的生活也都是有一天算一天了,只要不是饿死,就已经很好了。

     其他算得上是不敢想了的。

     还在夏天,一点点的风也没有,唐家年是在城里租了一个比较便宜的房子住的,不敢指望空调了,能有一个小小的电风扇就已经算得上是格外的开恩了。

     其实唐家年也是不止一次的在心里面想过的,如果自己要是没有那么固执的话,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脸上的伤疤会不会不存在,父母会不会依旧健康的活着?

     可惜没有如果。

     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苦难早已将那分曾经美丽的面容平添了几分岁月的痕迹,且忽略了脸上狰狞的伤疤不计,一条条的皱纹也算得上是数不过来了。

     唐家年看见了窗外浅浅淡淡的月光,柔柔地落在每一处景物上,正想咧嘴笑一笑,胳膊上就带了一种痒痒的感觉,嘴角微微弯起的弧度自然也是僵住了。

     不用去看也知道,应该是蚊子飞进来了,好在现在的唐家年也老早就习惯了这一点,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的了。

     不过,他们应该过得很好吧?

     想到了那个暖暖的少年,唐家年的脸上终于也不再是那种痴情的样子了,似乎连一点点的暖意也没有,就好像是个咬牙切齿的仇人一样的。

     应该是仇人的吧?

     唐家年想到了这里的时候,眼底带了几分的落寞,曾经以为的深情万载不变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可笑极了的东西,哪里来的感情,从始至终她唐家年也都只是一个被利用的而已了。

     利用的方式也很简单,只需要三言两语的情话就可惜了。

     就连现在的唐家年在冷静下来了以后也忍不住想,她当初是有多么好骗啊,居然只需要宋莫申的几句话,就能为人家做到那种拼死保护的地步,甚至还将父母一生的心血全都奉送到了他的手上。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人和另外一个女人和和睦睦的。

     唐家年觉得自己就是活该!

     唐家年看上宋莫申完全就是因为初见的时候的惊艳了,那个时候的宋莫申还是一个温吞吞的小少年,对谁都是一脸笑容的样子,让人看了一眼以后就觉得很舒服。

     不过那也没有到一见倾心的地步。

     之所以那个样子的话,估计还都是谢双双的功劳了。

     谢双双,无疑就是现在这个和宋莫申站在最高处,享受着这本属于她的万贯家财的女人。

     说恨的话,当然是恨的了,毕竟要不是人家的煽风点火的话,她又怎么会一步步的走到这种程度的呢。

     唐家年记得很清楚,自己当初见到宋莫申的时候也就只是惊艳而已了,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东西,全靠谢双双在一旁“提点”,这才让唐家年的心底下一点点觉得,她和他是有多么相配。

     最后才一点点的进入了自己这辈子都无法摆脱的噩梦。

     其实还有一部分的意志不坚定的原因在里面吧。

     于是那段上学的日子里,在谢双双的不断洗脑之下,唐家年最后还是开始了这条追逐的路,刚开始的时候人家还是一脸冷淡的,慢慢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答应在一起了。

     那时候唐家年的心里面还觉得很疑惑,就问了谢双双一句,“宋莫申之间还不是一脸不在乎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就答应和我在一起了呢?”那时候的唐家年还是个少女,下意识之间就觉得,身旁的这个浅笑盈盈的闺蜜是绝对不会害了她的。

     那时候谢双双的回答,她这辈子都记得。

     “因为我们家年就是这么有魅力啊,性格又好,估计人家只是在欲擒故纵而已了~”谢双双的回答那样子的自然,就好像是早就在心底下大打好了草稿一样的。

     可惜唐家年知道的实在是太晚了一点,早就已经来不及解救了。

     什么闺蜜啊,分明就是一个害人精。

     当初的唐家年被谢双双给哄的一愣一愣的,也自认为自己的性格才算是不错了,等到真的没落了以后才渐渐的发现,这哪里是直率啊,分明是惹人嫌!

     至少是从来都没有什么人想过要来看她的。

     这应当也是报应了吧。

     接着光点拍了拍胳膊上的蚊子,下一刻鲜血也就汩汩的流溢了出来。

     唐家年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该睡了,虽说这天气闷热,蚊子也咬的她满身都是。

     她的目光微微一顿,落在了楼下的车子上,车子开着灯,唐家年的视力倒也一直都是很清晰的,一下子瞧见过来的是一个男人了。

     这里也就唐家年一个人住着,这么多年以来她也算得上是独来独往惯了的,连个人都没有接触过,更不要说是男人了。

     算了不想了,估计人家也只是将车子给停在这里而已了,唐家年觉得自己还是不应该多想比较好的,还费脑子。

     不过事情却朝着她所预料的相反的方向发展。

     那男的一个车就往着楼上来了,见到唐家年并没有要来开门的意思,直接掏出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配来的钥匙,开了锁推门而入。

     怎么还有私闯民宅的道理。

     唐家年有点儿不悦的皱眉,就算她现在是落魄了,可还是有点儿人权的吧!

     唐家年打量人向来就有一种自下而上的习惯,这一次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例外,入目就是一双看起来很昂贵的皮鞋,还有一身裁剪整齐的西装,看起来就是价格不菲的样子。

     虽然说唐家年也已经清贫了好长一段日子,但是识货还是会的。

     可是当唐家年的目光落在了那个人的脸上以后,才知道什么叫做震惊。

     现在的这个身形纤长的男人,居然是她嫌弃了一辈子的哥哥,唐默成。

     因为唐默成是父母领养来的缘故,唐家年可是从来都没有把人家给当成哥哥过得,平日里只要不无端的去刁蛮人家的话,就已经算得上很不错了。

     风水轮流转。

     看见了唐默成脸上的浅浅淡淡的笑容,唐家年咬了咬嘴唇。

     四目相对,两人都是一瞬的缄默无言。

     唐家年倒是想要说点儿什么的,可是一想到了自己曾经对这个名义上的哥哥做过的事情,许多的询问的话也就说不出来了。

     总觉得她要是随便说点儿什么的话,都有几分套近乎的意思。

     所以还是选择沉默比较好了,恩,虽说也是人家自己主动找上门来的。

     不过让唐家年诧异的是,唐默成居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说话,先是慰问了一下她这么多年来的情况,还不忘安慰她一下,差一点点就让唐家年觉得,他俩是亲兄妹了。

     怎么可能。

     唐默成虽然脸上也挂了几分浅浅的微笑,虽然已经极力掩饰过了,可还是会让人感受到一点点的生疏,就好像这是与生俱来的距离感一样的。

     好在唐大公子停留的时间也不长,大约就是说几句话的功夫了。

     唐家年忘不掉他临走前同情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