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难以回神
    唐家年看着镜子里面容姣好的自己,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张脸既陌生又熟悉,正是年轻时候的她自己。

     且不说没有留下一点点的岁月的痕迹,就连当初被某人弄出来的狰狞的伤疤也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的。

     这怎么可能!

     哪怕是已经闭门沉思了好几天,唐家年还是没能找出一个像样的理由来,只记得当初唐默成来看了她一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醒来就回到了十几年前,她还是个小姑娘家家的时候。

     左思右想也寻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唐家年也就处于放弃的状态了,心下却想,就算这真的只是一场梦,那么在梦里面过过瘾也好。

     梦醒,她也就要重新坠入绝望的深渊了。

     不过这场梦是不是太真实了一点?

     唐家年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发丝,最后还是没有继续往下想了,反正应该也是想不出什么名堂来的。

     那就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吧。

     唐家年还是对着镜子理好了头发,刚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耳边就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会是谁呢?

     以往的时候唐家年是从来都不会关注这些的,因为在这个家里,所有人都是顺着她的意思做事情的,完全不需要她去顾虑什么的。

     可在这场梦里,唐家年觉得自己还是精神一点比较好。

     大概是不愿意重蹈覆辙吧。

     哪怕是场梦,唐家年也不愿意就那样错过一次扬眉吐气的机会。

     “进来吧。”过去的岁月太久远,唐家年已经忘了当初骄傲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也就没有想去伪装了。

     顺其自然就好了,免得露出更大的破绽。

     推门而入的是唐默成,还没有功成名就卑微的唐默成。

     少女时期的记忆已经不太清晰,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一点就是,唐家年最喜欢欺负唐默成。

     心情不好的时候欺负一下,觉得糟糕的时候欺负一下,闲着没事的时候也还要欺负一下,就好像能从中得到不少的优越感一样的。

     现在想想的话,应该也是蛮幼稚的了。

     也难怪后来唐默成功成名就,知道了她惨淡的遭遇以后也就是过来看看罢了,其实也就是想要看看她的报应的吧?

     唐家年的心里很清楚,唐默成是恨她的,或许是那种浅浅淡淡的可以一笑而过的恨,亦有可能是那种如烈火灼心一样难以望海的恨。

     虽然说都是恨,但是唐家年的心底下还是很清楚的,这两种之间的区别。

     唐家年想了想,最后还是收回了落在唐默成身上的目光,看起来的话应该也是一脸淡然的样子,让人一时之间的话还是找不到一点点的破绽的。

     其实她觉得吧,唐默成这个名字是真的很适合他的性格的,在逆境之中默默的成长,最后功成名就。

     下意识之唐家年居然很想要去喊唐默成一声哥,可是一想到了自己先前的针对以后,还是将那个字给默默地吞了回去。

     “怎么了?”虽说对于唐默成已经找不到了当年想要针对的感觉了,可是唐家年还是很努力的想要让自己说话的口吻变得冷漠一点,希望能够少招到一点点的怀疑。

     一想到之前对于唐默成说话的态度,唐家年就有了一点点的心虚。

     虽然说她自己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是不是梦境,可是唐家年还是觉得抱一抱唐默成的大腿比较好,好歹能为自己的未来多几分保障。

     不过现在还来得及吗。

     唐家年对这一点表示深深的怀疑。

     乘着唐家年垂眸思考之际,安静儒雅的少年亦是忍不住抬眼,但或许是被欺压惯了的原因在里面,唐默成也只是匆匆的讲目光给移到了其他的地方去了。

     不过把给移开了也不代表着唐默成就真的不会什么也不去观察了,一切都还是青涩如初的样子,少年的眼底带了几分无措,最后还是淡淡的用余光观察起了唐家年的表情来了。

     毕竟这几天唐家年的表现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以前的时候,唐家年是真的处处刁难他的,可是偏偏唐家年才是唐家的继承人,他也不过就是一个从其他地方抱养过来的而已了。

     所以哪怕是心底下觉得有多么不舒服,唐默成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忍。

     努力不让唐家年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这就是唐默成存在的目的了,不然的话估计也是不能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的。

     不过最近唐家年是真的消停了很多。

     看见了他以后也都是淡淡的点头,这一点是真的让唐默成觉得很奇特的了。

     “没什么。”感受到了唐家年看过来的目光,唐默成自己也是微微一愣,暗叹自己居然是会出神的,随后就有点儿无可奈何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暑假作业。”

     说这话的同时,唐默成也将自己手里头的作业本给丢在了唐家年的书桌上了,然后准备离开。

     呃?

     唐家年突然之间班的有点儿不理解唐默成的举动了。

     一般来说的话唐默成应该是躲避着她都来不及的吗,怎么就突然之间就自己主动凑过来了呢?

     这一点着实让人有点儿想不通。

     看见了唐默成这副急急忙忙就想要抬腿离开的样子,唐家年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暗叹果然还是那个唐默成,不然的话唐家年的内心会觉得很不安的。

     “你等等。”唐家年连忙把人给喊住了,心想自己要是一直都保持着这样子的状态的话,估计就会很难和唐默成和解的了,想了想,还是歪着脑袋开口了,“给我这个干嘛?”

     哪怕是已经很努力的伪装一点儿东西了,可是唐家年的声音还是颤抖的。

     恩,毕竟也不是专业的演员,心底下觉得有点儿紧张的话也是必然的,下面,唐家年连忙各种为自己开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