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刁难
    面试官:……

     这人似乎不按照套路来啊。

     尴尬一笑,面试官的眼神里面也已经隐隐约约的透露出鄙夷的味道,“那就跳过这个环节吧,来,演一段看看。”说罢,高冷的面试官直接甩了一个剧本过去,“我画圈的地方,你来试试。”

     哼,现在的小姑娘们也不知道都是怎么想的,不好好的演戏也就算了,攀上富贵人家,还真以为能顺风顺水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于是乎,在面试官看来,唐月笙就是个妄想攀上枝头变凤凰的人。

     唐月笙:……

     戏真多。

     心下吐槽,唐月笙还是乖乖的接过面试官丢来的剧本,画出重点的就是她所要表演的内容。

     是个悲情的独白。

     这是一篇古装剧,唐月笙看了看所饰演的角色名字,不由得诧异了,这是个很可怜的电视剧里面的女二号,一辈子都记挂着男主一个人,却因为女主的出现,付出的感情永远得不到回报,而上辈子的宋晚歌之所以会一炮而红,就是靠的这个角色……

     可如今,这个角色的面试机会居然摆在了自己的面前,唐月笙脑壳突突的跳动着,既觉得奇怪,又觉得本该如此。

     “宿主放轻松,这些本就是你的机遇,上辈子被宋晚歌抢走了而已。”系统见到唐月笙迟钝着,忍不住开口了。

     现在还在很关键的时期,宿主可千万不能掉链子!

     啊?

     唐月笙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前世原本也应该是顺风顺水的,可就是因为宋晚歌从中作梗,才会那般凄惨,也就不再仁慈了。

     既然机会本是自己的,那么……重新夺回来似乎也是无可厚非的?

     “宿主请不要思考了,面试官已经着急。”瞧见唐月笙还在暗戳戳的算计着得失,系统抹了把冷汗,继续提示。

     ……

     “怎么了,苏夫人,对这个角色不满意还是演绎不出来?”为首的那位面试官面带嘲讽,毫不掩饰心中的鄙夷,哼,到头来还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这么小的一个场合,都能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一字一句苏夫人,听的唐月笙有些抓狂,最后还是强行露出一抹微笑,“您叫我唐小姐就好。”唐月笙还是没能抵御住自己的强迫症,开口纠正了起来,随后继续还口,“演戏不是水到渠成的,看见一个角色,当然是要思考着怎样演出神韵来。”

     唐月笙又巴拉巴拉的讲了一大堆。

     虽说这辈子的唐月笙从履历上来看还是个小白,可上辈子所有的经历,都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啊!

     不用特地去酝酿,消化了这个人物该有的心理状态,唐月笙就真的演绎了出来。

     似乎是为了刻意为难唐月笙,面试官挑出来的重点也是全剧中最难演绎的部分。

     男主深陷牢笼,女二为救自己心爱的人,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去,为男主扫去一切的障碍,最后为男主裆下一根箭,香消玉损。

     而此时的唐月笙所要演绎出来的就是女二临死前的模样。

     周围的光晕都跟着暗淡了下来,只有点点的光线洒在唐月笙的脸上,面试的房间里,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唐月笙的身上,只看见女孩的身形娇小,瞬间入戏。

     “王爷,能死在你的怀里,臣妾死而无憾。”

     “可死到临头,臣妾依然不知,她究竟是哪里好,好到臣妾穷极一生也追不上。”

     这是一部宫廷大戏。

     女主顾安宁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和男主萧炎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恋。

     而此时唐月笙正在临时演绎的的女二,则是一个相当无辜的炮灰,女配叫沈明珠,和男主萧炎从小一起长大,若是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必然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

     可女主来了啊。

     女主顾安宁穿越来到了这个架空的时代,怪异却又有趣的举动很成功的吸引了男主以及男配们的注意力,一路上美男撩不停,最后和男主一世相守,最后男主还成功的登上了皇位,封女主顾安宁为皇后,共享一世繁华。

     几乎,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还有一个女人叫做沈明珠。

     沈明珠和萧炎的亲事是打小就定下来的,再加上从小就有了这个认知,沈明珠早就将萧炎给当成了自己的丈夫,无论丈夫做什么事情,都不过问,最多的只是暗地里哭泣而已……

     最后,还是在一场夺嫡大战之中,为男主挡下一箭一命呜呼。

     忍不住叹息。

     唐月笙觉得这个男主人设也太渣了一点,扯了扯嘴角,还未开口,耳边就响起了系统传来的声音,“宿主,剧情是剧情,你是你,请不要入戏太深。”显然,这是系统的警告。

     刚刚,系统很清晰的感觉到,因为这部剧本里的内容,唐月笙的灵魂开始有了波动,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唐月笙这才回过神来。

     扭头望去,发现刚刚还一脸轻蔑的面试官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其中有一个比较激动的直接站起来,一脸的难以置信,“不会吧,你是说,你只是个小新人,可演技分明熟练的很啊!”其实当为首的面试官将剧本丢给唐月笙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心底下打了个叉叉。

     谁看不出来,带头的那位就是单纯的看唐月笙不爽,打算将人给弄走而已了。

     可如今……

     纠结了起来。

     面对一群面试官深究的眼神,唐月笙没有表态,反倒是定定的说了起来,“刚刚好像没人问是不是新人啊。”唐月笙的语气里面满满的无辜的味道。

     面试官们:……

     为首的那位面试官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也没有被打脸了的尴尬的成分在,反倒是露出一个优雅得体的笑容来,“资质还算不错,勉强收下吧。”说话间,却还是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这次的后门,唐月笙走的有点心累。

     只不过。

     唐月笙微微挑眉,还是忍不住询问起来,“我记得,选拔的程序似乎只是介绍特长而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