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不与白莲花论长短
    宋晚歌,还真的很厉害,分分钟就将她身边的人给收买的干脆利落。

     就在那么一瞬间,宋晚歌很熟练的鼻子一红,将受委屈的模样表现的淋漓尽致,果真是好演技。

     “你看看你,哪里还有唐家人的样子,长得这么大了,有什么不如意的尽是朝着小歌发脾气。”说话间,唐夜楚还略带怜惜的轻轻抚摸了下宋晚歌的脑袋,话语低低的。

     “小歌别怕,我在,这个唐家还没人能欺负的了你。”

     语气温纯,仿佛是个护短的大好人。

     可是,这个护短,是不是护错人了啊?

     这话不说出来还好。

     听闻唐夜楚不分缘由的偏爱,饶是性格温吞吞的唐妈妈也忍不住面红耳赤,“唐夜楚,到底谁才是你妹妹!”这番话,其实也藏在唐妈妈心中很久了。

     从前。

     因为唐月笙和宋晚歌向来交好的关心,唐夜楚常常都回来唐月笙这里坐坐,只是每次都将时机给把握的很准,每回去的时候,宋晚歌都在,然后两个人都少不了一阵的腻歪。

     唐月笙对唐夜楚的依赖是真的,对宋晚歌的关怀也是真的,哪怕宋晚歌夺走了哥哥的宠爱,也不会说什么,反倒热衷于将二人给凑成一对……

     唐妈妈见此,也就不愿意为自己的女儿添堵,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如今一看,的确过分!

     唐夜楚身为哥哥,在妹妹受委屈,甚至生病的时候也没见的看望一趟,现在倒好,人家宋晚歌可怜兮兮的去告了个状,假惺惺的抹了一把眼泪,唐夜楚就来找唐月笙算账了。

     吸气。

     这是唐妈妈第一次在唐夜楚的面前展示出恼怒的一面。

     只是……

     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小歌为人天真,在星光娱乐那么大的公司面前,难免有点激动,你这个当朋友的,提醒一下不就好了,为什么凶她,还帮着外人欺负她?“

     唐夜楚没有理会唐妈妈的话,反倒是直勾勾的盯着唐月笙看,似乎在等唐月笙给个说法。

     “哦。”唐月笙微微颔首,心想,这个哥哥也是打算为宋晚歌撕破脸了。

     懒得理会。

     唐月笙心知,这个哥哥,恐怕是喜欢宋晚歌多时了的吧?

     没有委曲求全的必要。

     “哦?”唐夜楚低低的呢喃了一下,面色更加不善,“哦是什么意思,看来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显然,唐夜楚不打算放过唐月笙。

     哼。

     还敢欺负他想保护的人。

     唐夜楚直觉,唐月笙是想和自己宣战,脸色更臭,“可以啊,这么大了,连哥哥的教训都不放在心上了?”态度恶劣,仿佛是被惹怒了一样的。

     “我还是个少女呢。”对于唐夜楚的恼怒,唐月笙只当是没看见,故作臭美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这才开口,“哥哥的教训,首先,你也要履行过哥哥的义务以后,再来教训我吧?”

     显然,此时的唐月笙也不是好惹的。

     火药味越发浓烈。

     唐妈妈在一旁手足无措。

     倒不是纠结着帮谁。

     “阿楚,难道外人的一句话,就真的比我们这些亲人还要重要吗?”唐妈妈语气哀怨,情绪低昂,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唐夜楚一愣。

     唐妈妈再接再厉。

     “你只听了人家的话,有问过你妹妹是怎么回事吗,一上来就是质问,没看见你妹妹还病着吗,这就有哥哥的样子了?”唐妈妈难得语气犀利了一次。

     “她哪有生病……”唐夜楚是个耳根子软的,一下就被唐妈妈说的一愣一愣的,一旁的宋晚歌心下一跳,一面佩服人家的嘴皮子功夫,一面低低的开口辩驳。

     若只是一般的开口辩解也就算了。

     可偏偏,宋晚歌这话只说了一半,这就停住了,仿佛是被谁给威胁了一样的,浮想联翩。

     唐夜楚听闻宋晚歌这话,火气就上来了,一面拎起唐月笙的脑袋,一面低低的开口,手上的力道毫不放松,疼的唐月笙眉头紧紧的蹙起。

     眼底下闪过一道暗淡的光芒。

     唐月笙低低的呼了一口气,热气喷洒在来人的手上,成功的得到了唐夜楚的厌恶。

     “砰……”的一声。

     唐月笙就被丢回到了床上,被唐夜楚抓了的手臂火辣辣的疼,可见,唐夜楚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待见这个妹妹了。

     无理取闹。

     唐妈妈的怒火也蹭蹭蹭的往上涨了,“小笙,抬起头来,让哥哥看看你有没有生病。”唐妈妈的话语之间带了一丝丝的坚决果断,显然是被惹恼了。

     噗……

     唐月笙不由得揉了揉被抓的通红的手臂,暗骂一声,随后还是乖乖的抬头了。

     唐月笙原本是懒得争吵的。

     伤到的,也是自己的心而已了。

     可唐妈妈到底还是不知情的,于是乎,唐月笙也就十分配合的开口了,“我的好哥哥,现在你是相信她还是我?”显然,唐月笙这话是说给唐妈妈听的。

     上辈子那种事都经历过了,对于这么一个哥哥,唐月笙真的没抱有期待。

     但唐妈妈是不同的。

     唐夜楚一愣。

     似乎,自己的妹妹从未用这样淡泊的口吻看过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唐夜楚甚至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错了。

     可当对上了宋晚歌泪光涟涟的眼睛以后,唐夜楚便自发的将这一股子的疑惑给抛下了。

     “就算是你真的生病了,在外面为什么不能照顾一下小歌,害的她丢脸?”面对宋晚歌楚楚可怜的小表情,唐夜楚的话语也理直气壮了起来。

     只为了给佳人讨一个公道。

     “还照顾,宋晚歌这么一个大活人,在公共场合还一点自觉性都没有吗?小笙生病了还要把这祖宗伺候着,你当小笙是她爸妈吗?”显然,唐妈妈更加恼怒了。

     唐月笙:……

     以前怎么没发现,唐妈妈嘴上功夫这么好?

     躲在暗处的系统默默鄙视道,“因为你从没注意过。”

     这话说的唐月笙又是一阵的愧疚。

     “好了妈,我累了,想休息了。”唐月笙觉得,再说下去,唐妈妈真该气疯了,索性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