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胳膊肘往外拐的哥哥
    “接受剧情。”没有再和系统扯淡,唐月笙直接开口,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死都死了,总不能还要连身边的人心都不知道吧?

     “好哒宿主,剧情传送中,宿主大大要坚强……”系统不放心,还顺带低低的安慰了一句。

     唐月笙:……

     脑壳发疼。

     一大片的场景涌现而来,撑的她脑袋热乎乎的,面色微红,多了几分病态的样子,显然很不好受。

     这样一来,便惊扰到了一边察言观色的唐妈妈。

     “你哥哥一定是……”一定是被宋晚歌给蒙骗了,要是知道了真相,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唐妈妈下意识间就想安慰下唐月笙,可这话还未来得及说完,就瞧见唐月笙发呆的模样。

     “小笙,在想什么呢,妈妈说的话听到了吗?”不免郁闷,唐妈妈碰了碰唐月笙的胳膊,催促道。

     不碰还好。

     此时,唐月笙正在接受前世的剧情,冷不防的被人推搡了一下,不由得扭头,目光中满满的疑惑,“怎么了,妈?”只看见少女面色潮红,带了几分病态的娇媚。

     唐妈妈才不管这些。

     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唐妈妈连连询问了起来,“天啊小笙,脸色这么红,一定又是病了,你这孩子,当初都说了,你就算不去也是一样的,还那么犟,反正苏家那小子也不会让你进公司的……”

     唐妈妈越说越激动,就连外面的人都能听见。

     唐夜楚长相儒雅,听闻里头的动静,并未直接推门而入,反倒是看向宋晚歌,“小歌,你不是来看唐月笙的吗,那就去吧……”话语之间,亦是满满的纵容。

     也不知道,谁才是亲生的妹妹。

     宋晚歌却没有立刻点头,反倒是柔柔的看向唐夜楚,好半会儿以后终于摇摇头,“算了吧,小笙今天应该不想看见我……”话虽如此,可宋晚歌的目光还不断的往唐月笙的房间里飘。

     “好了,没关系的,瞧瞧你,不用纵容唐月笙,她啊,就是在唐家住久了,做惯了千金大小姐,你啊不用拘束着,也不用处处忍让,让自己受委屈……”

     唐夜楚目光和善,轻轻的抚了抚宋晚歌的脑袋,既像是个温柔的兄长,更像是一个贴心的男友。

     哼哼。

     得意一笑。

     千金大小姐又如何,还没她一个外人在唐家更受待见。

     变脸很快。

     宋晚歌下一秒就恢复成了小白兔的模样,担忧的晃了晃脑袋,“可我怕小笙会不开心,今天和小笙一起去参加选拔,因为我太吵了,小笙还帮着外人教训了我……”

     宋晚歌泪光莹莹,不知道的,估计还真的会以为,是唐月笙做出了什么天杀的坏事。

     “什么,她居然敢教训你?”唐夜楚温和的模样崩不住了,下一瞬便低吼了起来,也不顾宋晚歌后面要说什么,自顾自的一脚踹开门,就是破口大骂。

     “唐月笙,给我滚出来,白天是怎么回事,你胆子倒是肥了啊,还敢对着小歌撒气?”相比于宋晚歌说话是温文尔雅的模样截然不同,此时的唐夜楚暴跳如雷,像是被激怒了的雄狮。

     呵呵,这个比喻似乎侮辱了雄狮。

     此时的唐月笙也差不多消化了前世的剧情,对这个名义上的哥哥更是提不上好感。

     的确。

     若不是系统的帮助,可怕唐月笙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哥哥,也会那么凶残。

     上辈子的唐月笙是被唐家的人抛弃的,是被苏衍和宋晚歌联手杀死的,更是被唐夜楚嫌弃到死的。

     本以为,会对她这个妹妹的死讯带了点关心,可当脑海中清晰的一幕幕划过以后,唐月笙就明白了,那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上辈子,唐父本还打算保住唐月笙的,正是被唐夜楚建议了,才果断的抛弃了她这颗已经废了的棋子,血浓于水,唐月笙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家这么大,唯一容得下她的,只有唐妈妈了。

     低笑。

     唐月笙的唇角上扬。

     女孩眉眼弯弯,面容精致,仿佛是个易碎的瓷娃娃,一到阳光下就会融化的冰晶,看的唐夜楚一愣一愣的。

     直觉告诉唐夜楚,自家妹妹,哪里不一样了,不由得微微磕上眼皮,再度张开,面前的妹妹还是原来的样子,音容笑貌,未曾改变。

     奇怪了!

     思绪不由得飘远,气氛尴尬至极。

     宋晚歌也没想到,唐月笙的眼神居然会这么有杀气,不免一阵的心虚,再扭头,看看原本还怒气腾腾,此时却悄无声息的唐夜楚。

     很敏感。

     宋晚歌当即就察觉,这个局势第自己有点不利,不免着急了起来,话语低低的,还带了几分委屈,瞬间就将唐夜楚的思绪给带了回来。

     “小笙,对不起,白天是我不好,不应该大喊大叫,不应该哭闹……”宋晚歌依旧是那副纯洁灵动的模样,让男人下意识之间就心疼了起来。

     果不其然。

     唐夜楚的脸色下一瞬就阴沉了下来,“唐月笙,你是个大小姐,就不能有点大小姐的风度吗,好端端的欺负小歌算什么本事,道歉。”

     就算是在唐妈妈的面前,唐夜楚也毫不掩饰自己对宋晚歌的偏袒。

     沉默了片刻。

     唐月笙忍不住轻嘲,“道歉,我做错了什么?”上辈子的唐月笙向来事事都顺着宋晚歌,从来不对宋晚歌有所怀疑,自然也就避开了类似的事情发生,如今一看……

     呵呵。

     宋晚歌,还真的很厉害,分分钟就将她身边的人给收买的干脆利落。

     就在那么一瞬间,宋晚歌很熟练的鼻子一红,将受委屈的模样表现的淋漓尽致,果真是好演技。

     “你看看你,哪里还有唐家人的样子,长得这么大了,有什么不如意的尽是朝着小歌发脾气。”说话间,唐夜楚还略带怜惜的轻轻抚摸了下宋晚歌的脑袋,话语低低的。

     “小歌别怕,我在,这个唐家还没人能欺负的了你。”

     语气温纯,仿佛是个护短的大好人。

     可是,这个护短,是不是护错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