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七章
    的确如此。

     这个冷颜色虽然是把自家女儿当成宝贝宠着爱着,可是在他看来,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个底线,而他的底线则是绝不轻易害人,不然的话真的会过得十分的凄惨,毕竟怨有头债有主,要是真的开始这样子害人的话,早晚是要遭报应的。

     “女儿不是我比较陈旧,而是我觉得吧,有时候不可以害人的天道在轮回,苍天饶过谁,你要是这样子去害人的话,到时候老天也会过来害你,惩罚你的,你不应该把别人想得太坏,更何况记得我删了这一章,需要用到你身边的人才可以这样子的话,你岂不是要失去一个朋友的朋友,这样子更显珍贵,你不应该那样子浪费掉。”

     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十分的崩溃,崩溃之余还带着一丝丝的伤感在里面,希望这一切别再成为一个心结了。

     一如既往的微创以后,他还是思考了起来,但愿这一切不要成为一场空。于是乎情绪也不可以一直这样子的话,他思考了很久以后,终于还是郁闷和纠结了起来。

     “那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要帮助我吗?这就是你所谓的帮助我们,我可不要你这样子帮我,我真的想要弄死他,真的是从来没见过这样难缠的人,他也这样子在网上碰到脏水,他这已经是陷害过我了,既然如此,我也是不可以还回去呢,我不想要的,老天来回报她这样子太慢了,我想让他立刻大暴雨,这样子才是最好的复仇,要不然的话,看着别人春风得意,我现在很难受。”

     听得出来小姑娘的话里有几分委屈,爱他的人自然会很快将这一切给讲清楚。很快老爷子还是再一次开口叫了起来,她的声音十分的温和,听起来有几分舒坦的气味在里面,的确如此,这个老父亲虽然爱女儿,但有些底线并不会去轻易触碰,虽然也还算是一个正常人。

     “我原本还以为你应该可以将任何东西都可以完善,可是那种辛苦却发现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巧合呢?是一阵子,既然有了这样子,觉得你就不应该有更多的牵扯,你应该明白,任何的事情都是两面性的,你这样子来折磨我,你以为谁愿意帮助你呀。”

     的确如此,这个老爷子终究是帮女儿讲话,哪怕女儿已经犯错,他也会努力去圆场。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非要这样子对待彼此呢?于是乎,终于在思考了很久以后,她还是开口讲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开怀,但愿这一切不要再成为一场空。

     很快。

     一如既往的安静的状态下,从来没有人可以考虑这一件事已至此,那为什么非要将这一切给说清楚呢?他们在思考了很久以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始折腾了起来。

     “嗯哼。”

     “我原本以为你应该可以完善全部的内容,可是到如今却发现那真的是我太天真了一些,事已至此,有些事情已经并不是你想的这样简单了,有些事情居然自己睡觉去,也是一件很纠结的问题,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子坚持呢。”

     听得出来,他们全部的人眼里能有一丝丝的伤感在里面,但愿这一切别让它成为一个障碍,可是听懂了这样子的话语,他们还是忍不住心底一颤,但愿这一切不要成为一个心结。

     “我原本还以为你这样子,然后才是第一次见到,可是到如今我缺那些,哪有所谓的正义和颜值事已至此,你就不应该一直这样子做费用一下去,在你看来,你这样子的行为很正确,可是在我看来你这样子反而好,作为一个女孩子,你不应该这样去诬陷别人,知道吗?你的父亲总是为了你好,而不是为了别人好,你想想看那是你的朋友,你愿意这样对你的朋友真的朋友不会恨你吗?你男朋友也是很厉害的呀,他也是有家世背景的,那你可以反过来还在乎你这样子话,你岂不是要遭殃,听我的话好吗。”

     老爷子似乎是听错了自家女儿话你都不甘心,还是很着急的开口劝解了起来。他是在劝自己的女儿不要再这样子大动干戈,也不要在这着急复仇。有些仇恨是需要学习的,要不然的话真的是太明显了一点。

     一如既往。

     安静的状态下,从来没人可以搞定这一切,但是事已至此,他们也不知道这样子情况,非要这样子持续下去,要不然的话始终是一场空。

     很快。

     “我原本一直都以为你应该什么事情都可以完成,可是到如今我才发现那真太可笑了一点,你以为你已经完成了一切,可是别人却完全不见,也不在意你这样子的感觉应该很难受吧。”

     听得出来,他们全部的人心里都十分纠结,是很正常的,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更加从未想过这样的一天到来会如此之快。

     “这句话都说到那我应该怎么办,我真的不想这样子随便放过他们,在我看来他真的是触犯我的底线,我为什么要这样子轻易饶过他们呢。”

     看得出来女孩子的话里带着几分严肃,这好像是很不干净一样的,就是因为这样子的不敢,他们还是忍不住还是追问了起来。

     “我原本以为你应该什么都知道,因为只有你可以这样子理直气壮的,可是既然如此,因为谁也不愿意出声,阻止的还要这样子的狐狸尾巴。”

     看得出来,他们的心里都十分的崩溃,十分的郁闷,还真是因为这样子,等于把他的心底闪过一丝丝的伤感,随着父女俩还是谈心完毕了。

     唐钱,钱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丝的崩溃,希望这一切不要再成为一个心结了,如果非要这样子持续发展的话,真的会让人十分的郁闷,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准备出手了,毕竟啊,这样子一个招人恨的人,他真的是不想那样子随意放过。

     “我原本以为这一天应该没有任何毛病,因为是一件事,真的没有谁可以饶过谁,也没有谁可以放过谁,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非要跟这一切跟我那样子能清楚明白呢。”

     悄无声息。

     他们彼此之间还是有几分渊源的,这将是他们对彼此讲话一样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子的事情,他们心里闪过一丝撒娇叫正常。

     “其实吧,我挺希望的挺,希望你可以立即完成这一切,要不然的话,你以为谁愿意帮助你,你以为谁愿意帮你讲话呀。”

     他们彼此之间是真的不愿意讲话听得出来,他们从未想过会有如此伤心的一面,但是事已至此,就不应该一直这样子继续往下发展。

     “我原本一直以为你应该是一个聪明人,因为只有聪明人可以这样子做,可是当你进去了,如果觉得这是一个名人的话,就不应该非要这样子的一天给说出来了哎。”

     很快。

     女孩子还是叫起了眉头,他思考了一家以后拨了一个电话出去,是她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其实是一个很愤青的女孩子,她很容易被别人给挑拨当时利用的人选,至于他家父亲的警告,他真的不打算听。

     “……”

     一如既往。

     外面是看的郁闷,郁闷之余还带着一丝伤感在里面,希望这一切变得成为一个战略,很快那个女孩子接通电话,声音还是不能进去,就好像是从未想过我要这样子。那一天。

     “我也是前前吗?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居然打电话了,我现在是很清晰呀,你以前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的找过我呢,你放心吧,一定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吧,你刚才给我讲出来,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一定会完全的帮助到你的。”

     女孩子讲话的声音带着一丝丝斑块,就好像是从未见过会有如此美好的一天,他的心情也变成纠结和疑惑,疑惑之余还是忍不住开始追问了起来。

     “怎么了,你怎么不讲话呀?我也不黑,你找我是因为出了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怎么这样子安静就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以前虽然我很担心,快点讲吧,如果我可以帮到你,但我会努力帮你的呀。”

     听得出来,他的心情十分纠结和郁闷,但是他们彼此之间有十分清楚这样子戏弄下去的话可能会落下,于是唐倩还是再一次开口讲了起来,声音那样子的云淡风轻。

     “如果让他了解我,这才是我的好朋友吗?但是我感觉到很伤心啊,为什么网上都给你打来骂我呀,我们又没有看到什么事情,他就是靠关系才会有这样子的一天的呀,他的演技并没有传的那么好呀,我也可以要他的呀,为什么非要这样子呢。”

     听得出来唐倩的话里的意思带着一丝丝暗示,只要是个明眼人都可以见证,一切给弄清楚,弄明白。可是那个女孩子却是微微一愣,然后还是拍拍手捡了起来,听起来十分的淡定。

     “我说错了什么事情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呀,我原本还以为你应该已经是坏人了,其实在我看来事情的确是你不对,你不应该这样子胡乱怀疑别人,你们的视频我看过了,他的演技真的挺好的,这的确是你家的,但是你放心,时间还很长,你们都是那种刚毕业的刚上学的孩子应该是刚上那个地区的孩子。”

     “因为每一次见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不应该这样子的,你们可以把对方当作自己的目标来超越,也不应该这样子的伤心的,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知道你很优秀,但是遇到这样子的一个人,也不代表你就应该这样子的帽子洗了不是么?我说你应该去道一个歉,不管怎么样,你的样子的话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讲的确是一个侮辱,他的确是骗进去的,因为网络上已经爆料出了你们去演戏的视频,他真的是很传神的,你有什么资格和落选的呀。”

     的确如此,这个女孩子这样说话容易被利用,但也很单纯,面对着他的心都很客观,让人一阵之间眉头微微皱起,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你到底是谁的朋友,你为什么要帮他呀?我真的是受够了委屈,结果这两天你也这样子,我现在十分的伤心呀。”

     很快,他讲话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伤感,但愿这一切不要再成为一个心结,可是事已至此,哪有这样子情况啊?如果非要这样子坚持下去的话,估计也是一场空。

     “嗯哼。”

     “我原本还以为你应该没有什么困难,没有什么疑惑的不知道如今哪有所谓的搞笑啊?我原本还以为任何事情都可以完善,可是事已至此,你也不应该一直这样子胡乱折腾呀?你以为真的有任何的困难吗。”

     听的出来这的确是一个很公正很年轻的女孩子弄得唐乾在读启蒙了,他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他原本是要诉苦的结果,顺便讽刺了一下,难道是看的郁闷。

     “你是不是就是不愿意安慰我一下呀?我真的是什么都没去呀。我一直以为我应该是可以成功入选的呀,为什么会遭到这样子的事情,我真的是从来没有想过会突然接受这样子一个人,关键是他这样子在网上给我泼脏水呀。”

     越说越气愤,堂前的绿色绿色努力叫我想其他人也是不跟团的话,就叫他去,他就会觉得别人在针对他一样。

     “啊,有破脏水吗?我怎么没发现,其实那些我又没骂你也算正常的事情,因为这一次的确是你,对不对呀,只不过你放心吧,那些我也会很快就会忘记很多事情,在我看来,你应该立即搞定,这一切你应该知道一个歉,这样子要是她原谅你,任何事情都会迎刃而解的,我知道的,你是一个很高的人,因为你一直在这样子,顺风顺水的分尸吧,真的是这两天有点他的确也很优秀,你不应该因为他超过你就这样子怀疑别人呀。”

     很可惜,无论从前怎样子去教导人家,让人家误会怎样就能杀人,人家完全不配合,完全不按套路了,十分纠结。

     “你是不是就是不来安慰我呀?我真的很委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