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六章
    自家父亲劝慰的话语让她当头一棒。

     “爸爸,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过吗?这样是我受委屈了,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你都会帮我报仇的,这一次为什么要这样子说呢?不同医生算什么东西,他只不过是个比唐家不要的人而已了。他现在一时之间碰上暑假,但总有一天他会落败的,我们为什么要怕他呢。”

     无论如何,这个女孩子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他从来没有给别人给这样子弄,也从来没有对别人也这样子,对我他自然是很高的,才不愿意去道歉呢。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嗯,我知道了,你应该是很疼爱我的,你不可以不懂我,我也没以为你对我应该是那种很温和的态度,为什么这一次非要这样做呢。”

     听得出来它能换来你一次次崩溃的情绪,在里面又像是在质问,这样子质问的声音的确是十分无奈的,于是乎在思考很久以后,她终于听到那边的声音,那边的人十分的郁闷。

     “我原本以为你应该可以很快搞定这一切,这样子一点的话没那么困难,但是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子胡乱前行呢?你以为他们对你这么好,世界上才不会呢?实际上他们对你应该是那种很暴躁的态度好吗。”

     听得出来他的声音是笨笨,快叫我先发一个人的意见,但是事已至此,又怎么可能会这样子不断前进的?于是乎?在思考了很久以后,他们终于还是忍不住还是酝酿一下心情。

     “我原本还以为你应该可以很快搞定这一切,这样子一来的话倒也没什么毛病了,可是那么近,我却发现这样子的情况不可以一直拓展下去,要不然的话谁也帮不了谁。”

     无言以对。

     片刻的安静以后,他终于思考完了这一切,内心有了一丝丝的郁闷,听得出来女儿的声音,也十分的犹豫,那个老头子的表情也十分严肃,但在思考了一下以后,他终于还是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希望女儿不要见怪。

     “女儿对不起,你放心吧,只要我们有一天觉醒了,比他们厉害,那你放心,爸爸一定帮你报仇,但是现在我们可不可以开学见要不然的话,我们真的玩的,算上我也知道她攀上他暑假可能是一时之间,但是不论如何现在送少爷都在很宠他,我们要杀了他的后果一定会是跟其他的。”

     的确如此。

     在片刻的安静以后,他终于也不知道该如何讲话,希望这一切不要再成为一个心结。

     “嗯哼。”

     “原本还以为这一切也可以被你轻而易举的解决,可如今却发现哪有这样子的事情呢?所以这次你也不应该一直这样子胡乱行动,有些事情是你想怎么干就可以怎么干的吗?有些事情才不是这个样子呢。”

     听得出来这个父亲的声音是十分的诚恳,她希望女儿不要在这样子抽筋了,也希望女儿可以想明白,要不然这个父亲让他伤的是崩溃。

     很快。

     女孩子,再一次半夜,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碎,就好像从未想过会有这样子的一天的到来,终于在思考了很久以后,女孩子还是再一次开口讲了起来。

     “看来我们真的是对付不了他们,既然如此的话,我也可以原谅你,你放心吧,我从来都不是那样子,就像一个人,既然是一阵子,你也不应该一直这样子持续下去,我想是时候搞定这一切,那我去道歉吧。”

     这个女孩子也不是没有心机的,虽然说养尊处优,但他好歹也是在大家族出生的,他自然知道有时候做人不可以太过于单纯,于是他的心机很深,在思考了一下以后,她索性开始装乖巧,言语中的意思是那是日本的口吻,在里面让人听了,以后不要再孩子联系。

     “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这样子用计谋,既然事已至此,已经搞定这一切,那我们自然是不可以很迅速的完成它,有时候有些事情并勉强的这样简单,有时候有些事你应该不能这样子胡乱行动的,要不然的话谁也帮不了谁知道吗。”

     女孩子还是讲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放下心态来,她的声音十分好听,就像是一股清泉,听得那个中年男子更加的失落了。

     “对不起啊,女儿都是爸爸没用亏。我还以前说过只要谁欺负你,无论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会把你放回去。现如今你这样子要求都达不到哪里,算是个合格的父亲,真的是太抱歉了,我希望你以后可千万不要在生我的气了哦,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工作,努力学习,到时候比他们还厉害,看他们谁敢欺负你。”

     看得出来这个父亲也是十分严肃的,她的眼睛中带着一丝丝的随缘,让人无言以对。

     “好的,好的,我相信你。我知道您一直都很努力工作,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配合您的,只不过我现在这样子突然过去道歉,他会不会开始怀疑我。以前我感觉大部分人已经都很重的样子。”

     听得出来,此时他们还是在谈对策的,殊不知危机已经开始降临了,已经降临到他们头上,其实他们一直也没有发现。

     叔叔和唐医生还有素颜都在那里坐着,素素十分熟练的打开一个监控视频,为了那一口气安排,这对父女俩真的是太有,异想天开了点吧。

     的确很简单,因为他们作家一直那么厉害,自然是一件不完整的。

     他们一开始只是觉得有什么用呢,谁知道,突然就听到他们对话用的是那一口气让他这个是那种很便宜的。

     “我原本还以为你应该可以很快和你在一起,这样一来的话都没有什么意义。现如今却发现这一切都是一个星期,事已至此,并不是那样子的困难,因为不是那样子叫做笨,但有时候你别这样子胡乱行动,也别这样子。回来的时候你以为别人对你好吗?实际上别人才不得了呢,你在银行的事才是我应该如何处理我的天哪,没想到你们夫妻俩居然如此异想天开,想打我吗。”

     又说自己还没有弄过不能打电话的内容可能是那一口气暗叹,有些人真的是异想天开,很想努力学习,我还没嫁。

     “嗯哼。”

     不仅仅是苏苏,就连那个女孩子也是十分严肃的。那个女孩子的声音是个男人,是个女人,听了以后感到十分的焦躁不安。

     “我原本以为你应该是那种精神层面的人物,因为也只有如此,也可以很容易一些能跟你说什么道理,一定要这一次回来的情景,那我自然是帮不了你,事已至此,我希望你可以活得轻松一点,我不是一直这样子,不管不顾,你以为你这样子我也不会用吗。”

     看你心情还是这样呢,但是从很久以后他们还是忍不住开始追问起来,声音那样子听蝉鸣了,这样有些事早已看穿,这一切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而已了。

     “既然可以搞定这一切,那我自然是不会这样子对待你的,有时候你应该是说一下这一切都是成为一个新鲜的事情。”

     素颜的这一天的废话没有任何的兴趣,哪怕是听到他们的承诺以后,也只不过是哼哼一笑,没有在意。

     “我说老子胖成这样子来对我吗?难道你不应该有点反应了?你这样子淡定算什么意思呢?你让我一个人在这边干着急啊。”

     上次浏览十分钟还听到了彭医生的话语,以后,先是骗他的驾照在15元以内,结果又看到了素颜十分沉默的样子,有的开始报道的,从来没想过就他一个人在那边,其他人都是笨蛋的,就好像他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这样子心情能说说,感觉十分不满意。

     “我以为你应该可以搞定这一切,现在有很多,不是我太早了一点,但有时候你不要在这样子的胡乱说话,恣意妄为了,你一个人愿意帮助你的世界上,别人也只不过是开玩笑。”

     很快。

     一如既往的安静的时候回家,从来没有人开口,也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子胡乱行动,但事实上来讲的话,如果非要这样子坚持,那也不会是什么坏毛病。

     “嗯,你放心吧,你放心吧,你跟他这样子,你怎么可能害怕这样子?他估计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应该怎么样摆脱那些人家了吧,不需要我们去担心的,毕竟这一切可不是我们管的地方。”

     听得出来他为真的话,里面的意思是在交班,但愿这一切成为一个心结,但是事已至此,也不是非要这样子前行的,要不然的话谁也帮不了谁。

     很快。

     一如既往的安静的状态下,从来没有人敢开口,也从来没有人敢见此胡说八道。于是在思考了很久以后,他的心情终于还是跟着纠结了起来,但愿这一切别再认为一个障碍了。

     嗯哼。

     “你也是够狠的。”

     “我原本还以为你应该什么事情都可以完成,可如今一看到什么天降了一点,就你这样子的情况,还什么事都可以完成,以前的山东玩玩。”

     听得出来,彼此之间的心情都是十分排斥的,但是他们谁也不敢开口,最终还是她一声,太后讲了起来,然后医生早已看穿了苏联的套路,他知道这个家伙喜怒不于色这个家伙作业,这样子胡乱讲话,于是在思考了很久以后,他的心情终于还是跟着烦躁了起来,希望有些事情不要伤到他头上,这样子的话都可以迎刃而解。

     一如既往。

     “什么什么是不是嫂子呀,你可不知道我哥这个人吧,他看什么都很淡定,有时候哪怕他是在那边喝水都可以很淡定的样子,这样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的问题。你和他接触的时间不长,所以才会这样子误会的,但是在我看来他就是这么毫不在意而已,嫂子,你可千万别帮他讲话,这样子我会很伤心的,毕竟你可是我嫂子呀,可是我找了个嫂子呀,才不是他找来的,你应该为我做出给我讲话的。”

     听得出来女孩子的话里带着一丝丝的醋意,这样好像早已看穿这一切,但是如果非要这样子讲话的话,谁也帮不了谁呀,是他很久以后,小姑娘还是再一次开口讲了起来,她的声音十分好听,叫我先找一个穿着一件,但这一切始终是一个心结。

     “睡觉了吗?那应该是我猜错了吧。我还以为他正在思考什么深沉的问题呢,所以才会这样子认为的。现如今遗憾,但是我误会这一切了。”

     听得出来唐玉珍的话,你看着一次次的崩溃,从来没想过这个家伙居然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担忧,于是在思考了很久以后,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始折腾了起来。

     很快。

     一如既往的安静的状态下,从来没有任何的悄无声息,他的心情也十分的纠结,使他们增长,但愿这一切不要再成为一个困难一个障碍了。

     “你嫂子没有想多,我的确是在思考如何自己弄的很,毕竟我也没想过这个女孩子就要这样子大的那副你嫂子来对付你,而且还想这样子拍到我们苏家正因为我们存在这样子的容易扳倒吗?你竟然还有这样子的心思,那我自然不能让他成这一阵子,那就轮到我们去帮他们家,这样子也算是解气的吧。”

     听得出来素颜的话中带着一丝丝的随性优雅叫我像这样子真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是对于其他人讲这一点也不隐藏。

     “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这一切,而不是一直这样子不带着他。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因为也需要聪明人敢这样做。”

     一如既往。

     “行了行了,我一看你这副样子很崩溃,老公,你就别装了可以吗?我原本还以为你应该会实话实说,现在遗憾的话,没想到面对我嫂子,你就是黑偶像包袱呢,你这样子可不行啊?我十分鄙视你。”

     小姑娘的话也是很担心,让人一瞬之间无言以对,尤其是素颜出门,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被这样子一个小丫头给拆弹。

     “你别在这样子,一个裤腿都可以,我可是你哥呀,这是你嫂子,你想让我们分离吗?这样子的话你倒是可以尝试一下,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听得出来敷衍的语气十分的崩溃,最好先到银行存钱,可是如果非要这样子坚持追究下去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对谁错了。

     很快。

     “我原本还以为你早已达成了以前的梦想,现在银行的活动也只不过是一个笑话,有什么梦想,人和人都这样子的,行了行了,你永远都是那种什么也不在意的人们,如果真的什么也不在意,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了,你放心吗,我是不会让他们成功,我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毕竟他敢这样子对我的人还想动我的家产。”

     的确如此。

     此时的宋也是有些愤怒的,他从来没想过居然会有这样子的,自以为了不起,自以为可以完全弄死,殊不知这样子的人才是愚蠢的。

     “我原本还以为这样子应该可以很快搞定,现在一看到是我天真了一点,有些人并不是可以这样子,所以完成的有些事情也不是可以这样子立即搞定的,我们应该想清楚这一切在好好做的,而不是一直这样子胡乱折腾。”

     听得出来,他的心事很崩溃。

     “嗯哼。”

     “你倒是讲话,你到底什么意思呀?你非要这样子,我可饶不了你。”

     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十分的崩溃,这样好像是被谁给折腾的一样的,但是要是非要讲实话的话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真有这样的一天,那就太搞笑了。

     “哇塞哇塞哇塞原来是这样子,难怪是我哥,就是有通知我告诉你老公他们这样子的哦,我们一定要弄回去,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居然会被这样子给我,他们还自以为了不起,可以拍到我们真的太可笑了一点,既然你出门,那我可放心了,他们肯定玩不过你的。”

     难道不是迷之自信,而是他十分相信这个那个,因为素颜一直都很厉害,很厉害,怕的厉害,不是在表面上的,而是真的是在心底的。

     “我原本还以为你应该可以很快搞定这一切,这样一来的话,那不会那样子难看是这一阵子他们就从来没想过这样子,情绪如此复杂,如此的纠结。”

     一如既往。

     在频繁的思考以后,他也是忍不住还是这样的话,他的心情十分烦躁,十分的郁闷,我不要这样子回来的,那么谁也帮不了谁。

     “恩哼。”

     “对了,要是我陪着你一起,你要就不应该有时间,你就不想听,现在的货都是一场空。”

     外界都很安静,从来没有讲话的声音。

     “可是我们以后可别再这样称呼了,你居然这样子都不懂我,我原本还以为我想是个人都会伤心的,现在一看的话,你连我这个十分的不信任,你这样,虽然我很伤心,让我很失望,你应该好好的补偿我照顾好你嫂子。”

     “你要是不同意的话,你就完蛋了。”

     听得出来发的信息十分纠结,十分沉默,十分郁闷,让人在一片的郁闷之中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了起来。

     “你还是不说话吗?别再这样子胡乱折腾。我原本还以为你应该什么困难都可以搞定,现如今却发现你这样做也太天真了一点,你非要这样子胡乱的讲话,那谁也救不了你,你非要这样子,我能搞定这一切,那谁也帮不了你,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子,你也是这样子被玩坏的。”

     很快。

     在思考了很久很久以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始折腾起来,他的声音是崩溃。

     “我这脑子里就是那个老乡,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我肯定要照顾我嫂子,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不是你一个人的人,对吧,嫂子嫂子也在我看来,我可真是太搞笑了一点,可千万别跟他斤斤计较,他这个人真的是难以忍受,只不过我知道你们一定可以相濡以沫的。”

     小心的眼睛,眼神十分暧昧,给人一种无言以对。

     “明天我希望明天自己要做饭吃的,我要让他以为呢,你应该是可以想别人来对付一下,现在银行的话是我天真了,赶紧的。”

     书也翻了一个白眼,看了一眼自家妹妹这样还是决定出马了,那边的人还在打电话,他们彼此之间互相安慰。

     “关门都没用,让你受委屈,你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努力补偿你的。虽然我们学习比他们厉害,他们一定会跪地求饶。”

     听得出来,他们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坚强,就好像是早已换钱后的未来。

     “……”

     无言以对。

     “你什么意思?你原本还以为你应该可以很快搞定这一件,可如今却发现是我天真的一些事已至此,并不是全部的心都可以让你完成了,你应该是等一下要不然的话,你以为谁愿意帮助你。”

     看不出来,他们的心情十分赵粤也从来不知道孕妇情绪应该如何往下发展,他们只知道第二次就是不同意蔓延开来。

     那个和唐韵笙不配的小姑娘,片刻的沉默,接着还是抽了一口气捡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同情,哪里。

     “放心吧,老爸,我是陪人来的,因为你知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我不可以因为我的自私而快乐,你放心,我可以忍耐的,我是脑袋,有一天你真的很厉害才跟他说你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柔和,是跟同行的压力,可是眼神中却带着一丝丝的狠辣,从来没想过那个家伙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让他父亲都不敢下手,但是他思考了一下以后还是再一次微微一笑,想得起来。

     “你老爸,我觉得如果让别人这样对他下手,但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是我吧。”

     看得出来他是准备借刀杀人了。

     “乖女儿,你是什么意思,你可千万不要去害人了,这样子我会遭报应的,毕竟啊,不能够胡乱害人,我们只能够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