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巴黎之路(五)
    在北美,雷克的将军是路易斯·约瑟夫·德·蒙卡尔姆,这位将军是一位法国的一位传奇将领,至今还有许多老兵以其能在这位将军帐下效劳过而感到骄傲,雷克也是其中之一。蒙卡尔姆将军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崛起,以作战勇猛闻名于世,他曾经负五处刀伤依旧拼命战斗,直至被俘。他帐下的法国骑兵团是整个北美最精锐的部队,而雷克在不久后成为了法国骑兵团的预备队。自从开战以来,蒙卡尔姆将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先是在1756年迫使驻奥斯威戈的英军投降,次年他又迅速挥师南下,占领威廉亨利堡,俘获乔治·华盛顿上校为首的守军2500人。

     这位后来的美国国父在战争中迅速晋升,但是华盛顿并不甘心去做一个殖民地的民兵统帅,他讨厌这些土的掉渣地方杂牌军,他想要加入英国皇家军队,但是他的上司并没有给他晋升的机会。想来若是华盛顿成了英国皇家军队的一名军官,那说不定他还会参与镇压北美独立战争也未可知。当然更戏剧还在后面,这位被法军俘虏的乔治·华盛顿先生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又反过来依靠法军的力量取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在七年战争中击败法军的英国皇家卫士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不久前还在保卫的北美人民,转眼间就翻脸不认人,带着敌人踢了他们的屁股,这也的确是十八世纪最戏剧的几个事情了,也怪不得英王会愤怒的称呼忘恩负义的美国人为最下贱的婊子。

     蒙卡尔姆在北美的一系列的胜利让英王乔治二世非常恼火,他在1758年初组织英军集结在了卡里永堡并且意图击溃蒙卡尔姆的军队。雷克此时已经成为了一名正式士兵,从小接受的良好的训练和对战场快速的适应让他从新兵中脱颖而出。他参与了这场不可思议的会战,他在后来告诉他训练的那些新兵:“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但是在蒙卡尔姆将军的率领下,我们以三千余人击败了四倍于我们的英国军队,你知道我们依靠的是什么吗?是纪律!你既然加入了军队,就要懂得令行禁止,无论我命令你做什么,你能做的就是大声的说‘是!’然后服从我的命令!”

     ……

     “上弹!举枪!对准车厢门方向,等我的号令!”

     年轻人这次没有迟疑,他立刻这样做了,此后的十年他也一直如此,直到他战死的那天,他依旧遵从着命令而行,只不过这个命令是他自己发出的……

     “程林!你拿着这把直剑!”雷克随手丢给程林了一把直剑,并没有给他下达命令。程林深吸了一口气,表情严肃的接过了直剑,他拿着直剑挥舞了两下,权当是给自己壮胆。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遇到的是苍狼团的大爷。我们只需要你们提供一些资助金,然后你们就可以继续套上你们的马车,走到天边去啦。下来吧,我们苍狼团不伤害平民!”为首的强盗扯着嗓子喊道。似乎苍狼团在这块地方有着良好的声誉,其他马车都陆陆续续的下了车,并且乖乖的交出了苍狼团所需要的赎金——个人财产的七成。苍狼团也没有为难他们,他们虽然都是些亡命徒,但是他们享受这种不需要花太多力气就能获得财富的方式。这也是那位卡扎克大爷在这块地方传播的理念——他告诉所有与他做生意的盗贼团,杀戮只会徒增危险和仇恨,而不取走所有的钱反而会让他们心存感激。这就是人的心理,当你被一伙强盗抢劫的时候如果对方告诉你只劫财不害命,你会感到松了一口气,好幸运,不会丢掉性命:如果强盗们告诉你他们只取走你七成的财富,那么你甚至会感到一种占便宜的感觉,你会觉得本来已经失去了全部财富,而现在却还有三成,凭空多出了三成的财富,运气不错。

     苍狼团很愉快的收齐了下车旅客的赎金,但是很快为首的盗贼就皱起了眉头——这些财富离卡扎克告诉他们的相差很多,他没有怀疑卡扎克是否骗了他们,反而开始搜寻没有注意到的角落。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了程林他们所在的车厢,并示意车夫去叫他们出来。

     车厢门被敲动,车夫颤抖着说:“出来吧,先生们。这些好汉让你们下来。”

     雷克像个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在他下达完命令之后,他就微颌双目侧耳细听,似乎整个世界只有他和声音两者而已,其他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年轻人敬佩的看着雷克,他想到了他的父亲曾经告诉他的话:“最优秀的军人不一定是最强悍的人,但他却一定是最冷静的人。”

     车夫又敲了一次门,可是车上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他害怕的朝着盗贼摇了摇头。过了大概一分钟,雷克右边耳朵突然颤动了一下,似乎发现了什么,他一脚踹开了车厢门,“开火!”

     年轻人听到开火两字的一瞬间,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突然变成了一片空白,而他的身体却下意识的点燃火石、瞄准开火。两枚铅弹一前一后击中了已经走到了车厢十米以外的盗贼,巨大的冲击力和致命的毒素在一瞬间就粉碎了这个强壮的生命。突如其来的枪声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无论是盗贼还是其他的乘客,但是一个人却依旧保持着极端的冷静,他迅速跳上了车夫的位置,他大力拉了一下缰绳,从腿边的武器带(注1)中拿出了一把三角铁模样的刺刀,狠狠的刺入了马的屁股上。刺刀没入马颈,剧烈的疼痛使得这匹马彻底疯了,它疯狂的朝着大路的方向冲去——这正是雷克拉缰绳时引导的方向。

     而当这匹疯狂的马拉着车厢狂奔了数十米之后,其他的盗贼才反应过来,盗贼们虽然早已经从卡扎克那里得知这次有两个疑似军人的乘客,但是他们并不在意,死在他们手里的法国军人有很多,甚至是国王的运粮队他们都抢了,连续的成功让他们迅速膨胀、丧失了往日的谨慎。但他们毕竟是惯匪,迅速做出了应变,他们留下了十个盗贼继续收拾赎金,其他人则策马扬鞭,试图追上这辆马车,杀掉那些反抗的家伙。但是他们的努力并没有让双方的距离缩小,反而越拉越大了。按常理来讲雷克所驾驭的这匹马拖着一个马车和三个人,迟早要被盗贼们追到。但现在这是非常时刻,雷克他根本不在乎这匹马的死活,他扭转着刺刀,用痛苦激发着这匹马的全部潜力。但是盗贼们却无法像雷克这样做,毕竟马匹是非常有限且昂贵的资源,他们的马匹是长期劫掠积累下来的,根本舍不得将马当作一次性用品。甚至当他们发现他们根本追不上前面的马车的时候,他们竟下意识的减速了,这时候就显示出了领袖的重要作用,没有果断的决策者让这群无利不起早的盗贼很快陷入了迟疑之中。

     双方一者迟疑,一者果断,高下立判。随着双方距离的一步步扩大,盗贼们竟然选择拉起了缰绳,似乎要放弃追赶。电光火石之间,雷克竟然已经扭转了不利的局势。

     “天啊!雷克!这简直是一场奇迹!这是你创造的奇迹!”虽然被极速奔驰的马车颠的喘不过气来,程林依旧欣喜的大叫,年轻人也长吁了一口气,崇拜的看着雷克的背影。

     但雷克似乎还在专注于其他事情,根本没时间理会程林,他表情严肃,沉声说道;“把枪和直剑都扔出去,我数一二三,然后你们一起跳车。”

     “一……”

     “二……”

     “三……”

     程林和年轻人还完全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跳车,但对雷克的信任让他们迅速做出了抉择,他们选择了服从。

     “跳!”

     雷克一声令下,年轻人和程林立刻用双手护住头颅,身体蜷曲跳了出去。雷克眼看他们两人在惯性作用下,滚到了树林中,但并无大碍,松了一口气,也从马车上跳了出去。

     三人才刚刚跳下马车,那匹疯狂冲刺的马就轰然倒地,马车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向着天空冲去,撞了个粉碎,巨大的冲击力让周围的土地都震了几震。

     注1:武器带是当时军人必备的装备之一,形状类似于现在的皮带,左侧(一般人为右撇子,也有为左撇子准备的武器袋)一般会有两个鞘,一个是军人用的马刀或者直剑的鞘,另一个则是刺刀专用的刀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