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巴黎之路(六)
    “第一个。”雷克面无表情的扭断了一个年轻盗贼的脖子。这是他们几人躲入树林后所遇到的第一个盗贼,如果那匹马能再多撑一会儿,或许盗贼已经放弃了对他们的追赶。但是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盗贼们一看到他们跳车就又立刻加速追了过来,此时程林和那个年轻人早在雷克的带领下跑远了,他们只能确定这几个人进入了这片树林,至于其他,他们根本无法知晓。

     “这……我们还追吗?”一个年长一些的盗贼向其他同伴询问,而他却根本连马都没下,明显他是不想追的。

     “追……吧?”另一个盗贼挠了挠头,很犹豫的瞟了瞟其他人,提出了他的建议。

     “艹!磨蹭什么呢!我们肯定是要追啊!你没见我们头儿是怎么被这群家伙给杀了吗?”一个脾气火爆的盗贼立刻带头想要继续追下去。他不说倒还好,他这一说反而让所有人都犯了怵。他们的头儿可是被两发铅弹给直接打的血肉模糊,那凄惨的死法,他们想想就没由来的打了个冷颤儿。

     “妈的,你们不追我追!一群胆小鬼!你们别忘了卡扎克说的,那个疑似军人的家伙可是带了大量金币的!而且我们那么多人,他们两杆枪有什么好怕的!最多他们射击一次我们就冲过去把他们杀了!”这个盗贼泄愤一样的又说了一通,这次的效果可比之前好多了,这群亡命徒大都是要钱不要命的,而且他们还占据了优势力量,更是让他们的贪婪得到了极大的滋长。

     “谁说老子胆小的?老子就是在想怎么给头儿报仇!都别拦着我!我先去!”

     “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四散去寻找,谁找到了就吹哨子,然后我们一起赶过去!”

     “快走,快走……”一个年轻盗贼急不可耐的催促着前面挡着他的其他同伴,似乎在担忧那些家伙会抢先找到了那些人。可他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被干掉,他前一刻还在急不可耐的寻找,下一秒却被一个中年男人捏死小鸡仔一样扭断了脖子。

     看着这个年轻的盗贼死不瞑目的样子,程林只是咽了口唾沫,心脏加速了跳动,但是他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恶心。这让程林很诧异,他对这种事情的印象还处于电视剧中看到的那个阶段,他以为平生第一次看到死人就会呕吐,但事实并非如此。

     “雷克,我是不是太冷血了一些?我对这些人的死亡甚至连一点难受的情绪都没有。”

     雷克转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一番程林,就好像第一次认识程林一般,他短暂的想了一下,很淡然的告诉程林:“你为什么会难过?他们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是你的亲人吗?是你的朋友吗?都不是,他们只是想要杀你的人。谁会可怜想要杀他的人?我身上的血是温的,所以我会去守护的亲人、我的主上、我的朋友;但我手上的血是冷的,是因为我要生存。程林,这世界上没有冷血的人,有的只是更渴望生存的人,因为渴望,所以能迅速的适应。”

     程林愣住了,他低下头,迷惘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它很干净,还没有沾染过任何人的血迹。但是这是乱世,而他则要去成为一名近卫军,这双手注定要沾满鲜血。军校的优等生最多叫精英,死人堆中爬出来的才是精锐,他必须去杀人。杀那些想要杀他的人,为了生存,也是为了守护……

     雷克不久就看到程林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小子似乎是想明白了。”雷克暗暗想道,于是他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似乎是在为程林感到高兴。但是程林哪里想得到雷克现在心中却在叹息,他在叹息程林还是太天真、太善良了些,每个人都会去杀想要杀死他的人,但是每一个军人都注定要去杀那些和自己无冤无仇的人。雷克还记得他的一位战友,那是一个非常精神的中年人,他喜欢艺术,尤其是绘画,他为人风趣幽默,很受大家的欢迎,他死去只因为一点——讨厌战争。他非常讨厌战争,但是他却是一名骑士,必须要响应国王的号召。于是这就导致他在战场上退缩了,而雷克当时却是一名督军,他能做的只是策马向前,然后杀掉他的战友。在雷克的戎马生涯中,他所杀的战友不知有多少,有时是在杀逃兵,有时是在杀伤兵——看着曾经与自己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友痛苦万分的样子,自己却无力救他,只能举刀送他一程,这是他感到最痛苦的时刻,即使是刺刀刺入身体也没有如此的痛苦。这就是军人,一生浴血而战……

     “小心!”就在雷克发愣的时候,程林提起直剑,一剑搁开了远方射来的箭镞,年轻人也发现了不远处盗贼的位置,拿起他的枪隐蔽在了枝繁叶茂的地方,悄悄的填装着火药。

     雷克暗骂一声,从程林手里拿过直剑,愤怒的朝着盗贼冲了过去,盗贼惊慌的连射了好几箭,都被雷克用手中的直剑搁开,没有伤到雷克分毫。“小崽子,受死吧!”雷克怒喝一声,就像晴天里炸了个霹雳,震的树叶飒飒作响。盗贼距离雷克还有十余步的距离,看到雷克这副样子更加惊慌,气势未战就弱了三成。他慌张的拿出马刀,咬牙勉强迎上了雷克。雷克又是大喝了一声,顺势一剑劈下,盗贼招架不及,竟被连人带肩给斩成了两段,而此时年轻人还尚未装好弹药。

     程林这次看到盗贼的血溅了雷克一身,完全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反而觉得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他本能的渴望着成为雷克这样的人。他忍不住大声称赞:“雷克你真乃神人也,我看关二爷在世也不过如此了。”

     程林刚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雷克他是法国人哪里知道关二爷,别说雷克了这时整个欧洲估计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关二爷是谁……

     果不其然,雷克刚听到程林所说的这句话就疑惑的回头问道:“关二爷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是一个武将吗?”

     “是呀,这是我有一次从一个东方回来的探险家那里听到的,他说在神秘而富裕的东方有一个武圣叫关羽,大家都称呼他为关二爷。”程林干咳了一声,随便编了一个探险家,意图就这样给一语带过。

     雷克倒也不多追究,毕竟现在还未脱离险境,他随手拿起盗贼丢在地上的马刀,将它丢给了程林。“你就暂且拿着这玩意儿吧,喂!那小子快出来吧,别在那里瞎捣鼓了。现在追我们的还剩八个盗贼,我们赶快转移,刚才动静那么大,肯定把他们都给吸引过来了。”

     “啊……啊,是!”年轻人脸一红,尴尬的从树林里跑了出来,跟在雷克后面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

     “等等,雷克先生,我觉得我们可以稍微操作一下他们的尸体。”程林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什么主意,示意雷克附耳过来。

     “嗯?”雷克惊讶的看了一眼程林,他没想到程林竟然会用这种法子,他犹豫了片刻,踌躇的搓了搓手,低声问道:“这样不太好吧,这样对待死者的尸体死后恐怕上帝都不会宽恕……”

     程林楞了一下,他倒没想到天主教的信徒还有这些忌讳。他暗自叹了口气,雷克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竟然还会被天主教的一些教义所影响,还好他不信教,但是他又不能直说,若是让雷克知道他是一个根红苗正的唯物论者,又说不得会是怎样的一副景象呢。只是若不这样做,恐怕又要浪费更多时间,甚至不能在大革命前赶到巴黎。他只得尽力编些鬼话向雷克解释:“雷克啊,你不是刚才教导过我一切为了生存吗?上帝的胸怀是那样的伟岸,既然他会宽恕为了而生存而奋斗的人,他怎么会不理解我们的行为呢?”

     “可是……我觉得我们在这片树林里花不了一天就能把这伙盗贼给全部解决了。”雷克皱着眉头说道。

     “雷克,夜长梦多啊,万一那些盗贼的同伙见他们久久未回追踪过来怎么办?既然有更加便捷的方式为什么不用呢?”言及此处,程林更是演了起来,他痛心疾首的看着雷克:“你忘了侯爵大人对你的嘱托了吗?这片树林我们从来没有来过,万一我们这一行人在树林里出了意外,我们丢了性命是小,可你不就是负了侯爵大人了吗?”

     原本雷克还是一脸为难,可程林一提及侯爵,雷克的脸色立刻变了,这个中年男人有些惊慌的挠了挠头,狠狠一咬牙:“行,就按你说的办!”

     ……

     雷克一行人前脚刚走,就有几个盗贼闻音而至,他们都是被雷克刚才那声怒喝给吸引了过来。

     “你们听到了那个声音了吗?”稍年长的盗贼低声问道。

     “听到了,好像是有人在叫吧。”另一个盗贼接道。

     “人哪有会叫出那般大的声音,那肯定是魔鬼!”

     “哼!什么魔鬼……”

     “啊……”又一个盗贼赶到了这里,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尖叫。

     “喂!你嚎什么嚎!找事情呢?”

     “这……这里……”那个盗贼指着草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怎么回事?”一个盗贼皱着眉头走了过去,也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向着其他盗贼招呼道:“你们快来看,这……这里有情况!”

     “什么东西?看把你们俩吓的,能不能专业一点?你们这样子简直是我们苍狼盗贼团的耻辱……”没看到的盗贼语气相当不屑,但是他们还是快速的跑了过去。然而他们看过之后却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了,这些盗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然只剩下了咽唾沫声和粗重的呼吸声。

     原来程林把两个强盗的尸体的肚子直接用剑给剖了开来,彻底的给弄了个开膛破肚。也怪不得这群见惯了血的盗贼受不了,就算是杀惯了人的刽子手看到这一堆血淋淋的、被扯得四散凌乱的一堆器官恐怕也会被吓得一时缓不过来。

     “这东西是肠子?这东西是肝?这东西是肾脏?心呢?妈妈呀,怎么这俩人都没心了?”一个盗贼盯着尸体看了半天,突然大声哀嚎:“不会是被什么东西给吃了吧!”

     他这不说倒还好,他这一说所有的人的心脏都开始砰砰直跳,剧烈的就像要跳出来了一般。

     “闭上你的乌鸦嘴!这里能有什么东西!别你TMD自己吓自己!”一个胆子大的盗贼慌张开口,为了给其他人壮胆他瞪圆了双目,像个怒目金刚般朝着林子大吼:“我不管你是什么鬼东西!给你爷爷乖乖的滚出来!滚出来听见没有?”

     他吼了两嗓子,林子里静悄悄的,除了他的回音什么声音都没有。

     “呼……我就说没东西……”这个盗贼正得意的转过身去要对着其他盗贼吹哔,可是苍天饶过谁,还没等他吹完这个哔,林子里就传出了一声震天的咆哮。

     “吼!”

     这一吼比雷克前面那一嗓子还要可怕,有张翼德在当阳长坂坡那一嗓子的味道,当即是吓得这群盗贼肝胆欲裂,一人甚至被吓的腿软,连跑都跑不动了。

     “救我……救命啊……”他慌张的看着他的那些四散逃命的同伙,希望有人能拉他一把,可所有人都跑的跟兔子一般,哪里有空理他。

     “混蛋!你跑那么快干嘛!拉我一把啊!拉我一把……”他眼睁睁的看着最后一个同伴跑过他的身边,并越跑越远。背后的寒意愈发浓重,好像有个怪物就在他背后一般。

     “咕咚。”他咽了口唾沫,绝望之下竟然不知哪里来了一股气力注入了他的身体,他手脚并用拼命的朝着林子外面爬去,一路不知跌倒了多少次,却从未停止过逃命的步伐,意志之坚着实令人叹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