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巴黎之路(四)
    当时正年轻气盛的雷克在法王的号召和骑士家庭的支持之下,带着对英国人的愤怒踏上了支援北美法属殖民地的战船,并且首次踏上了战场。雷克还记得他所经历的第一场战斗,饱受晕船折磨的他没精打采的踏上了美洲大陆,握着燧发枪的手还有些颤抖。突然他们中眼尖的人发现距离他们几公里之外的地方出现了一支军队。率领他们的上校先生惊呼:“英军!上弹!”

     雷克吓得猛地一激灵,手却像禁断反应的患者一样不住的颤抖着,连个新兵都不如。他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了一支英国军队,虽然骑士的血脉让他一直试图保持镇定,但是身体的本能却不这么想,两者斗争的很激烈,但最后他还是装好了,只不过花了足足一分钟有余。他大口大口的喘了几下,总算是缓了过来。

     但是奇怪的是,英军并没有率先开枪,就像是在等法国军队上弹一样。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军官模样的英国人大声喊道:“从法国远道而来的先生们,我们英国的绅士从不偷袭疲惫之师,请你们先开枪!”

     雷克皱了皱眉头,从小接受的骑士教育让他耻于这种施舍,他周围的人反应也差不多,大都面红耳赤,就像受到了什么侮辱一样。他们齐齐看向他们的长官,上校先生已经派他的亲兵高声喊话:“英国的先生,你是在侮辱我们法国人,我们法国人从不需要对手礼让,请你们先开枪!”

     “你们先来!“

     ”你们先来!”

     ……

     双方对峙良久,竟然未发一枪,只是两个亲兵在相互礼让,两支军队竟然就这样僵住了。

     “既然我们双方都不想开火,那么我们就和平的离开?”突然,英国绅士提议道。

     “我看只能这样了,但是下次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法国骑士不甘示弱的嚷嚷道。

     “那就下次战场上再见喽。”英国绅士说完之后竟然真的列队离开了,法国骑士们也都逐一收起了武器,列队向聚集地赶去。雷克的第一次战场经历竟然就这样一枪未发的结束了,这样的战争在现在看来的确可笑,但是这在当时却很常见。这样的战争被称为国王的战争,参战的大都是骑士阶级,他们奉行着骑士的美德,使用着这些让现代人完全无法理解的战斗方式——他们列成传统的三列横队,逐一开火,然后装弹,再次开火,并且在开火一段时间之后互相撤退。这种作战方式持续了数个世纪之久,直到新式武器诞生之后才逐渐被取代,这种作战方式最后的黄昏便是美国南北战争。而国王的战争则在法国大革命之后逐渐消失,国王的战争迅速转变为了国家的战争,战争再也只不是贵族们的事情,变成了真正的国家间的你死我活的战争。原本不在乎战争的平民拿起了武器,加入了国家战争之中,这也使得战争规模也迅速扩大,在路易十四时代,作为欧洲霸主的法国常备军才只有五万人,而到了拿破仑时代,几乎每场大战都有数十万军队参与其中。

     诸位书友可能觉得这种列队射击的战斗方式很愚蠢,甚至无法理解,好像一轮对射之后双方就会死伤很多人。但其实是你高估了那个时代火器的威力,毫不客气的说,当时的武器打中人大部分是靠的运气,只有少数天才儿才能精准的射击。命中率低是当时滑膛枪的主要缺点。由于击发时间过长,在扣动扳机到点燃装药这段时间里,枪口的晃动无法避免。这种晃动加上只有前面一颗准星(没有后准星)严重影响了射击的准确性。黑火药燃烧后会在枪管内留下残留物,在激烈的战斗中这种残留是没时间清除的。为了不妨碍射击,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使用较小的弹丸。各国滑膛枪弹丸和枪管之间的缝隙(游隙)大概处于0.07到0.10英寸(1.78~2.54mm)的范围内。游隙保证了射击的顺畅,同时也大大降低了命中率。

     普军曾经对普法两国的滑膛枪做了一项试验。对一个10英尺宽6英尺高的目标(3.05×1.83m)普军1782型射击100发,在100步长(pace=0.76m;76m)的距离上可以命中60发;200步时40发;300步时只有25发,法国的1777型滑膛枪的成绩也没好到哪去。考虑到战场环境,烟雾,恐惧,噪音等因素对士兵心里的影响,命中率要比这种理想试验还要低得多。500人在100码(91.4m)的距离上对一个进攻中的步兵纵队进行两次齐射,理论上可以命中500到600发。可是根据各国军队的经验,战场上能命中150发就已经是最佳成绩了。当时滑膛枪理论上的有效射程为300步长(228m),实际上在这个距离射击完全是在浪费弹药。可靠性差是另一大问题。激烈的战斗中,整个装填开火的过程会出现许多问题。例如,击发槽内的火药没有引然主装药;火石用旧却忘记更换;枪口残留物淤积过多,等等。据统计,长时间的交战中,不能击发的几率竟高达20%。

     当时的步兵射速大概为每分钟2到3发,加上低命中率、高故障率使得单独一支滑膛枪的火力微不足道,只有排列成横队或者纵队,集中火力,才能有较好的杀伤效果。另一方面,良好的队形也可以及时应付骑兵的冲击(三排队列轮流射击让骑兵不敢正面冲击阵型)。

     到了拿破仑时代,各国士兵通常在弹药袋里携带50到60次射击所需的弹药。一次战斗平均消耗20发左右。英军在西班牙Vittoria战斗中消耗较大,平均每人打了60发,全军共消耗弹药350万发。可是命中率却出奇的低,每450发才造成1名敌军伤亡。幸运的是,当时惠灵顿的补给状况很好,消耗的弹药很快得到了补充。在马伦哥,法军上尉Coignet的营用光了所有的弹药,千钧一发之际,及时赶到的弹药充足的近卫军救了他们。

     缺乏训练是命中率低的又一重要原因。大多数军队里,滑膛枪射击训练简直就是敷衍了事。散兵线由于兵力相对分散,提高射击精度就相当重要。尽管如此,革命期间较为强调散兵线战术的法军仍然很少进行针对训练,轻步兵们只能到实战中去提高自己。据法军士兵的回忆,拿破仑成为第一执政以后才有射击训练。1800年,贝尔第埃签发命令:法军新兵必须接受装填、操枪、瞄准、射击等训练,要保证上战场前实弹射击过几次。但是,事实上并没有足够的弹药和时间来保证充足的训练。英军在这方面作得较好,但也只有30发实弹+50次无弹丸射击。

     至于之前的时代,武器更加不堪,战争规模更小的情况下,这样的作战方式无疑是最适合那个时代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