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政治犯
    雷克和程林一路缓慢的向着巴黎走去,原来程林希望能早些到达巴黎城方便他提前准备,但是很快他发现早些到达巴黎城根本没有意义,他对未来掌权的那些人并不熟悉,他只知道罗伯斯庇尔和马拉这两个人,但是现在他们会在哪里呢?大革命中掌权的人就像田间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根本不清楚他们到底能掌权多久。因此程林就再也不着急了,他一路经受着艰苦的训练,不断强化着自身的素质。

     时间已经到了一七八九年七月九日,在度过混乱的六月之后,现在已经是大革命的七月了,而程林距他的最后目的地也只剩一天的行程了。

     经过了长时间在阳光下的训练,程林的肤色变得像黑麦一般,处处闪现着健康的光亮,再配上他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流线般身材和无处不在的壮硕肌肉,妥妥的一个回头率爆表的帅小伙儿。

     “雷克大叔,现在到哪里了?”

     “前面就是达马坦了,今天晚上我们就能赶到巴黎。”

     “嗯?”雷克突然翻身下马,他的听觉是在北美磨练出来的,即使是印第安人那样灵敏的耳朵都要比他逊色几筹。这时候,他突然听见石子路上响起一阵马蹄声。

     雷克眉头微皱,就像维吉尔(注1)的那句名诗所描绘的一样:

     他回头纵目看去。

     但什么都没有看见。

     “不对,肯定是有人来,我绝不会听错的。”雷克依旧盯着后方,因为正如维吉尔所说的那样:路上响起的是得得的铁蹄声。

     雷克低声的念道:“一个,两个,三个……”程林看到雷克这副样子,突然想起了那天在马车里的情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雷克到底是如何确认的那些强盗的数目——因为他拥有着一双可以称呼为顺风耳的耳朵,所以许多信息不再需要肉眼观察。

     “程林,快走!”雷克突然发出一声惊呼:“该死的,来不及了!”

     他们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有着一条非常长的腿,他的膝盖格外粗壮,明显向外凸起。如果是平时雷克还可能赞叹一下年轻人的身体条件非常独特,可以做一名优秀的步兵,但是现在他可没心思去想这些,他现在想的只是如何来应付接下来的麻烦。

     然而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年轻人本来就看上去瘦弱不堪的马似乎是因为长途跋涉,竟然身体一歪直接倒在了雷克他们面前。

     “站住……”紧接着就有三个人从背后骑马赶了上来,后面两个看他们的装束明显是警察打扮,当他们看到雷克和程林时明显的吃了一惊,他们警惕的拉住了缰绳让马停了下来,警惕的看着雷克和程林问道:“你们认识这个政治犯吗?”

     那个被累死的马掀翻在路边的年轻人却抢先大喊道:“当然认识!他们就是来接应我的!”

     “混蛋!你还想拉我们下水?”雷克愤怒的踹了那个年轻人一脚,竟把他硬生生踹出去了五六步远。”

     “喂!住手!把你们的双手举起来!”两个警察迅速下马,将他们的枪对准了雷克和程林。

     “哼!就凭你们手上这根本没有上火药的空枪?”雷克不屑的看着两个警察,他根本看不上这些靠着身份和武器狐假虎威的人,若不是害怕惹上麻烦,眼前这两个家伙他三十秒就可以解决掉。

     “先生请你不要紧张。”明显是三人头目的黑衣人突然开口,那是一个身材瘦长的中年男人,他身上穿着一件经纬毕露的外套,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上去是一个很亲和的人。世上所有警察局的警探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那就是他们从不表露出他们的真实情绪。不过,在试图稳住他们的抓捕对象的时候,有些警探会显出温和的样子,这种人实际上最为阴险,因为他们表面上显得最温和。

     “能告诉我你们的身份吗?我相信两位先生不可能和这个政治犯是一伙的。”

     雷克阴沉着脸,踌躇了片刻,犹豫是否要说出自己的身份。如果情况允许,他并不想让巴黎城内的那些家伙知道和侯爵有关系的人来到了这里,毕竟布列塔尼人和巴黎那群人的关系一直都并不融洽,他甚至听说三级会议中的布列塔尼代表正是闹得最凶的几个人之一。

     “您的身份不会不方便告诉我们吧……如果您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可以等您……”黑衣警探依旧保持着温和的微笑,身体微微前倾示意雷克不必有什么顾虑,就像个优雅的贵族一般。

     雷克冷冰冰的看了一眼警探,他很清楚这个警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那是一种满嘴甜言蜜语的人,面对他们迫害的人总是两眼含泪,可是却从不用手去把眼睛擦干……

     “我是布列塔尼亲王莱克莱克·德·朗那克侯爵的亲卫队长雷克·哥萨骑士,我身边这位是侯爵大人的子侄,我们今天才刚到达这里,和你们要抓捕的这个政治犯一点关系都没有。”雷克不耐烦的打断了警探,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带有十字盾的徽章,语气中满是威胁之意:“这是我的骑士徽章,我希望你们不要耽误我们的行程,我们必须在今天晚上之前赶到巴黎!”

     黑衣警探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一个贵族,他诚惶诚恐的向前接过徽章看了一眼,毕恭毕敬的将徽章又递给了雷克:“骑士大人,非常抱歉,我们不是有意耽误您的时间的,您随时可以离开。”

     “哼!程林,我们走。”雷克怒气冲冲的上了马。

     “雷克大叔,真没想到您竟然是个骑士!像您这样的贵族也只有布列塔尼才有了。”

     “嘿嘿,那是,我们布列塔尼的贵族从来都是最没架子的贵族。”雷克得意的笑了笑,他扬鞭指着太阳笑道:“这就是落日之地(注2)的光辉!”

     注1:古代罗马诗人。

     注2:布列塔尼地区位于法国的最西部,故称为落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