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巴黎之路(七)
    “好小子,你这招还真的有效。”那群盗贼才刚走,程林一行人就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原来他们根本没走远,只给盗贼们演了一出好戏。

     “嘿嘿,是雷克大叔你演技好。”程林挠了挠头,这主意是他不经意间想到的,不得不说在这个时代的世界,装神弄鬼还是非常好用的,倒不是说这个时代的人们都不聪明,而是因为他们受困于时代,对许多东西还不能理解。这也是人类的通病,当其遇到一些无法理解的事物的时候,本能就会将其归于不可知的超自然事物,鬼怪神佛大概也都因此而生……

     傍晚时分,程林一行人终于走到了一个小镇,恬静美丽的小镇让他们很自然的放下了吊了许久的心,他们惬意的在小镇中寻找着旅店。半个小时之后,他们顺利的在旅店落了脚,尽情的享用着或许不丰盛但也味道颇佳的晚餐,谈论着这劫后余生的一天。

     “臭小子,你有事想要问就直接问,别这么扭扭捏捏的!我又不是娘们儿,有什么好看的!”雷克在被年轻人第十次偷偷瞟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其实也郁闷的很,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不时的对着他这一个中年老男人看来看去,这让他不自在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年轻人也知道他之前的那些行为不太好,他颇为尴尬挠了挠头,为了缓解尴尬他主动起身敬了雷克一杯啤酒,并趁着酒劲儿开口说道:“雷克先生,请原谅我之前的冒昧,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巴泰勒米.卡特林.儒贝尔,您可以称呼我为巴泰勒米,我希望能向您请教一些问题。”

     “当然可以,巴泰勒米,我的名字是雷克·哥萨。问题什么的,你完全可以直接提出来的,虽然我比你多活了几十年的时间,但是我们在不久前还一同作战,不是吗?”雷克微笑着举起了他的杯子豪爽的喝了一大口,示意让儒贝尔放轻松,不要太拘谨。

     “感谢您的慷慨,我想您应该也能看的出来,我非常希望成为一名军人。”儒贝尔眼中闪着绚丽的光芒,那是渴望、是坚毅、是一个年轻人的梦想。

     “当然了,我很清楚,从你的一举一动我都能看的出来你非常渴望进入军队,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个天生的军人。”雷克笑的非常开心,作为一个老军人他很高兴看到这样乐于上进的年轻人,他悄悄给程林使了个眼色,却发现程林竟不知何时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在心中怒骂了一声臭小子,颇有些头疼的指着程林说道:“请允许我向你介绍这位先生,他叫程林·布宛纳,虽然这家伙在武艺上面差一些,但是他却有着非常卓越的见识和超乎常人的思路,他也非常希望进入军队,我希望……”

     “当然,当然,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们会相互帮助的,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为军队中最璀璨的新星。”儒贝尔眼睛一亮,兴高采烈的答应了下来。在之前他已经见识过了程林不拘一格的思路了,他本来就很愿意和程林交朋友,当他知晓程林也要加入军队之后,这一想法就更加坚定了。即使雷克不提及此事,他也会和程林交朋友的。

     “先生,是这样的,我之前曾在军队待过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但是因为我的父亲的原因我又不得不重返了学校……”

     程林这时突然从沉思中醒了过来,他激动地看着儒贝尔,就像看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他刚才就觉得儒贝尔这个名字听上去非常耳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直至儒贝尔谈到他因为父亲的原因被迫从军队离开的时候,他才想起了这位大名鼎鼎的儒贝尔将军。这位在第一次意大利战争中因军功崛起的将军在后来声誉近乎超过了拿破仑,他在1799年被督政官西耶斯认为是推翻督政府的最佳人选——若非他不幸战死前线,他的老上司拿破仑可能都无法像历史所书写的那样顺利上位,这是一位真正的人杰!是可以与程林的偶像拿破仑相提并论的大人物!

     “儒贝尔将……先生!”程林突然兴奋的插嘴把雷克和儒贝尔都吓了一跳。

     “如果你叫我巴泰勒米我会更加高兴,我们之间的友谊没必要再那么生分了,不是吗?”儒贝尔并不在意程林的插话,他更好奇的是这个同样年轻的家伙突然插嘴是想要说些什么。

     “好的,巴泰勒米,你现在是准备返校吗?”

     儒贝尔有些不乐意的努了努嘴,不满的发着牢骚:“是的,虽然我很不愿意去这个对我没有任何作用的地方,但是我还是不得不去那里,我觉得学校的空气实在是糟糕透了,在我看来哪怕让我去军队做一个后勤人员都比在学校待着要强的多。”

     “您对军队的热爱真是让人佩服,我想您马上就会有一个机会重返军队了。”程林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似乎已经胸有成竹。

     “嗯?您说的是真的吗?”儒贝尔一听到重返军队的机会,立刻就变得激动了起来,他希冀的看着程林,呼吸急促、渴望着他肯定的答复。

     “当然了,您听说现在巴黎的形式了吗?”

     “莫非您所说的机会在巴黎吗?”儒贝尔显然有些失望,“据说那里的粮食问题更加严重了,面包的价格已经提升了好几倍了,那里的市民非常不满,或许那里会需要一些警备人员?但是我的父亲是不允许我这样做的,他会像五年前那样强迫我返回学校。”

     “嘿嘿,别急嘛,之前这本来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粮食危机而已,或许市民们会很不满,只要来年风调雨顺,粮食正常供给就会结束这场危机,连警备力量也不会需要太久。”说到这里程林停顿了一下,左右瞟了两眼,低声说道:“但是现在别有用心的人已经在巴黎活动了,国王注定会遇到麻烦,至于具体是什么麻烦……”

     程林卖了个关子,微笑着端起酒杯啜了一小口,用指尖轻轻在桌子上用法语写出了“叛乱”一词。

     雷克倒是还表现的很平静,他早在之前已经听程林对老莱克分析过了,虽然他对政治这些东西不是很了解,但是他也被程林说服了。当然这些大都是因为程林完全是以穿越者的思路在倒推的,如果他生活在这个时代,他也不可能预测到法国大革命的爆发,毕竟法国的局势很正常,这场法国大革命爆发的也太凑巧。

     儒贝尔自然不清楚这些,在他心中其实也并不认为巴黎会发生什么大事,因此他对程林所描述的这个“叛乱”非常的震惊。他就像看到了一个救星一样,热切的看着程林,等待着他的进一步讲解,他实在在不想在无聊透顶的学校待下去了。

     “不可否认我们的国王路易十六可以说是一个还不错的君主,虽然他太过仁慈,并且不擅长和那些老奸巨猾的政客打交道,但是很遗憾他却生在了这个时代。他的前辈们——路易十四、路易十五——留给他了相当丰厚的‘债务’,而他又不幸支持了美国的独立战争,我只能说这对法国很不利,虽然打击了我们的宿敌英国,但是这也让我们国家的债务进一步的加深了,无论是怎样优秀的财政大臣也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这笔天文数字一般的债务。财政匮乏的国家的威望已经很低了,但我们的国王又恰巧碰上了一位同样不擅长政治的王后。当然,这也不是我们的王后本身的问题,我听说我们王后是奥地利公主,她从小就生活在维也纳,十五岁就嫁到了法国。当一个十五岁的天真率直的小女孩儿进入了凡尔赛宫这个污水池,她能保持着她善良率真的本性就已经不错啦,但是当她的这些小孩子的性子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的时候……”

     程林说到这里又喝了一口啤酒,他想让儒贝尔稍微消化一下这些消息,并且想见识见识这位能与拿破仑相提并论的人杰的能力。儒贝尔只是想了一小会儿就会意的对着程林笑了笑,他果然没有让程林失望,才稍微一提醒他就立刻明白了过来。他表情严肃的说道:“我曾听闻过有这样一个故事,说王后曾经听说有些贫民没有面包吃的时候好奇的问:‘他们为什么不去吃蛋糕?’我以前还觉得王后真的是有点太过分了。今天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似乎还真的是有一伙别有用心的人在针对王后,怪不得这几年来关于不利于王后的事情越来越多,这对王室的声望很不利。莫非……真的是有人一直在筹划着叛乱的事情?”

     程林很敬佩的看了一眼儒贝尔,果然是一代人杰,自己都只是提示了很少的一部分,他就能猜得八九不离十。“也并非是一直筹划着叛乱吧,他们其实只是在私下活动,给国王施加压力,从而保障他们自身的利益,但是显然现在的压力还不足以阻止国王改革的决心。至于这些人是谁……嘿嘿,我想你的心里大概也有数了。”

     儒贝尔一拳头砸在桌子上,愤愤的说道:“我就知道是那群该死的贵族!国王陛下这几年来一直在从他们手中征税,他们当然不乐意了,怪不得从去年三级会议召开后,巴黎那边传出来的消息都是一些不利于国王的,看来就是他们在暗地里捣鬼!”

     “嘘,小声一些,不要太激动。”眼看儒贝尔像个愤青一样的越说越起劲,越说声音越大,程林哑然失笑,连忙提醒了他一下。这一切都被雷克看在了眼里,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轻松的伸了个懒腰,他对程林这段时间来的变化很满意。在阿斯蒂村的时候程林也是一副热血青年的样子,越说越起劲,但自从老莱克给了程林一些建议以后,程林已经在悄然间发生了许多变化。或许连程林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现在表现出的沉稳完全不像这个年岁应有的,虽然一些细节地方做的还很不到位,但他已经表露出了一些老狐狸的特征了。

     “抱歉,我失态了。”儒贝尔赶忙左右看了看,见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才松了口气。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背后有一个他们的熟人已经把他们的谈话给一字不漏的收进了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