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风雨欲来
    “这是我们这一路碰到的第几个政治犯了?”雷克脸色阴沉的可怕,就在他们在达马坦城中修整的这短短一个小时内他们已经遇到了好几批警探在抓人了,如果王国真的有这么多政治犯的话,天知道这个王国现在已经成了什么样子。

     “已经是第五个了。”程林脸色也不好看,他虽然知道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法国是什么情况,也知道所有的宣传革命的书籍都被列为违禁品,但是他没想到能有这么多人被抓,看来这场大革命比他想象的要可怕的多,那些资产阶级早已经渗透进了国民之中,他们的影响力远超他的想象。

     程林闷头咀嚼着面包,他一直都不太喜欢欧洲的食物,因为他觉得这些东西做的太粗糙了,现在他更是觉得眼前的那些。脑子里却在一直想着法国大革命的事情,还有四天就到那个日子了,然而在那天之前各方都已经行动了起来,暴风雨虽然还未到来,可这漫天的乌云却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突然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客栈门口,他动作十分娴熟的握紧缰绳,双膝把马一夹,让马迅速停了下来。

     “快,快!老伙计!”一个看上去十分强壮的身躯跑进了客栈里,他不等店主从惊讶中镇定下来就嚷起来,“把你最最壮实的那匹马牵来。”

     “是克烈吧,”店主说:“这头好牲口恰巧刚给装鞍子,因为我正打算骑马出去。”

     “那好,我就骑克烈吧。不过,先告诉你一声,我可能会把它累跨的。”

     “好呀!把克烈累跨,我倒要问一下,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必须在今儿晚上赶到巴黎。”那个男人脸色显得很阴沉地说道。

     雷克自从那个男人进入客栈就悄悄的盯着他,当这个男人向店主做了一个手势后,他的表情变得异常凝重了,他低声对着程林说道:“这两个家伙都是共济会(注1)成员!”

     “共济会?那是什么?”程林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他从未听说过共济会这个名字。

     “共济会就是私下搞反叛活动的组织。”雷克面色凝重地说道:“只是没想到共济会竟然已经扩展到了巴黎……”

     “雷克大叔,你是怎么发现他是共济会成员的?”

     “那个家伙刚才向店主做的手势就是共济会的手势,我虽然不太清楚意思,但看他急匆匆的样子,十有八九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难道那些政治犯……”程林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一路会出现那么多的政治犯。

     “肯定是共济会活动起来了,一切正如你所预料的那样,只不过反叛者更多了一些。”雷克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说道:“现在巴黎的水可真是深得很呐……”

     在程林和雷克交谈的时候那个男人完成了和店主的交谈。

     “那我就提前祝你一路顺风了。”

     “谢谢。”

     “喝杯酒吗?”

     “来两杯。”

     不到十分钟,这两个老家伙已经把自己的一瓶酒喝完了。那个男人还咽下了一个两斤重的面包和半斤肥肉。在他吃的时候,客栈里有一个好的雇工手里抓着一把新鲜的苜蓿,用力擦去他身上的污迹,就像洗刷一匹自己心爱的马似的。

     “走吧,我们也该走了……”

     两匹好马在雷克和程林的驱策下,驮着骑在自己身上的人迅速地向巴黎疾驰而去。它们不断地甩动着粗大的尾巴,赶开叮在身上的苍蝇。尾巴上的蓬松的长毛拂去骑手背上的尘土,并不时抽打着他们那健壮的小腿。

     从达马坦到巴黎,只有八里路而已。头四里他们的马跑得相当轻松,但是,一过布尔歇,它们的腿就开始发僵了,这两匹马儿到底已经赶了一上午路了,已经无法再继续全速奔跑下去了。程林和雷克也没办法强求这马儿继续跑下去,他们只能任由马儿以它可以适应的速度前行,这时候天色也开始黑下来。

     当他们抵达维莱特的时候,眼尖的程林突然看到巴黎那边出现了一片冲天的火光!

     “看!是火光!巴黎城竟然失火了吗?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程林指着巴黎城方向大叫。

     “那不是巴黎失火了。”雷克端详了许久,作为一个老军人,他很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那是军队露营时点起的篝火!”

     注1:共济会是当今世界一个非常著名的神秘组织,没人知道这个组织到底是在做些什么,但无数的知名的人物都加入了共济会,美国历史上更是只有两任总统没有加入共济会——亚伯拉罕林肯和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而这两位总统更是都被暗杀了,现在各国都有专门研究共济会的学者。

     有证据显示法国最早出现共济会是在1688年。1721年,一些英国共济会成员在港口城市敦刻尔克建立了法国第一个共济会所。法国共济会总会所建立于1738年6月24日,是欧洲大陆最早成立的共济会总会所。

     虽然罗马天主教皇克莱蒙十二世和本笃十四世分别于1738年和1751年两度颁发教皇禁令,禁止天主教徒加入共济会,然而在法国并未产生足够影响,共济会仍然在发展壮大。到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前,法国已经建立了很多会所。共济会是启蒙运动中瓦解天主教会和反对教皇权威的急先锋。18世纪的共济会组织体现出排外特征,下层的劳动阶层不被接纳,成员主要来自贵族、教士和中产阶层,有些会所完全由天主教教士构成。中资产阶级被共济会自由、平等的思想所吸引,成为主要的成员来源,因为在这里他们能够与贵族平起平坐。在军队组织中,共济会也有极大的影响力,很多后来拿破仑军队中的将军都是共济会成员。1804年11月6日,拿破仑一世加冕成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随后他的哥哥约瑟夫·波拿巴成为法国共济会总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