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痛并快乐着
    “我们也准备走吧。”一道平静的声音突然从程林背后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程林转头一看发现雷克大叔就站在离他不到十米的地方,身上处处都是被露水打湿的痕迹,似乎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

     “您早就在这儿了吗?”程林惊讶的挠了挠头,他有些尴尬,因为不知道他和儒贝尔之前的那些模样雷克看到了多少。

     “你们从客栈门出来我就一直在背后跟着你们,只是你们没发现罢了。”

     “啊?”程林一巴掌拍在了脑门儿上,像皮球一样泄了气,他哭丧着脸幽怨的说道:“那意思是说我还要受罚吗?”

     “当然。”

     “可是儒贝尔也要受罚的呀!他这走了怎么算?要公平呀,要不寄存下来?等我们下次见面一起罚吧。”程林忝着脸的走到雷克身边,试图把儒贝尔拉下水,顺便免了他这次的惩罚。

     “嗯……你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雷克点了点头,似乎是准备放他一马。

     “嗯嗯,就是就是。”程林笑呵呵的连声附和。

     雷克也笑了,就像个慈祥的老伯,他拍了拍程林的肩膀很欣赏的说道:“还好你提醒了儒贝尔的那一份,既然他不在这里,那就由你代领儒贝尔的惩罚吧。”

     程林笑容立刻凝固在了脸上,他咽了口唾沫,发现雷克已经转头回去了,他惊慌的追赶者雷克大叫:“雷克大叔!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我懂,我懂,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够意思!朋友不在,就要代替朋友受罚,共计两天的负重跑,加油,我看好你哦!”雷克头都不回,似乎根本没听到程林的解释,只剩下个一脸悲愤的程林仰天长啸:“儒贝尔……你怎么走了还要搞我啊……”

     “啊嚏!”正在走路的儒贝尔突然打了个喷嚏,他奇怪的揉了揉鼻子,疑惑的说道:“我这么强壮今天怎么会连续的打喷嚏?莫非是今天起得太早导致感冒了吗?唉,还是要提高免疫力呀~”

     ……

     “快走,快走!喂!走慢了!”雷克懒洋洋的骑在马上,像催促奴隶一般催促着一路小跑在后面跟随的程林。

     像这样的训练已经持续了很久了,程林一直想放弃,但是男人的自尊让他拼命的坚持了下来。毕竟这是他主动向雷克提出的,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咬着牙也要跳下去……

     “你这样的体力根本没办法成为一个精锐的士兵的!与其去战场上送死,倒不如现在你就回布列塔尼去吧!巴黎不适合你!”雷克大声的吼着速度明显下降的程林,一路训练下来他发现程林这个混小子自尊心非常的强,越打越骂越有劲儿……

     程林咬咬牙强行又将自己的速度保持了均匀,他被这个世界上最有刺激性的动力——尊严推向前去。其实之前一个月的训练已经让他的肌肉适应了这种频率的运动,但是今天的难度又增加了许多,他今天是负重跑——负重五十斤……

     但是他的尊严轻蔑地对他说道:

     “跑不动了?能爬吗?要不你就爬吧!”

     这种让人非常愤怒的语气让程林每次觉得力气已经用完了的时候,就会有一股新的力量注入他的躯干,让他得以继续坚持下去。雷克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程林的韧性早已折服了他,连他这么苛刻的人都觉得程林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士兵了,他在心中无比佩服侯爵的眼光,他现在认为这个年轻人至少也能成为一名将军,成为法兰西的一位传奇人物。

     “加速追上来!然后你就可以休息了!”雷克轻轻一踢马肚子,悠闲的走了一路的马儿就像风一样跑了起来。此刻程林的心似乎静止了,他调动了身体里剩余的所有的力气。

     “怦……”程林的心脏突然跳动了一下,紧接着他整个人就弹射了出去,他的双腿伴随着心脏的跳动飞速的摆动着,他那两条拥有炸裂般肌肉的长腿似乎根本不知疲倦,奔跑起来的程林觉得整个世界都模糊了,只有呼呼的风声擦过他的双耳。

     “十五步……”

     “十步……”

     “三步……”

     程林大喝了一声:“超过!”似乎是在宣泄着他心中的热血和疯狂。然而这就是最后的疯狂了,他在超过雷克之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实在太累了,只要精神有少许松懈就会让他昏睡过去。

     雷克惊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年轻人,虽然他身上被沾染上了一身的尘土,但是这些丝毫不遮掩他的神采,即使他睡着了,他依旧是那样的精神!只要心不倦怠,无论何时都看不到疲惫!

     “程林,做的漂亮!”雷克跳下马欣慰的拍去了程林身上的尘土,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了马背上,然后雷克取出装水的皮囊,向程林嘴里倒入了一些尚且温热的盐水。雷克盯着程林看了一会儿,在确认程林没有出现任何异常之后,他笑着拍了拍程林的脸:“小子,享受过你大叔我牵马待遇的,你是第三个!你可别辜负了你大叔我的期望喽~哈哈,看你这睡的跟猪似的,哪像个将军……”雷克嘴里不停的唠着有的没的,牵着马慢悠悠的向着巴黎的方向行进……

     晚上,当程林用过晚餐后,他熟练的取出了一把滑膛枪——“1777款”的滑膛枪,近乎是本能一般的装填着子弹。这把身管长44英寸(112cm),口径0.69英寸(17.5mm),全枪长59.5英寸(151cm),重约10磅左右(4.54kg)的滑膛枪已经是程林的老伙计了,它那黄铜材质的击发槽都被给磨亮了。夜愈发的深沉了,当程林完成第两百次装弹之后,他满意的抱着抢倒在了床上,脸上还带着欣喜的微笑。

     “臭小子,又不盖被子就睡着了……”雷克嘟哝了一声,无奈的把被子给程林搭上。

     在雷克转身的刹那,他突然听到程林低声梦呓:“雷克大叔……我以后一定会守护布列塔尼的……”

     雷克愣住了,他出神的看着程林脸上的笑容,忍不住碰了碰程林的脸蛋,眼睛微红:“真是个好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