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巴黎之路(九)
    “先生,非常感谢您的配合,但是我需要特别提醒您一下,您的手似乎放在您不该放的位置,您这样很危险啊。“程林轻轻碰了一下卡扎克的胳膊,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

     “年轻人,我为什么会轻举妄动呢?我现在完全在你的控制之下,不是吗?”卡扎克从口袋中抽出双手,微笑着把手放在了身前。

     “先生,不要再演戏了,你即便表现的再像一只羊,但你的本性都不会改变。我从你的双眼中看到了一头狼,一头随时要置我于死地的狼!”程林将刺刀藏在袖子中,刀刃依旧抵在卡扎克的脊背上,这个距离只要卡扎克有任何异动,程林都能反应过来,并且把刺刀刺入卡扎克的身体。

     “是吗?我现在已经不是狼了……”卡扎克低着头,看上去情绪非常低落,他的嘴唇耷拉着,声音非常小,似乎是接受了他失败的结局。但程林可不会相信眼前这个中年人会如此轻易的放弃,他谨慎的把一只手放在了卡扎克左臂肩胛处,防止他暴起做最后一搏。

     “我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啊!”卡扎克却在程林精神最集中的时刻突然转头,双眼之中充满了摄人的疯狂,他就如同一只噬人的恶鬼,要将程林给生撕活吞!程林心中猛地颤抖了一下,他虽然已经见过死人,但是见过死人和让他亲手杀人又是另一番体验,再加上卡扎克挑选了一个他的精神紧绷了到了极点的时刻,他的反应迟缓了很多,原本立刻可以插入卡扎克身体的刺刀竟在空中停顿了将近一秒的时间。

     卡扎克长满了可怕的创口的手在这不足一秒的时间内直接抓住了刀刃,锋利的刀刃在他的手上开出了一条新的沟渠,鲜血迸溅而出,如同那开闸的水库。卡扎克本来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但他从未想过表现的如此沉稳老练的程林竟然是个从未杀过人的雏儿,这让他只是在手挨了一刀,根本谈不上有多大的损失。他迅速的转身、曲肘、抬腿,卡扎克的动作干净利索,没有任何花架子,明显是在长期的战斗之中磨练出来的真本事。

     程林愕然倒地摔了个狗啃泥,这可不是后世干净的大街,街道上的垃圾直接进入了程林的嘴中,程林没有其他多余的反应,本能的胃中一阵翻滚,将刚才吃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程林后来每次回忆起这段往事,他就会想起那个黄昏,他浑身酸痛无比的趴在垃圾上,似乎整个人都融入了垃圾之中,而那股腐臭中带了一丝腥气的味道也会重新在他的口中穿梭,无论如何漱口都无法清除……

     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之后的卡扎克也愣住了,他疑惑的皱了皱眉头,轻轻按了按太阳穴,还不小心把手上的血抹在了脸上。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威胁自己的竟然只是一个菜鸟儿,根本没有多少真功夫,只是巧妙的用套路算计了自己。

     “呵,年轻人,你做的真不错,你果然不是个寻常人。”卡扎克自嘲般的笑了笑,他没有先去收拾像死狗一样趴在垃圾之上的程林,而是先从口袋中拿出一卷纱布,迅速的处理了他手上的伤口。他很清楚事情的急迫与否,程林被他那一套拳已经打得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了,随时都可以去收拾掉,而他手上的伤口若是感染的话说不得就会带走了他的性命。

     程林勉强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他强忍住呕吐的恶心感,跌跌撞撞的向旅店方向跑去,想要趁卡扎克处理伤口的时间逃走。但是卡扎克处理伤口非常娴熟,似乎他真的是学过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根本没有花费多长时间,当程林才跑了十余步的时候他已经包扎好了。

     “快点,快点,你倒是跑快点啊!”卡扎克怨毒的看着一瘸一拐跳着勉强前行的程林,大声的叫喊着:“混蛋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就杀了我!我差点就死了!就差那么一点点!那种感觉!小子!你知道死神将镰刀钩在你的脖子上的那种绝望之感吗?哈哈哈……我倒是忘了,你根本就是个没杀过人的雏儿!不过你也没有机会再去体验这种感觉了!”

     “救命啊!有人要杀人了!”程林看着一步一步接近他的卡扎克大声的呼叫着,但是他忘了他为了威逼卡扎克特意选择了一个非常偏僻的角落,这里很昏暗、很肮脏,阳光根本接触不到,是个适合处理见不得光亮的事情的地方,而这个他刻意寻觅的地方却将要成为他自己的坟墓。

     程林心中除了苦涩已别无他物,他没想到自己才重生不到一个月就要再度下地狱,而且还是他自己为自己选定了葬身之处,他愤怒的吐了口唾沫,发现连口水都染上了黄莲的味道。

     眼看卡扎克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程林反而觉得解脱了,他闭上了双眼,就像个狂士一般哈哈大笑:“生平最爱自寻死,一生两世妄做人!我程林今日去也!”……“艹!快死了还吟这酸诗,程林啊程林,你真他娘的活该啊……”

     卡扎克冷冰冰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在疯疯癫癫的自说自话——用一种他根本没有听说过的语言,但这又能改变些什么呢?卡扎克只是点了点头,对着程林的脑袋就是一拳,或许在他看来死人的表演大概和马戏团的小丑差不多吧。

     “住手!”就在程林坦然地准备接受卡扎克这一记老拳的时候,突然街角处传来了一声怒喝。

     卡扎克没有收手,像电影电视剧中的那些一听到住手就收手的反派,在现实中恐怕根不可能存在。他的拳头直奔程林的太阳穴,这一拳看似平淡无奇,却隐含着狂暴的力量,如果程林的太阳穴被这一拳给击中,恐怕他下一刻就会成了镇关西的死模样。直是个眼棱缝裂,乌珠迸出,直叫那红的、黑的、白的装点他的那颗大好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