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重生法国1789
    “水……水……”

     程林再一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处处是花。周围是颤动的枝条组成的厚墙,从那里飘下绿叶迷人的清香,幽暗的绿色中夹杂着斑驳的阳光。地上长着菖兰花、鸢尾花、水仙花、报春的小黄花、春天的藏红花,它们是这层厚厚的植物地毯的点缀和花边,地毯上凑集着形形色色的苔藓,从毛虫形直到星形。

     “这……这里是哪里?”程林舔了舔他干的有些裂开了的嘴唇,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植物,根据他那还未忘记的高中地理知识,勉强判断出了这里的植被已经不再是亚洲类的植被了。

     “这里就是法国了吗?但是我不应该是在机场吗?为什么会在这种荒郊野地?”程林挠了挠头,惊讶的发现他的头发竟然长了很多,他原来自以为帅气非凡的黑色短发竟然变成了及肩的褐色卷发。

     “喂!我头发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到底怎么了啊……”一声哀嚎惊醒了这片安静的森林,在森林中栖息的小鸟叽叽喳喳的飞了出来,打量着这个发出奇怪声音的陌生人。

     …………

     程林,男,十九岁,是一名狂热的拿破仑粉丝。从五岁,第一次知道拿破仑这个人开始,他就成了拿破仑的粉丝,用他的话讲——这些都是缘分,他第一次听到拿破仑这个名字就觉得非常亲切,或许他上辈子就是拿破仑手下的一个兵,当然,他原话是将军……

     当他十三岁,那年他刚升入初中二年级,他就开始筹划去法国朝圣去了,最初他的计划是让父母带他去法国旅游。于是他就对他的父母说,“拿破仑大帝在召唤着我!让我们一起去响应拿破仑大帝的召唤吧!”,然后就被他一脸惊讶的父母给胖揍了一顿,还把他带去医院精神科看了一次病。

     而他和医院精神科医生的对话更是离奇,当医生问他问题时,他什么都没回答,只是一脸神秘的看着医生一字一顿的问道:“医生,你相信转世重生吗?”

     医生当时就愣住了,他见过精神病非常严重的病人,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年龄就有如此严重精神病的人,他怜悯的看了一眼程林,对他的父母遗憾的摇了摇头,那样子好像就是程林已经是绝症病人了一样,“恐怕,您的孩子要去精神病院疗养一段时间了……”

     不过,程林最终也没进精神病院,据说他当时像个愤怒的小狮子一样,一刻炸毛了,指着医生骂了一句,“去你的精神病,开个玩笑都看不出来,还当什么精神医生?”然后他趾高气扬对父母说,“爸!妈!这个医生不行啊!我开个玩笑就要被送去精神病院?能不能换个靠谱点的……”

     最后导致他的父母不得不低着头向脸涨得通红的医生赔罪,说了一些“小孩子太顽劣,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诸如此类的面子话……

     在这件事以后程林似乎消停了几年,他的父母以为他没事了,结果没想到他却在暗地里悄悄存钱并且自学法语,到他十八岁那年,不仅考上了大学,进入了法语系,竟还真的给存了一笔小款项。当时他就直接给父母摊牌了,要求父母带着他去办理护照。

     他的父母一看这样也傻了眼,但毕竟程林也成年了了,所以父母也就干脆顺坡下驴,答应了他去法国的请求。他花了半年多的时间给自己准备,于是他就趁着春天的好时光乘飞机向他梦想的法国去了。

     之后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他只记得他在飞机上睡着了,最后的感觉是飞机似乎震动了一下,然后他一觉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了。

     …………

     程林轻轻拨开树枝,用法语大声喊道:“请问有人吗?这里有人需要帮助……”但在喊了一会儿之后,他就不再喊了,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小孩子,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金发男孩儿。他看上去非常漂亮,精致的小脸蛋足以让女孩们羡慕不已,程林在心底赞叹了一声,“真是个俊秀的小正太。”

     这个小孩子好奇的看着他,“大哥哥,你是在这里迷路了吗?”

     程林打了个哈哈,“是呀,我不小心迷路了,我本来打算去巴黎的,请问巴黎怎么走呀?”

     “巴黎?”小孩子瞪大的眼睛,惊讶的看着这个略显的窘迫的大个子,“大哥哥,你是巴黎人吗?听你的口音的确很像巴黎那边呢。”

     程林他不知道法国是怎么区分口音的,但他学法语的时候学得就是法国官方通行的语言,也就是所谓的法国的“普通话”。他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想要拿出一个糖果给这个小男孩,但是他并没有摸到糖果,反而摸到了几个硬邦邦的东西,似乎是一些硬币?

     “嗯?我什么时候口袋里还有这么多硬币了?我只兑换了一些20张200块的法郎啊?还有我口袋中不是装了好多糖的吗?为什么也都没有了?”程林满腹疑问,但没有糖果他也只能尴尬的对着男孩儿笑了笑,露出了他自认为很和善的笑容,“小朋友,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这里是加尔纳什森林呀,大哥哥你怎么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就走过来了呢?”小男孩仰着头奇怪的问道。

     “加尔纳什森林?”程林一听也傻了眼,他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地方,然后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我怎么这么笨啊,把手机拿出来定位一下不就行了?”

     说干就干,程林立刻把自己所有的口袋都摸了一遍,最终他只在自己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大把银币,如果硬要说有其他东西的话,或许有几根口袋中掉落的线头吧,这也算有个毛了,不至于连毛都没有……之后他更是发现自己的衣服也完全不一样了,他之前是穿着一个卫衣和运动裤,而现在却成了一个看上去不知多少年没洗、肮脏不堪的长袖外套,一件已经有些小了的衬衫和一条明显不怎么合身的又肥又大的裤子。

     程林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咽了口唾沫,最终胆战心惊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脸了,他长吁了一口气,认命似的耸了耸肩,心中却掀起了轩然大波。他现在总算明白他为什么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了,因为……他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法国,虽然摸上去他似乎依旧很帅,但是又能怎么样呢?他很可能再也没机会见到和他的偶像拿破仑有关的东西了……

     “唉……”程林惆怅的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大石头上,突然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没必要绝望的那么早,说不定我现在就在拿破仑时代呢!……如果到了拿破仑时代,我一定要成为近卫军!永远守护我的偶像拿破仑!”想到这里,程林面容一正,竟然在一瞬间有了一点军人的样子,但是他翘着的二郎腿却把他身上的那个气质给搅得一团糟了,就像个兵痞子一般……

     小男孩看着这个突然不再理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一会儿愁一会儿喜的大哥哥,打了个可爱的哈欠。饶有兴趣的学着程林的样子坐在石头上把左腿放在右腿上,用双手托着小脸蛋,不满的嘟哝道:“真无聊啊,汤姆他们还没找过来吗?”

     …………

     又过了一会儿,程林笔直的坐在那里,正认真的回忆着他以前看过的近卫军的入伍要求,其他的他基本都记不得了,只有一条他的印象很深——身高要求在176cm以上。(注1。)至于为什么要求身高,大概是因为在战场上拼刺刀的时候,身高强壮更容易占上风吧。

     两个小孩儿突然从树丛中冒了出来,他们兴奋的看着托着脑袋睡着了的可爱小男孩儿,开心的叫着:“嘿!弗莱,总算找到你了,你可真能藏!”

     “嗯?”弗莱听到他们的声音立刻睁开了双眼,他摇了摇他的小脑袋,笑着从石头上跳了下来,“这个是我刚才遇到的一个迷路的大哥哥,他叫……”

     弗莱这才意识到他很不知道这个大哥哥的名字,于是他拉了拉依旧在发呆的程林,“醒醒啦,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啊?”程林就像大梦初醒一样,从石头上蹦了下来,下意识回答了弗莱的问题,“我叫程林。”

     “好奇怪的名字呀?似乎在哪里听说过呢?”弗莱歪着脑袋认真的想着,他那俊秀的小脸认真起来看起来的确有着别样的魅力。

     “就像那些传教士告诉我们的东方名字一样。”

     程林眨了眨眼睛,故作轻松的说道:“或许是因为我的父母年轻的时候乘着船去过东方吧,所以给我起了个东方名字。”

     “那大哥哥你的爸爸妈妈呢?”

     看着弗莱清澈的眼眸,程林突然觉得心中一阵难受,爸爸妈妈?想到这两个他最亲近的人,他心里就感到一阵酸楚,虽然他一直给家里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但是他的爸爸妈妈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他,宠着他。而现在如果他们突然知道自己失踪了,恐怕会疯狂的寻找自己吧……程林愣了很久,情绪很低落的耷拉着头,低声嗫嚅:“他们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或许我再也无法见到他们了……”

     “对不起,大哥哥……”弗莱年龄虽小,但却对人的情感变化格外敏感,他知道他是戳中了程林伤心之处,也不再多说,只是安静的陪在程林身边。这是小弗莱所认为能安慰别人的方法,他见到一些大人不开心的时候总是会有人坐在静静的坐在旁边,虽然一句话都不说,但过一会儿难过的人心情就会好转,或许这就是共患难的感觉吧……

     树林的光影中折射出几缕光斑,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安静,风轻轻的抚着初绽的花儿,一块石头,两道身影,似乎时间静止了,唯有影子在流转着……很多年以后,当小弗莱和程林再次相遇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坐着,似乎要这样坐到地老天荒……

     “大哥哥没事啦,我们走吧。”程林和小弗莱这样坐了好久,程林似乎是终于想明白了,他叹了一声,把这些事情暂且置于脑后不再去想,亏欠父母的,他只能下辈子再去还了,这一生他必须要好好活下去,至少不能让自己再后悔了……

     …………

     “所以说,你们来这里只是打算玩‘乌伊什巴’(注2。)吗?”程林往嘴里塞了一个晶莹剔透的黑李子,手上还拿着一个紫红色的桑果好奇的问道,这些东西这弗莱带着他去摘的,这个才七八岁的小男孩儿简直就是森林中的精灵,只要是这片森林中有的,他都能找的到。

     “是的呀,本来我们打算下午来摘一些果子,然后晚上玩乌伊什巴的,结果就遇到大哥哥了。”弗莱和他的两个小伙伴也在吃着程林摘下来的果子,两个小孩子是一对很少见的双胞胎兄妹,哥哥叫汤姆,妹妹叫米拉迪。

     “不过,有了大哥哥,我们倒是可以多摘些果子回去了。”汤姆一脸兴奋。

     程林倒是很乐意帮这几个小孩子,刚才他已经了解到了他现在所处的年代,这里竟然是1789年的法国,虽然还没有爆发那场震惊世界的大革命,但局势却很微妙。国家债台高筑,罕见的自然灾难使得人民生活在饥饿之中,懦弱的国王虽然在努力的尝试着改革,但却无力从大贵族手中征收赋税,大贵族也暗地里和国王对抗,资产阶级同时渴望着更多的政治权利。一切看上去都不是那么美好,但明眼人都知道这还未到国家覆灭的时候。

     而他口袋中的那些硬币——3个利弗尔,11个索尔,还有24个但尼尔,都是此时的银币,此时欧洲各地以磅为标准的货币单位都是1:20:240进制。即1利弗尔可以兑换成20索尔,1索尔可以兑换成12但尼尔。

     程林砸了咂嘴,不满意的又把口袋给翻了个底朝天。这一翻还真让他又找出了个钱币,但只是1个可怜的但尼尔罢了,对他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帮助。

     “唉,为什么没有金路易呢?就算有几个埃居也行啊!都让我重生了,为什么不多给点钱啊!重生还是穷光蛋,贼老天,我鄙视你!”程林对着天空竖起了中指,发泄着自己的愤懑。为什么程林他想要金路易和埃居呢?因为他穷啊!全身家当才勉强够他生活一个多月(注3.),而1个金路易能兑换24个利弗尔,当然这时候还有半金路易币和二金路易币,分别可以兑换为12个利弗尔和48个利弗尔。而1埃居能兑换六个利弗尔,同时代也出现了二分之一埃居,四分之一埃居和八分之一埃居。(注4.)

     注1:1804年7月29日第3次改革近卫军,被近卫军录取的条件如下:至少5年服役,参加2场大战役,身高1米76以上。

     注2:当时法国乡间的一种小孩子玩的游戏,就是在黑夜里追逐小鸟。

     注3:关于此时的物价,作者花了很大力气也没找到具体的物价,此处暂且按《欧也妮·葛朗台》中所提及的物价,他老婆一个月花6法郎,介于葛朗台吝啬,6法郎应该相当于现在普通家庭的孩子省吃俭用1个月的伙食费,大约800人民币左右。直至1795年,法国才正式将另一个源于13世纪的十进制货币单位——法郎定为标准货币,停止利弗尔的使用。新旧货币之间按照1法郎等于1利弗尔又3但尼尔的比率兑换。考虑到在法国大革命之后物价近乎翻了几倍,1789年大革命前夕法国1利弗尔应该相当于3法郎左右。

     注4:因为注入的金银质量不同,所以分出了明显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