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阿斯蒂村的日子(一)
    当人完全投入到一件事之后,疲倦也会为之让步,程林和老莱克在用过早饭之后又继续了他们的谈话,他们的这场谈话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才彻底结束。

     午饭之后,老莱克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懒散的躺在椅子上,向程林讲着他年轻时候的奇闻趣事。过了好大一会儿,他都没听到程林回复,他惊讶的睁开了双眼,接着哑然失笑。程林竟然是睡着了,老莱克盯着程林出神的看了一会儿,微笑着砸了砸嘴巴,起身招呼仆人把程林送去了休息的地方。

     “真是个没礼貌的年轻人,竟然这样就丢下我这个老头子睡着了,算了,我也困了,等睡醒在收拾这家伙……”老莱克伸了个懒腰,头向后一仰,竟然就这样坐着睡着了,他也是困得不行了……

     第三天一大早,程林被一个冰凉的小手惊醒了,他从床上跳了起来,看见了床边背着手的弗莱,弗莱似乎是故意这样做的,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

     “真是个十足的熊孩子。”程林在心中嘀咕道。

     而弗莱在一旁看着程林狼狈又无可奈何的模样,笑得更开心了。程林摇了摇头自顾自的穿起了衣服,他可不会与小孩儿一般计较。

     过了一会儿,弗莱见程林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样子,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变戏法一般的从背后拿出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喏,大哥哥,趁热喝吧,我爷爷让我给你带来的,他可是很看好你哦。”

     程林眨了眨眼睛,尾巴早已翘到了天上去,他虽然一副“我就是这么强”的样子。但他嘴上却依旧谦虚:“哪里哪里,侯爵大人错爱了、错爱了,我其实就那几斤几两,只是恰好说的符合侯爵心意罢了……”

     “切……”弗莱看着程林那副得意的样子,嫌弃的翻了个白眼:“你倒是快点穿衣服啊!裤子都没穿就嘚瑟起来了。”

     程林老脸一红,赶紧把衣服给穿了起来。他接过弗莱带来的热牛奶,趁程林喝牛奶的时候,弗莱坐在床边,自言自语道:“大哥哥,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呀。”

     “越快越好吧,我想早点去巴黎,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哦……”听到这句话,弗莱不开心的撅起了小嘴巴,失落的嘟哝道:“大人事情这么多吗,就不能在这里多陪弗莱玩几天嘛?”

     程林愣了一下,把剩下的牛奶放在桌子上,惊讶的看着没精打采的弗莱,他没想到这个小孩子竟然对他这个认识不过两天的陌生人如此亲热。

     程林心头猛地一暖,在前世他因为他的特立独行一直没交到什么朋友,没想到重生之后却这么快就遇到了一个把他当作朋友的人。突然他觉得其他的事情就没那么重要了,大革命什么的都见鬼去吧,小爷我要加入的是近卫军,现在离近卫军成立还有好多年呢!急什么急?(注1)

     他宠溺的揉了揉弗莱的小脑袋,“当然可以喽,弗莱这么可爱,谁不想和弗莱多玩会儿?哥哥可以陪你玩很久哦~”

     “真的吗?”弗莱的眼睛立刻就有了神采。

     看着弗莱突然散发出光芒的眼睛,程林只觉得自己心头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当然是真呀,我要是骗你就让我鼻子变的很长很长!”

     弗莱食指放在下颌上,不解的问道:“咦?为什么你说谎就让你鼻子变长呀?”

     程林一时语塞,这时他才意识到在1789《木偶奇遇记》的作者还没出生,弗莱当然不知道为什么了……(注2)

     “这是我从一位牧师那里听来的故事……”

     “哇,故事,弗莱要听!弗莱要听!”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段木头。”

     “木头吗?是很贵重的木头吗?”

     “这段木头可不是什么贵重木头,就是柴堆里那种普通木头,就是扔进炉子和壁炉生火和取暖用的那种。”

     “很普通吗?”

     “很普通……有一天,这段木头碰巧到了一位老木匠的铺子里,这位老木匠名叫安东尼奥,大伙儿却管他叫樱桃师傅,为什么叫他樱桃师傅呢?因为他的鼻尖红得发紫,再加上亮光光的,活像一个熟透了的樱桃。”

     “哈哈,真有趣儿,樱桃师傅,为什么不叫他葡萄师傅呢?”弗莱托着脑袋不解的说道:“红的发紫不就成葡萄了吗?法国有好多葡萄庄园呢!”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故事是这样写的,至于为什么,那只能去问它的作者喽……”程林挠了挠脑袋,继续讲故事:“樱桃师傅看见这段木头,高兴极了,他满意得一个劲儿搓着手,低声嘟嚷说:‘这段木头来得正好,我要拿它做条桌子腿。’他说干就干,马上拿起一把锋利的斧子,动手就要削掉树皮,先大致砍出条桌子腿的样子。可他第一斧正要砍下去,手举在头顶上却一下子停住不动了……”

     “怎么了?”

     “因为他听见一个很细很细的声音央求他说:‘可别把我砍得太重了!’”

     “哇,是那块木头说话了吗?”

     “是呀,但这位老木匠可没想到是木头说话了,他一双眼睛都吓傻了,满屋子骨碌碌转了一圈,要看看这个声音是打哪儿来的,可他一个人也没有看见!他往工作台底下看看,没有人,他打开一直关着的柜子看看,没有人;他往一篓刨花和碎木片里面看看,也没有人;他甚至打开铺子门往街上看看,还是没有人……”

     “他好笨呀。”

     “可是一般人又有谁能想得到呢?一直都找不到之后他干脆也放弃了,他抓抓头上的假发,笑着说,‘这声音一准是我听错了。我还是干我的活吧。’他重新拿起斧子,在那段木头上狠狠地又是一斧砍了下去。”

     “那木头肯定是叫了。”

     “是呀,那木头埋怨着叫了起来:‘唉哟!你把我砍痛了!’”

     “这次老木匠发现了吗?”

     “他也怀疑是木头叫了,于是他双手拿起这块可怜的木头,一点不客气,就把它往墙上撞。撞了一会儿,他停下来竖起耳朵细细地听,看有什么哭声没有,他听了两分钟,没有,听了五分钟,没有,听了十分钟,也没有!他只能继续干活了,这一回他放下斧子,拿起刨子,想要把木头刨刨平,可他一来一去地刚那么一刨,又听见那个很小很小的声音嘻嘻地笑着对他说了:‘快住手!你弄得我浑身怪痒痒的!’”

     “哈哈,这木头真是调皮。”

     “是呀,可怜的樱桃师傅这一回活像着了雷打一样,扑通一声倒了下来。等他重新张开眼睛,只见自己坐在地上。他脸都变了色,一向红得发紫的鼻尖,这会儿都吓得发青了。”

     “他一定以为是魔鬼在戏弄他。”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时候他的一个朋友来了,这个朋友是一个小老头,他老是老,可老得精神,他的名字叫做杰佩托,可街坊邻居的孩子要想逗他发顿脾气,就叫他的外号“老玉米糊”,他有这么个外号,因为他那头黄色假发活像玉米糊。”

     “他们两个为什么都带假发呢?不是只有法官们才戴那些东西的吗?”

     “因为他们没有头发呀。”

     “啊?为什么会没头发呢?”

     “年龄大了就会慢慢掉头发。”

     “可我爷爷就没有呀,村里的那些爷爷们也都没有掉头发呀。”

     “嗯……这个……”程林很尴尬,他没想到小弗莱会问一些他根本不知道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他只能支支吾吾的解释了一下:“大概是因为这些人的头发寿命太短吧,就像有的人能活八十岁,而有的人却只能活四十岁,甚至三十岁。”

     “这样呀……”看到小弗莱似乎还想问,程林赶快继续讲故事,“杰佩托他告诉樱桃师傅他想要亲手给自己做个漂亮的木偶,不是个普通木偶,是个呱呱叫的木偶,会跳舞,会耍剑,还会翻跟头。他要带着这么个木偶周游世界,挣块面包吃吃,混杯酒喝喝。樱桃师傅一听这话可乐了,他二话不说就拿出了那块倒霉木头递给了杰佩托。杰佩托看到樱桃师傅这么爽快也很开心,拿起他那段呱呱叫的木头,谢过安东尼奥师傅就回家去了,他花了很大力气才把那块木头给做成一个精致的木偶,他把那个木偶起名为‘匹诺曹’。做完这一切后,这位杰佩托先生就睡着了。“

     “肯定是和大哥哥昨天那样睡着了,一直都在打呼噜。”弗莱咯咯的笑了。

     “他可比哥哥疲惫多了,他连打呼噜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当时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一位蓝色的天使说要赐给他了一个孩子,当他睡醒之后。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他所做的那个木偶匹诺曹正好奇的瞧着他呢!匹诺曹被天使赐予了生命!”

     “喔!这真是上帝的神迹,太不可思议了!我也想让上帝赐我一个这样的木偶。”小弗莱说完,就闭上了双眼,双手合拢,低声的祈求着上帝……

     “真是个好小伙子。”老莱克欣慰的点了点头,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不少。他是跟着小弗莱来的,在程林讲故事的时候,他一直都在听,虽然没能直接见到里面是什么情景,但想象已经足够了不是吗?在此他虽然很佩服程林的见识,但他对程林的品德一无所知,而现在老莱克总算放心了,一个能这样温柔的对待孩子的人注定不会是一个坏人。他决定去帮助程林,虽然这个年轻人现在什么都没有,老莱克已经预感到他迟早会成为一个在法国家喻户晓的人。然而老莱克依旧是低估了程林,程林在日后可不止在法国家喻户晓,“程林·布宛纳”这个名字在未来震惊了整个欧洲……

     注1:法国近卫军的前身来自三个部分。分别是国民公会卫队、督政府卫队以及拿破仑的将军卫队。即使是最早的国民公会卫队也是在1792年才诞生。

     注2:《木偶奇遇记》,是意大利作家科洛迪的代表作,发表于188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