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巴黎之路(一)
    不知不觉间,时间的轮盘已经拨到了五月底,程林已经在阿斯蒂村待了将近一个月了。他看了看阿斯蒂村因干旱而歉收的土地,叹了一口气。他虽然眷恋这里,但这里终究只是一个小村落,可以是使他安心的港湾,但绝非是让他实现抱负的圣土。

     在三天前,老莱克已经带着小弗莱离开了这里。老莱克说小弗莱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了,他要给小弗莱请来最好的私人教师,虽然小弗莱很不舍离开这里,但他还是走了,因为老莱克告诉他了一句话:“如果未来你还想要跟得上你程林哥哥的脚步,你就绝对不能待在这里嬉戏玩耍了。”程林还记得小弗莱离开时的模样,他让程林侧耳过来,却突然在程林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羞得立刻又跑开了。程林疑惑不解的挠了挠头,不明白小弗莱为什么会这样,但很快他就释然了。不管怎样,他们一定还会再见的,只不过下次再见的时候恐怕又要换成其他的称谓了。

     …………

     程林转头看向这片长满了桦树、山毛榉和橡树的丛林,没由来的生出了一些局促不安的感觉,他烦躁的踱了几步,又来回转了几次身,终于是是下定决心要离开这里了。他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又折了回来,他跪在地上,让泥土和额头亲密的黏在了一起,他热切的亲吻着大地,贪婪的嗅着空气中蕴含的清香,似乎是想要把这里的味道铭记在心中、带走这些味道,并且永远藏在心里。

     “布宛纳先生,该走了。”一个表情复杂的中年人站在他的身后轻声提醒道;“车队要出发了,再不走可就要再等一个月了。”

     这个中年人是老莱克的亲卫队长,他叫雷克·哥萨,据说祖上曾是一位哥萨克骑兵,年轻时曾经去过美国,参与了美国的独立战争,直到前几年才返回了法国。老莱克看中了他的才能,将他任命为自己的亲卫队长。老莱克在离开时只留给程林两样东西,一个人和一个袋子。他告诉程林;“袋子里的东西会在巴黎发挥无穷尽的作用,而如果你遇到任何不能决定的事情,你都可以向雷克询问,他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参谋,但他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决断者。”

     “走吧……”

     程林嘴上说着要走,但却又不间断的回头,所谓三步一回头大抵也不过如此。他其实也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这般静谧美丽的布列塔尼地区了,在不久之后,这里就会陷入到无尽的混乱与杀戮之中……

     “布宛纳先生,你可算来了。”车队首领本来在焦急的踱步,当看到程林到来的时候他才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说道:“我以为您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可咱们这车队又不能延误了时间……”

     “抱歉,是我太不舍得离开这里了,所以耽误了时间,请您谅解。”程林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了十个利弗尔递给了车队首领,“这几个利弗尔就当是给车队的兄弟喝点茶水润润嗓子……”

     车队首领不动声色的把钱收进了口袋里,眉开眼笑的把程林迎到了他的车厢,“布宛纳先生,您这样热爱这里的人可真的不多了,怪不得侯爵大人那么欣赏您,这次去巴黎,您肯定能一飞冲天!”

     “那就借您吉言了……”

     …………

     车厢是一个四人车厢,程林和雷克坐在了一侧,另一侧则坐了一个年轻人。那个人手和脸上的皮肤略偏向古铜色,而手腕位置的皮肤却呈白皙色,似乎是因为在太阳下待久的缘故。他穿着旅行的大罩衣,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的冷漠。程林只是好奇的瞟了两眼这人,就不再理会了,他眯着眼睛懒散的坐着,就像睡着了一样。

     过了四个小时后,马车停在了一个树林附近,程林在马车停止颠簸后立刻睁开了眼,紧接着他就听到了车队首领如同破锣一般的声音:“要上厕所的,赶快上厕所!四个小时只停这一次!”程林挑了挑眉毛,这个时代没有服务站,只能找一个稍微隐蔽一点的场所解决问题。他虽然不是那么急,但既然四个小时才停这一次,他也准备下去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程林好不容易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虽然他不习惯这样,但是这个时代都是这副模样,没有厕所,总憋着也不是办法。

     “布宛纳先生。”程林才解决了一半,突然一道声音从他背后响起,吓得他颤了一下,竟有数滴洒落在了他的手上。

     程林的表情如同吃了苍蝇一样,但他听出了这是雷克的声音,也只能无奈的把他的那玩意塞进了裤子,强打笑脸看着雷克说:“说了多少次了,叫我程林就行了,不必如此见外……”

     “好的,但您手上这是……”雷克显然发现了程林手上的液体,但他到底是个军人,强忍着没笑出来。

     程林恶狠狠的瞪了雷克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你?说吧,到底有什么隐秘的事?还不能在车厢里说?”

     “我怀疑我们对面那小子是从军队里出来的,而且还不是俗手。”雷克脸色一正,“我听说布……程林你想加入军队,或许这小子那里就有门路……”

     程林张了张嘴,他从来没打算参加国王的军队,但他总不能说法国大革命会马上爆发、所有人都能参加军队吧……他只能赞同了雷克的建议,并打算和那小子聊上一聊,毕竟,认识一些军队里的人也不是坏事。

     马车继续马不停蹄的前进着,程林尝试性的和那个年轻人聊了两句,然后发现他所做的都是无用功。那个小子高傲的很,根本看不上他,甚至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程林。程林自知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也不再自讨没趣,继续在马车上打盹儿……

     晚上,车队到了一个小城镇,车队首领将所有人都安排在了事先订好的旅店中。程林和雷克被安排到了一个明显更加舒适的房间内,在到达旅店后,程林先一脸嫌弃去仔细的洗了洗手。当他洗过手后,他突然看到了老莱克之前给他的那个袋子,老莱克曾经刻意强调说他到巴黎才可以打开这个袋子,而且还让雷克暂且保管起来。而雷克显然是去吃饭了,将行李和袋子都放在了房间里。程林舔了舔嘴唇,心脏砰砰直跳,他颤抖着的打开了这个袋子,迎面而来的是一片金黄——袋子里全部都是金币!程林咽了一口唾沫,他总算知道老莱克为什么不让他打开了,像他这个年岁的年轻人,突然得到这么多钱那还不天天如履薄冰?而且去巴黎的这一路可不太平,财不外漏才能保他平安。

     程林默默的把袋子收拾好又放在了原来的位置,他总算知道老莱克为什么会说这个袋子会在巴黎发挥无穷的作用了。无论是那些老贵族还是那些革命者,你想要办事情都需要钱,而且巴黎那地方可不同一般地方,法国最奢靡的一群贵族都生活在这里。而这笔钱就是老莱克给程林的启动资金,他如果善用这笔钱,肯定能在大革命中捞到足够的好处。混乱的年代,钱几乎可以买到一切。

     但是程林没有注意到的是,有一双眼睛早已经盯上了他。自从这一行人进入旅店的那一刻,一个侍者就在微笑着不停的嘀咕一些东西,没人听清他在说些什么。但如果你临近了仔细听,你就会发现他竟在说:“二楼三号房客人所携带物品,疑似有大量金币,可能为贵族子弟,携带有护卫一名,应为军队出身……二楼七号房客人所携带物品,疑似为武器,可能为军队人士……”侍者就像是个侦查机器一样,竟然把所有客人的身份和可能携带的物品都给悄无声息的做出了相关判断,并且和真实情况八九不离十……

     第二天,当车队的客人们纷纷启程之后,侍者冷冰冰的敲开了客栈老板的房间。

     客栈的老板瞟了一眼侍者,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卡扎克!你别太过分了!每次我们还没有动手你就过来要报酬,万一收获没有你说的那么多怎么办!”

     卡扎克一动不动,只是伸出他的右手,态度非常强硬,“我黄金眼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这是我的规矩,请我来就要按规矩办事,不然……”他冷笑了一声,“恐怕你们再也没办法在这西部地界上混下去了!”

     客栈老板脸憋得通红,从椅子边抓起了一把马刀,作势要砍卡扎克。

     “砍!朝着你爷爷的脖子上砍!我看你胆子到底有多大!”

     客栈老板愤怒的举了一会儿马刀,无力的瘫在了座椅上。“给你!都给你!”他愤怒的拿出了一个小钱袋,没好气的砸向了卡扎克,“砸死你这个混账东西!”

     卡扎克毫不在意客栈老板的态度,轻松的接下了钱袋,随意颠了一下便知道数目不错。拿到钱的卡扎克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谢谢了,只要你们按规矩办事,我卡扎克在这里一天,你们就赚上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