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布列塔尼贵族
    当树林里的阴暗和天色融为一体的时候,程林跟着弗莱走上了通往阿斯蒂村的路,而且这里在很久的一段时间里都是程林心中的牵挂——直到这里被彻底的焚毁——程林也因此性情大变。或许在程林心中,这里就是他这一世的家吧……

     程林很轻易的就进入了阿斯蒂村,或许是因为天色晚了,村子里的农夫也都回去休息了,村子格外的安静,只有一些家禽还不甘寂寞的碎碎念,或许是在说梦话吧。

     “明天再见喽,弗莱。”双胞胎兄妹和弗莱打了个招呼,急匆匆的向着村子北侧去了,那是他们家的位置。今天他们玩乌伊什巴的确是有些过火了,他们只有寥寥几次这样晚才回来,不过他们的父母都是和善的人,最多只会宠溺的责备几句并不过分的话罢了。

     弗莱则带着程林向着村子的中心走去,最终他停在了一间明显异于普通村民房屋的小城堡之前——这是村庄内唯一的一个石质建筑,而且还是一个城堡,虽然它已经很小,还有些破旧。要知道在这种森林地带,好的石料是相当欠缺的,在这里石质房屋本来就是身份地位的一种象征。

     “大哥哥,这里就是我的家了。”弗莱指着这个小城堡,言语之间不经意的流露出了点自豪的情绪。

     程林看着弗莱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哑然失笑之余更多的是震惊,他从来没想到这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小孩儿竟然是个贵族。但他回想了一下,就想起了一些之前他根本没有在意的有趣细节——弗莱虽然穿的非常破旧,但是他身上却十分干净,而不像汤姆和米拉迪那样满身尘土。一个贵族出身的少爷他肯定会在归家之后清洗,而那些农家孩子早就习惯了这样,自然会出现明显的区别。

     当弗莱走到城堡门口时,门开了,一个伛偻着身体的老头走了出来,看上去他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了,“小弗莱,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侯爵大人来了……”

     弗莱吃了一惊,瞪大了他那漂亮的蓝色眼睛,“爷爷来了吗?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

     “少爷,你还是赶快进去吧,骑士大人他似乎很生气。”老头子很焦急的催促着弗莱。

     “好的,阿叔。”弗莱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阿叔,这是我今天碰到的一位大哥哥……”

     “好了,少爷,你先进去吧,我会安排他的。”老头子早已经发现了程林,只是他并没有把这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年轻人放在眼里罢了。程林也不在乎,向着弗莱挥了挥手,示意他赶快进去,谁让以貌取人这种习惯在世界历史发展中保留的这般好呢?

     …………

     弗莱才刚进去,老头子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他阴沉的看着程林,没好气的问道:“这位先生,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吗?”

     “当然,我叫程林·布宛纳。”程林因为他的重生方式很古怪,似乎是灵魂替换,可又没继承原来这具身体任何的记忆,他只能给自己起了个姓名。名字还是他的名字,姓则因为他的偶像拿破仑的姓是波拿巴,他就干脆用了波拿巴三字的科西嘉岛方言音译,这里倒也没有任何破绽。(注1)

     “很好,布宛纳先生,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们少爷是什么身份了吧。我们少爷很好客,许多途经这里的旅行者他都会邀请到城堡里面做客,并问一些有趣的故事。”说到这里,他语气突然一转,带着警告的语气说道:“但是请你不要耍一些小聪明,不然你只要还在布列塔尼地区,你就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程林愣了一下,继而哭笑不得,怪不得这老头子的态度那样糟糕,原来这个老头子把他当成了一个招摇撞骗的流浪汉……程林整理了一下情绪,依旧温和的对着这个老头说道:“这个您倒是不必担心,我最多在这里待上一两天,我的目标是巴黎,并且我想要尽快的到达巴黎。”

     说道这里,程林的神采为之一变,眼神中尽是张扬之色。如果他想要进入军队,那么他必须要把握住大革命这个契机,最好还要在大革命中获得一些地位,这样他才可以按自己意愿去找他的偶像拿破仑。

     …………

     弗莱蹑手蹑脚的走进了会客室,里面已经坐着两个男人了。

     “弗莱,你怎么回来这么晚?不是说会在九点前回来吗?”

     稍年轻一些的那个男人虽然背对着弗莱,但他的背上似乎有眼睛一样,当弗莱迈入这里第一步的时候,他就停下了嘴上正在聊的话题,皱着眉头不满的训斥着弗莱。

     “呃……下次不敢了嘛。”弗莱这时倒是很像个小孩儿,抱着他的父亲的手撒娇道。

     “下次?还有下次吗?”他的父亲是个看上去三十余岁的中年男人,面容非常严肃,穿着一身象征着身份的精细衣衫,无论是质地还是精细的花纹都在说明着这套衣服价值不菲。

     “这是最后一次!父亲,真的是最后一次,没有下次了!”

     弗莱这时失去了他所有的古灵精怪,垂头丧气的就像只被斗败了的公鸡,他拉长了声音,眼睛却一直在向坐在主座上的那个慈祥老人使眼色。

     “哈哈,这个你小鬼头,真是会找人。”坐在主座的是一位高大健壮的老人,身体挺得直直的,面孔很慈祥,显得既年老又年轻,很难猜出他的年龄。这种人虽然老迈却精力充沛,白发苍苍却目光炯炯,论精力有四十岁,论威望有八十岁。他来这里时身上穿的那件防风的大衣微微张开,露出里面那条名叫布拉古-布拉的宽大长裤,带腿套的长靴以及山羊皮上衣,这种上衣的面子是镶有丝花边的皮革,里子是横七竖八的粗毛。这是布列塔尼农民的装束。这种老式的布列塔尼上衣有两种用途:节庆和劳动。它可以两面穿,或是毛面朝外,或是绣面朝外;平时是兽皮,星期天是盛装。这位老人身上的农民服装似乎已经穿了很久,两膝和两肘都磨损了。这位老人如果走在布列塔尼的田野中,恐怕没人能认出他侯爵的身份。他看上去是这样的平凡,甚至就像个刚在田间工作完的老头儿。

     “爷爷,我知道你最好啦!”弗莱双眼一亮,知道自己已经没事了,很是开心的松开了他父亲的手,蹦蹦跳跳的跑到了老人身边,坐在了老人结实的大腿上,还示威一般的对着他的父亲做了个鬼脸。

     “父亲大人,你不能这么惯着他,这个小鬼头自小就没受过什么苦,这样下去怎么行?局势越来越混乱了……”

     “凯文·德·朗那克骑士,你小时候我不就是这样惯着你吗?局势混乱?现在我身子骨还硬朗着呢!再混乱的局势又能怎么样?只要我老莱克在布列塔尼一天,就没人能伤到小弗莱!”老人瞪了他的儿子一眼,语气中充满着威严,这一刻这个老人才显露出了他久居上位的那种气质,根本容不得他的儿子质疑。他说完后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怀表,宠溺的对着弗莱说道;“这块表是爷爷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这是一块精致的四重壳怀表,最外一层壳是银质的,第二层是玳瑁壳,第三层是银质壳,然后才是怀表玻璃罩银壳。晶莹剔透,品相非常好,这样的怀表,也只有像老莱克这样的老牌侯爵才能毫不在乎的拿出来送给孙子当礼物,那些普通的小贵族恐怕辛苦一辈子也难以买的起这样精致的怀表。

     “哇!喜欢!喜欢!”弗莱看到这个怀表眼睛都在冒光,这可是稀罕玩意儿,在他的家中只有他的父亲有一块,而他的父亲更是很宝贝的把那块怀表放在书房中,连摸都不让他摸。而现在他的祖父竟然也送给他了一个怀表,而且比他父亲的那一个精致了许多,这足以让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高兴很多天了。弗莱用小手接过了这个怀表,然后在老莱克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骑士看着亲昵的爷孙俩,不无担忧的开了口,“父亲大人,您把这么贵重的东西就这样送给小弗莱了?这会不会太草率了点?他还是一个小孩儿,万一把这东西给弄丢了怎么办?”

     “没关系,我打算让小弗莱去我那里住一段时间,在我那里不可能会丢东西的。”

     “您那里我倒是挺放心的,还能让小弗莱学到更多的东西,您打算让小弗莱在您那里住多久呢?”

     “大概两三年吧,你们夫妻如果想来看小弗莱,随时都可以到我那里去。”

     ……

     “爷爷,我今天还碰到了一个大哥哥,就在索德雷森林里。”

     “嗯?”骑士听到他的孩子又认识了一个莫名奇妙的家伙,眉间就又结成了一个疙瘩,他虽然不讨厌那些平民,而且对待那些平民都还不错,但他并不乐意和那些平民太过亲近,他认为贵族就应该是贵族,而不是和平民混在一起。然而他的父亲和孩子却都不这么认为,他们完全放下了贵族的架子,就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着那些平民,这也使得他的父亲更喜欢弗莱,而不是他。

     老莱克倒是不在乎,“哦?为什么不请这位先生也进来坐坐呢?”

     “父亲大人!”骑士脸色一变,他才不愿意见这种不知道哪里来的所谓的旅行者,他甚至还对他们的健康程度十分担忧,害怕他们身上带着传染病,当然,这也是正常的贵族心理。老莱克当然知道他这个儿子是怎么想的,他才不在乎呢,他因为这样一直被其他贵族嘲笑,甚至一些大型的贵族聚会都没人搭理他,那些该死的家伙还在私下称呼他为“布列塔尼乞丐”。可是对那些目光短浅的家伙他可不在意,他付出的只是一点尊重罢了,但他却得到了整个布列尼塔地区,即使有一天他不是侯爵了,布列尼塔人也会将他当作领袖,这些是那些贵族永远都得不到的待遇。

     …………

     程林被安排在了城堡的一个小屋子里,他刚吃了一个面包,那是那个老头子送给他的。在搞清楚他并不是来招摇撞骗之后。老头子的态度立刻就变得和善了,他很慷慨的给程林带来了水和面包,并给他安排了一个虽然并不很大,但却十分整洁的一个房间。他现在很放松的躺在床上,揉动着自己的肚子,用他的话叫作给自己消食。虽然他在开始没得到什么好的待遇,但他对现在的境况还是挺满意的,像这样不收钱又管吃住的地方,即使现代社会都找不到……

     就在他浮想联翩,想象着未来去巴黎之后的表现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

     “布宛纳先生,你睡了吗?侯爵大人邀请您去会客厅一叙。”程林挑了挑眉毛,觉得挺莫名其妙的,他对这个时代贵族的了解并不多,但他印象中的贵族都是那些趾高气扬的贵族老爷,这样和善的一家贵族可真是少见。

     “请稍等,我马上出来。”

     注1:法国的姓名是姓在后,名在前。一般都是称呼其姓,很少直呼其名,正式场合称呼常只用“先生”、“太太”或“小姐”等称呼。如对方有职务、头衔,则冠以职务、头衔,如XX将军、XX爵士。而在熟人面前则主要是称呼名,以显得更加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