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阿斯蒂村的日子(二)
    老莱克在门外听了很久,甚至有些入神了,他听过许多赞美诗,但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朴实动人的故事。“能讲出这个故事的神父一定是一位圣徒。”老莱克划了个十字,低声感谢着上帝的恩赐。但他哪里想得到这只是程林随口提及的一个童话呢?

     又过了一会儿,老莱克突然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他该催促他们吃早饭了。

     “小弗莱,程林先生起床了吗?”

     “小弗莱?”

     老莱克连喊了两次,小弗莱才从故事中醒了过来,他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不舍的说:“大哥哥,我们去吃早饭吧,爷爷他一定等急了。但吃过饭你一定要把这个故事给我讲完哦~”

     “当然没问题呀~”

     但是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程林并没有将这个故事讲完,而小弗莱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年之后了。那时程林和小弗莱都已经变了很多,唯一不变的就是这段美好的记忆……

     程林第一次向村里人介绍自己是在一个葬礼上,不得不说在这场葬礼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而这件事情也让所有的村民记住了他,并且在多年之后,关于他的这个故事还一直在阿斯蒂村中流传。

     这是村中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的葬礼,本来程林身为一个村外人是没有资格参与其中的。但是侯爵的态度最终让村长同意程林参加了这场葬礼——以德·朗那克家族的朋友的身份,老莱克告诉村长,如果他不让程林参与这场葬礼,他会后悔一辈子的,这个年轻人注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

     程林抱着好奇的态度参加了这次葬礼,他从来没有见识过基督教的葬礼,他更多的或许只是想来见识见识葬礼究竟是什么样子。

     葬礼当天,所有的村民都前往了教堂后的墓地,到场的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胸前佩戴着一朵白花。人们表情悲痛,就像失去了一位亲人一般。

     牧师站在人群前,低声的介绍着这位长者,而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是莱克侯爵,凯文骑士紧跟在他的身后。凯文骑士看上去很悲痛,这和他之前表现出的那种骄傲截然不同。原来这位长者是凯文骑士的启蒙老师,这位长者少年时代去了布列塔尼地区最好的神学大学深造,却在中年放弃了他本来所拥有的所有的优厚待遇,只身一人来到了他的故乡。从此他开始了长达三十年的牧师生涯,他教会了这里的村民写字,向他们讲授圣经中的教义,并教会了他们许多生存的技艺。这里的人从此开始制作精致的木质家具,并很快富裕了起来,自从这位长者到这里以后,阿斯蒂村每年都在扩大,三十年的时间它扩大了足足四倍有余……

     在介绍完这位长者的生平之后,牧师带着村民唱起了低沉又婉转的圣歌。悠扬的曲调回响在教堂附近,从森林中飞来了一群鸟儿,就像一群从天堂来的天使,在墓地上方应和着圣歌歌唱。

     当牧师带领所有人完成了这些基本仪式之后,天色已经暗了许多。老莱克让管家从城堡的仓库里舀来了最好的油料,准备点亮了长明灯——这是这里的古老的习俗,每个参与葬礼的客人都会点燃一盏长明灯,并为死者轻声祷告,送上自己的祝福。

     老莱克带头点燃了长明灯,默默的放在了地上,走回了他的位置,轻声祷告着。然后骑士也走了过去,他脸色苍白,就像大病了一场,他小心翼翼的把油注入一个油盏里,眼中存蓄了不知多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不只是凯文骑士,许多受过长者照顾的村民都流下了泪水,这是悲痛的泪水,无声中蕴含着深情……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了程林了,他是最后一个人,也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人,然而这个最不起眼的人却带来了一个奇迹。

     当程林怀着敬意向前点燃了长明灯之后,不知是世界哪个角落里的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一阵风突然在广阔的大西洋上形成了,它急速的向着布列塔尼地区而去,那风掠过了田野,掠过了村庄,从森林的的间隙呼啸而过。在葬礼场地的上空形成了短暂而强烈的气旋,这些气旋在葬礼上形成了大风,葬礼上的人全部不自主的按了按自己的帽子。一时间灰尘沙粒腾空而起,尘埃落地的时候,程林拿着油壶目瞪口呆。

     长明灯全灭,除了程林刚刚点燃的那一盏,它微弱的光在夜色中显得极为耀眼……

     “这……这是神迹!”牧师激动地叫道,“这一定是长者在向我们暗示着什么,这是谁点燃的灯?”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向了程林,然后许多人眼中都浮现出了疑惑的神情,他们发现他们并不认识这个年轻人。而程林也被所有人的目光吓了一跳,他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后退了两步,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是……是我点燃的。”

     牧师对着程林看了又看,看的程林心中直发毛,牧师方才开口:“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其实牧师一直在翻他的记忆,他上了年纪了,所以记性不太好,但无论他怎么想就是对这个年轻人没有任何印象,到最后他只能无奈发问。

     没等程林说话,老莱克就高声说道:“他的名字叫……”说到这里老莱克还故意停顿了一下,“程林·布宛纳!大家不要觉得他的名字有些奇怪,这是他曾经在东方旅行的父母给他起的名字!让我们记住这个神奇的名字吧!虽然他之前还不属于这里,但是现在,这里就是他的家了!长者他第一个接纳了这个小伙子!他一定会为阿斯蒂村带来好运的!”

     程林呆呆的看着老莱克,他脑子还糊涂的很,他一时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但很快他就想明白了。后来当一个友人向程林询问他的家的时候,他没有谈他的妻子,也没有谈他的孩子,他颇为感慨的说:“我从未想到自己竟然那般轻易的就拥有了一个家,虽然它在你们眼里可能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一个小村子,可能和巴黎完全没法比,甚至很破旧。但是对我来说,它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落脚点。从那天起,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又多了一个目标,我要守护这个村子。”

     人们看着这个呆若木鸡的年轻人,逐一向他表达了自己最朴素、最真诚的祝福。人们纷纷表示:“这是上帝的旨意,这位年轻人一定是上帝派遣到人间的使者,长者看到了这一切,他在向我们传递信息。”

     直到很多年以后,当程林的名声传到布列塔尼地区的时候,有很多在战争中幸存的农夫又自豪的提起了这件事,并告诉那些新来到这里的人,他们见证了一次奇迹,上帝早在1789年的春天就已经选中了程林·布宛纳。整个布列塔尼、甚至是整个法国都再没有这样的事情了,那天晚上,所有人点燃的长明灯都被风吹灭了,只有程林经手注油的灯依旧稳定的散发着微弱的光。

     人们对长者逝去的悲哀一时没有体会,因为人们对他太熟悉了,甚至在他死后,有些人都在遇到问题时下意识的说:“去问长者吧,他会告诉你的。”这种悲哀在以后的生活中一点一滴的涌现:生活里每一个细微的改变都能勾起人们对长者在世时的记忆,这让人们无比的缅怀起了长者。而在战争岁月里,长者更是成为阿斯蒂村的精神寄托,村民在每一次回到村庄的时候就会去长者的墓地前看看,祈求着长者保佑村子。当然,一同被提起的还有程林,村民们渴望着程林的回归,并希望他能帮助老莱克战胜政府军……

     长者被埋葬在教堂的墓地里,所有的村民一起为他立了一块石碑,这是一种荣耀。老人只有一个深居简出的妻子,在葬礼上安静的接受者大家的致敬与安慰,有些人甚至是第一次见到她。

     从那天晚上起,程林发现村子里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美好,每个村民都是那样的和善、那样的亲切。他很快适应了这种感觉,并且确定自己已经爱上了这里,这种喜爱最初源于小弗莱一家对他的关心。但因为那个巧合,很快这种喜爱就蔓延开了。他来到阿斯蒂村的时候是个孤独的陌生人,而在这里待了将近一个月之后,他却成了这里最受欢迎的人之一。但是最尴尬的是:这里所有人都认识他,这导致了许多他根本不知道名字的人在向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不得不回问:“谢谢,请问你的名字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