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属于父亲的奇迹
    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比这群幽灵般的人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了。近一两个月来,他们从外省来到这儿,默不作声地经过城厢,在饥馑的巴黎安顿下来,就像墓地里的那些可怕的阿拉伯食尸鬼似的。

     今天,来自各省的那些忍饥挨饿的人在巴黎代表整个法国,向国王发出了“让我们自由!”的呼声,向上帝发出了“让我们吃饱!”的祈求。这股声音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彻底在法国全境爆发。

     格洛瑞亚和吉尔贝耷拉着头,显得没精打采,他们这一路走来所见的只是一路的尸体,尸体上血迹都已经干涸了,大概是昨天晚上龙骑兵肆虐的结果。

     “布宛纳先生,我们能战胜那些龙骑兵吗?”

     “会有机会的,他们只不过是跳梁小丑,这里是法兰西!他们很快就会夹着尾巴逃回他们的老家!”

     ……

     他们花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终于走到了今天我们称作拉丁区(注1)的那个地方,他们走上阿尔普街,最后进入圣雅克街。他们看见街道上都筑起了路障,就像投石党运动(注2)时那样。女人和孩子把对开本的大书、笨重的家具、贵重的云石台面都搬到房子的最高层。一旦外籍士兵企图闯进老巴黎的这些曲折、狭窄的街道,他们就准备用这些东西去砸那些士兵。

     格洛瑞亚不时看到一两个近卫军士兵异常迅速地组织起一群人来,呆在他们中间,把瞄准射击的要领教给他们,女人和孩子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操练,似乎也想把一切都学到手。

     “这里就是大路易中学了。”吉尔贝突然指着旁边叫道。

     格洛瑞亚愣愣的看着学校门口的混乱,他发现大路易中学的学生竟然公然造起反来。他们挺身而出,驱逐他们的老师,那副模样和文革时期的红卫兵极为相似。在格洛瑞亚和吉尔贝走到学校门前的时候,学生们正围着那道栅栏门,大声威胁,校长吓得一个劲儿地哭。

     格洛瑞亚观察了一会儿校内发生的这场骚乱,突然用洪亮的声音问道:

     “你们当中谁叫多弗·彼安文!”

     “谁找我呀?”一个外貌如少女般俊秀的十五岁的小正太答道,他在三四个同学的帮助下,正搬来一把梯子,以便爬上墙去,因为他无法把那道栅栏门强行打开。

     “到这边来,我的孩子。”

     “您要我过去干什么,先生?”小彼安文问格洛瑞亚。

     “您要把他带走吗?”校长大声问道。他看到这两个全副武装的人,其中跟小彼安文说话的那一个身上还沾满了鲜血,心里十分害怕,但是身为校长的责任感让他依旧站了出来。

     小彼安文有些害怕地看着这两个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个人,而且格洛瑞亚和吉尔贝如今又是一身煞气,让小彼安文根本不敢去和他们说话。

     “你先下去!”格洛瑞亚正色说道,“你的父亲绝对不希望你这样做!这场搏斗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这是一场要命的搏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到了吧,多弗。”校长说,“这两个先生他们经历了昨天夜晚的混乱,他们深切的知道这场争斗的本质。先生们!学生们!我的孩子们!”这个负责任的可怜校长喊道,“听话吧,外面的争斗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命令……不,我恳求你们听我的话!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

     “这个大叔是个好人。”吉尔贝喃喃道。

     “哦?你怎么看出来的?”格洛瑞亚饶有兴趣的问道。

     “俺娘说过,只有好人才会在自己没错的时候低声下气的求人。”

     “先生,”小彼安文坚定不移地说道,“如果您喜欢的话,就把我的同学留下来好了,但是我呢,好好听着,我是要出去的。”像他这样大的孩子意志这么坚定,真是少见。

     他朝那道栅栏门走去,校长抓住了他的胳膊。

     但是他把苍白的额头上那漂亮的褐色头发一甩,蛮横的说道:

     “先生,你阻止不了我的!我可不是其他人!”

     看着小彼安文,格洛瑞亚只觉气不打一处来,“混账小子!你的父亲为了你已经死了!你就这样报答他?”

     “呸!谁信你的鬼话,我根本不认识你。”

     “你看看这是什么!”格洛瑞亚双眼一瞪,把尚且沾着血的皮箱子扔过了栅栏。

     箱子落地之后发出了一声难听的响动,直接散架了。箱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几件孩子穿的衣服和一本书。

     小彼安文不耐烦的望了望格洛瑞亚,不明白他把箱子扔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当他看到一双可怕的眼睛的时候,他才颤抖了一下,压抑下了胸中的怒气。

     “你好好看看这本书的第一页。”格洛瑞亚痛苦的闭上了双眼,“那是你父亲留给你的。”

     小彼安文看了看格洛瑞亚,

     “多弗,我看到了巴黎城的大火,十分担忧,连夜为你带来了你的新衣服和你的日常用度,好好地用功。一七八九年七月十二日。”

     紧接着下面又出现了一行用铅笔写的潦草字迹,似乎是在紧急情况下写的,“巴黎实在是太乱了,到处都是德意志骑兵,我恐怕走不到学校了,我衷心恳求捡到这个箱子的人能将它带给我的儿子。他在巴黎的大路易中学读书,名叫多弗·彼安文。好心的先生,愿上帝保佑你。”

     这位伟大的父亲显然是在进入巴黎之后被卷入了混乱之中,在他写下这行字的时候,他可能已经受伤了,所以他才用这么绝望的语气留下了这些字迹。当他被龙骑兵打的垂死的时候,他用躯体护住了箱子,却没想到从河滨大道上滚了下去,但他却在那般重的伤势下又撑了许久,就连死后还担忧着他的儿子。这样的奇迹,它独属于父亲!

     注1:巴黎著名的学府区。

     注2:十七世纪中叶,在贵族煽动之下民众发起的暴动,因运动起源于用石块砸窗户而被命名被投石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