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去巴士底狱!
    “布宛纳先生,你真的能做到吗?”学生们将信将疑的问道,“我们的老师被关在了巴士底狱,您要如何去救一位国家要犯呢?”

     “妈的!把巴士底狱拿下来!”吉尔贝大大咧咧的喊道。

     几个近卫军士兵哈哈大笑,其他人也跟着一下子笑起来。

     “嗨!”吉尔贝不满的嚷着,两眼射出了愤怒的光芒,他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不服气的说:“巴士底狱能比德意志皇家龙骑兵团还可怕吗?如果真的是,那么请你们告诉我,巴士底狱到底是什么?”

     “它是石头,是黑色的,让人绝望。”一个士兵说。

     “它是钢铁,灰暗坚硬,永不可破。”另一个士兵说。

     “它是火,是来自地狱深处的紫**火,灼人灵魂,灭人音信。”第三个士兵张牙舞爪做惊骇状,“当心点儿吧,正义的朋友,他会烧着你的!”

     “我……”吉尔贝退了一步,涨红了脸。

     “嗳!你们这些巴黎人。”格洛瑞亚挡在吉尔贝面前大声说道:“它是石头,我们就用十字镐把它敲碎!它是钢铁,我们就用枪弹把它打碎!它是火焰,但我们却有更可怕的火药!巴黎人!你们现在还觉得它可怕吗?如果你们依旧畏缩不前,那么你们就是胆小鬼!是懦夫!是甘受奴役的人!他妈的!哪个有胆量的人愿意同我和吉尔贝一起去攻占皇家的巴士底狱?我是格洛瑞亚·布宛纳,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有胆气的人跟我来!”

     格洛瑞亚这番话的效果立竿见影,几乎鼓起了市民们全部的勇气,热情高涨的激动的民众簇拥着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道:“到巴士底狱去!到巴士底狱去!”

     “到巴士底狱去!”格洛瑞亚振臂高呼。

     “到巴士底狱去!”吉尔贝也随着大叫。

     “到巴士底狱去!”人们跟着喊道。

     振臂一呼,从者如云!

     ……

     “他们已经走了。”校长轻轻的拍了下依旧呆呆的看着队伍离开方向的小彼安文。

     小伙子楞了一下,一句话都没有回答,和刚才的嚣张蛮横判若两人,他默默地拿起父亲最后给他的东西,转身向着他的屋子走去。他才刚走到无人的地方,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又一颗的从脸上划过,他把脸埋在手里,浑身发抖,抽搐得非常厉害。

     “爸,我会用功的,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谢谢你,布宛纳先生,我会跟上你的步伐的。”

     ……

     格洛瑞亚迈步向前走着,但这时已经不是他在叫喊了,狂热且有力的民众疯狂的呼喊着。民众很喜欢他那种雄赳赳的神气——这种英气和豪气是很难见到的,他们议论着格洛瑞亚的言语和行动,紧紧跟随着他的步伐。人数越来越多,就像上涨的潮水,一浪更比一浪高。

     当他走到圣米歇尔街的时候,他身后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三千。市民们手里都拿着武器,有的拿着大刀、有的拿着斧头,有的拿着长矛,有的拿着枪。

     人人口中都在喊着,“到巴士底狱去!到巴士底狱去!”

     当民众疯狂的呐喊的时候,格洛瑞亚不由得独自寻思起来,虽然他心中依旧充斥着慷慨激昂的热情,但是像大多数的领袖一样,他的心里也不禁产生了些担忧。

     虽然令人激动的气息不断的增加,他却心明眼亮地看清了一切。眼前这个举动虽然看上去十分伟大,却又很不理智。他清晰的看到“到巴士底狱去”这句口号反映在旁人脸上的那种惊慌、嘲讽的神色,他也很清楚他身后这支队伍只消一千的近卫军就可以轻易镇压。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他,一切的艰难反而更增强了他自己的决心。

     既然前人做到了,那么我也能!我还能做的比他们更好!

     他深情的看了一眼追随在他身后的民众,他们是一股富有生命色彩的风暴!他明白自己有义务保护所有那些跟着他的人的生命,对他们的母亲、妻子和孩子负责,因此他决不允许出现任何纰漏!

     因此格洛瑞亚开始把所有的人都带到市政厅前的广场上。

     “先生们!你们可能很好奇,我们既然要到巴士底狱去,我为什么要让你们在这里待着。当然,我让大家在这里待着可不是因为我受了某些人的好处、准备把大伙儿给卖了,我要真这么做了恐怕我连十秒都活不了了。”格洛瑞亚做了个被打死的蠢样子,把跟随着他的巴黎市民都逗笑了。

     “您万一要把俺卖了,您可要给俺顺带着找个老婆啊!”

     “就你那身骨头,谁卖你啊!还给你找个老婆,做梦去吧。”

     “哈哈哈……”

     ……

     格洛瑞亚借着众人玩笑的轻松气氛清了清嗓子,“其实让大家在这里停一下,就是想让大家选几个人,去巴士底狱可不是轻松活计,咱们可是要和国王的军队干上一架。咱们这里大概有三千多人,要是没个简单的沟通指挥,估计咱们前队的哥几个都冲到巴士底狱里面了,后队的哥几个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就要回家去了,贼尴尬。”

     “俺耳朵不好,俺可要来前队,俺可不想来这儿散步!”

     “俺也要来前队!”

     “俺也要!”

     ……

     “大家静一静!大家静一静!”格洛瑞亚大声的维持着秩序,其实他也是郁闷的很,虽然他有声望做支撑,可是想要管理好这样的队伍可是太不容易了,人们都太过随意,和真正的军队完全没得比。这不,他才刚开口,下面就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了,这架势简直是要把格洛瑞亚气死的节奏。

     “既然我们要和军队交手,我们就尽可能的把自己当成军队!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你们一百人为一队,每队选出一个人作为你们的队长,就像选三级会议的代表那样选!你们接下来的生死就全部交给你们自己选出来的这个队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