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死者的委托
    “哎呦。”吉尔贝把格洛瑞亚给放下了,不过这放下的力气有点大,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扔了。

     “吉尔贝!”格洛瑞亚强忍着清梦被扰、被当成木头乱丢的怒气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

     “那里的那位先生要死了,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我听不清,但要是布宛纳先生肯定能行的。”吉尔贝理所当然的说道。

     “哦?”格洛瑞亚一低头就看到了这个满身鲜血的男人,看到这个男人身上的伤势,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伤势这个男人能保持清醒都是个奇迹。格洛瑞亚看了一眼男人痛苦中带有一丝哀伤的眼睛,知道他必有什么未了的遗愿,这也是他能坚持到现在的根源。

     “先生,您有什么遗愿就告诉我们吧,我们一定会帮你实现的。”格洛瑞亚叹了口气,伏在男人耳边轻声说道。

     “它……大……路……易……中……学。”男人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似乎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带着哭腔又吐出了一个单词——“多弗·彼安文!”然后……他再也没能吐出一个字,只是瞪着充满着血丝的眼睛看着格洛瑞亚,但气息已经不存在了。

     “唉……可怜的人啊,安息吧,我会完成你的遗愿的。”

     “布宛纳先生,他刚才说了什么?”

     “他告诉我‘它’,‘大路易中学’和‘多弗·彼安文’。”格洛瑞亚向着男人鞠了一躬,“让我们把他给葬了吧,这样抛尸在河边,肯定会造成疫病。”

     “可是,这些都是什么意思啊?布宛纳先生。”吉尔贝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这几个词是什么意思。

     格洛瑞亚一边四处张望着可燃物,一边指着男人说:“你看他有多大?”

     “大概三十到四十岁吧。”

     “嗯,三十到四十岁,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入了城,然后还提到了大路易中学和一个人的名字,你想到什么了吗?”

     “没有……”

     “哦?”格洛瑞亚上下打量了一番吉尔贝,就像在看一个白痴一样,“我真不该和你说这么多,这真的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哈哈,布宛纳先生,俺脑子不好使,有啥你就直说呗,别磨磨唧唧的,俺听不懂!”

     “好吧,其实很简单,他提到了路易中学,说明和他关心的那个人在大路易中学;他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没有立刻死去,说明他牵挂着什么,这件事让他拼命也要坚持下来;而之后他说了一个人的名字——多弗·彼安文,说明这个人就是他的牵挂;而他三十到四十岁之间,最可能牵挂的人无非是两个,一是他的兄弟,二就是他的儿子;然后考虑到他的装束明显是一个郊外的贫苦农民的打扮,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执意要去送这个‘它’。”格洛瑞亚指了指地上的一个小箱子,自信的说:“十有八九就是为了送给他在大路易中学上学的孩子,如果他的兄弟在路易中学当教师,他不可能穿的这样窘迫。”

     “布宛纳先生,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

     “我的外号可是福尔摩斯!你说我能不聪明吗?”

     “福尔摩斯是谁?”

     “嗯……反正就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啦,我们还是赶快处理这位先生的尸体吧。”

     “好的。”

     ……

     他们寻来了一些干燥的木料,用火石把男人的尸体进行了火化,看着男人的尸体在火堆中化为灰烬,格洛瑞亚叹了口气,这两天他所经历的全部都是死亡,这让他愈发感慨生命的珍贵。

     “走吧。”格洛瑞亚拍了拍吉尔贝的肩膀,他的精神并不好,他只睡了两个多小时,而且他经历的这些事情很难让人有精神。

     当他们从河岸边走到大路上的时候,一阵奇异的小旋风突然在河边形成,男人的骨灰也被这阵小旋风卷了起来,这股风卷着骨灰迅速攀升到了他们的位置。看着男人的骨灰,格洛瑞亚惊讶不已,他向着骨灰坚定的说道:“放心吧,我一定把它带给你的儿子。”

     格洛瑞亚的话音刚落,这股旋风竟然裹着骨灰在天空中划了个十字,然后旋风突然就消失了,男人的骨灰则缓缓飘入了塞纳河,一点踪迹都没有留下,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愿上帝保佑你。”格洛瑞亚郑重地对着男人火化的方向行了个礼,迈着坚定地步伐离去了。

     再次融入混乱的巴黎,它那副狰狞可怕的面貌跟他们头天晚上见到的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看不见一个士兵,到处都是平民百姓。

     “那么咱们上大路易中学去吧。”格洛瑞亚说。

     “走吧。”吉尔贝叹了口气答道,他倒不是因为那个男人的事情而伤感,而是因为他舍不得离开那片他已经习惯了的柔软如茵的草地,那块草地是那样的舒服,让他根本不想离开,但是既然答应完成男人的遗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路了。

     巴黎,这个十八世纪欧洲最繁华的都市,现在却成了最混乱的地方,大街小巷都在发生着冲突,士兵、平民、匪徒、雇佣兵他们迅速的转变着自己的角色,这一刻他们可能还是敌人,而下一刻他们就又成了朋友。

     一路上的市民们都拿着武器,有的拿着匆忙做好的长矛;有的拿着枪,不过大部分人都不会使用;还有的人拿着从前那种式样精美的武器,只顾赞赏上面镶嵌的金子、象牙和珍珠母,对武器的用途和机械结构却一窍不通。

     士兵们刚刚撤走,御库房就给洗劫一空。

     接着,民众就推着两门小炮向市政厅走去。

     圣母院、市政厅和所有的教堂都敲响了警钟。成群结队的脸色苍白、身体瘦弱、甚至赤身裸体的男人和女人——他们究竟是从哪儿钻出来的?谁也不知道——好像一下子从马路底下钻了出来,这些头天晚上还叫嚷着要面包的人如今却叫嚷着要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