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让·保尔·马拉
    正在开通行证的弗勒塞尔手颤抖了一下,他默默地换了一张纸。

     “如你所愿。”

     “弗勒塞尔!”有个人在市长身后用暗哑、低沉的嗓音突然喊道:“你最好别耍花招,格洛瑞亚不熟悉这些,但我对这些可熟悉的很。”

     弗勒塞尔正在开通行证的手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去阴狠地盯着那个突然走进来的男人,每一个字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让·保尔·马拉!”

     “是我,不过您是不是太失礼了一些?贵族风范十足的‘您’,不应该叫我哲学家马拉或者医生马拉吗?”

     “哲学家马拉!医生马拉!”格洛瑞亚重复了一遍,立刻想起了这位马拉。这位先从文又从医再又从政的马拉先生可是个法国大革命的代表人物,后世对他的评价旗帜分明的分成了两派,也给他冠以两个名号——“人民之友”和“暴君”,这也让他在先贤祠中过了个来回——先是雅各宾派把他送入了先贤祠,后来雅各宾派倒台后又被迁出。当然,让他在世界闻名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的挚友大卫的一幅画——《马拉之死》,格洛瑞亚对这位激进派革命家一直持中立态度,所以他倒是乐意和马拉交个朋友。

     “你作为医生,应该负责去把那些疯疯癫癫的人治好。”弗勒塞尔不屑一笑,“不过我倒是忘了你自己的脑子就有病,还怎么治疗别人?”

     “德·弗勒塞尔先生。”马拉依旧阴郁着脸答道:“现在讨论这些问题没有任何意义,只是白白浪费时间罢了,这个正直的公民要您给他开一张到德·洛内先生那儿去的通行证。我要提醒您的是,等着您把通行证开给他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是三千多个人,你在浪费三千多人的时间懂吗!”

     马拉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把弗勒塞尔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弗勒塞尔把一只手放到自己的额头上,大口的喘着气,用另一只手拿起笔来,迅速地写下了几行字。

     “拿去吧!你的通行证!”他现在完全失去了贵族的优雅,粗鲁的把那张纸递给了格洛瑞亚。

     “先不忙着给,你把它念一下!”马拉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那张通行证的内容如下:

     典狱长先生:

     我,巴黎市长,特派格洛瑞亚先生来和您就本城的利益进行商谈。

     德·弗勒塞尔,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

     “行了!”格洛瑞亚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给我吧。”

     “您觉得这张通行证行吗?”马拉问。

     “应该吧。”

     “等一下,市长先生还得添上一句附言,使这张通行证变得更加完善。”

     他向弗勒塞尔走去,市长仍然站在那儿,手撑着桌子,强撑出一副鄙夷不屑的神气的瞅着这两个与他本人打交道的人,以及另外一个刚在门口出现、拿着一把剑的大高个子。

     这个大高个儿,就是一直跟随着格洛瑞亚的吉尔贝,他的脸上满是肃穆,只要格洛瑞亚一声令下,他就会变成一个完美的杀人机器。

     “先生,”马拉对弗勒塞尔说,“您要添上的那句附言,那句使这张通行证变得更加完善的附言就是这么一句话。”

     “说吧,马拉先生。”

     马拉把那纸摆到桌上,用手指着市长该写附言的地方,说道:

     “格洛瑞亚先生既然作为军事谈判的代表,就请阁下保证他的人生安全。”

     弗勒塞尔望着马拉,脸上显出的那副神气表明他很想一拳打烂马拉那张扁平的脸,而不想照他的要求去写。

     “您还没有拿定主意吗,先生?”马拉看着弗勒塞尔的眼睛,步步紧逼。

     “哪儿的话,”弗勒塞尔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因为,不管怎样,您提出来的总是一个合理的要求。”

     “但是,先生们,”他写下了马拉要求的附言,接着说,“请你们注意,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都和我无关,我和我的家人没有理由有承担意外风险的责任。”

     “这由我来保证。”马拉从他手里拿过那张纸说道:“拿着,勇敢的格洛瑞亚。虽然我为你的勇气所赞叹,但你没有必要孤身去和那个可怕的典狱长会面,人民是能攻下巴士底狱的。”

     “先生,少一些牺牲不是更好吗?”格洛瑞亚做出了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但他实际决定做一次惊天的豪赌,让他的声望一次就攀升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上帝与你同在!”马拉神色一正,敬佩的说道:“我相信您一定能成的,自由女神保佑您!”

     “我的朋友。”弗勒塞尔有些恼火的看着挡在门口的吉尔贝说:“我要向您指出,您这身穿着进入这里未免太不雅观,而且你不能在我的房门口站岗。如果您一定要呆在这儿,那么至少请您把弹盒挪到前面,背靠着墙。”

     “我可以让他过去吗?”吉尔贝向格洛瑞亚问道,他瞥了一眼望着德·弗勒塞尔,脸上的神气表明他并不怎么欣赏那句拿他打趣的话。

     “可以,他逃不掉的。”格洛瑞亚点了点头。

     吉尔贝咧了咧嘴退让到了一边。

     马拉吓人地笑了笑说:“那我们现在去拿火药吧。”

     “走吧。”格洛瑞亚稍稍用力,将木雕成了两半,拿出了一把黑色的钥匙。

     他们俩走下楼梯,吉尔贝跟在后面。

     正如德·弗勒塞尔所说的,市政厅的地窑里储存着八千斤火药。

     马拉和格洛瑞亚拿着提灯走进了地窑,把灯吊在天花板上。

     吉尔贝则单独留在门口站岗。

     火药都装在一些小木桶里,每只桶里大约有二十斤。楼梯上每隔一两级就站着一个人,形成一个长长的传送带,他们开始把火药桶从地窑里搬出来。

     起初有一阵子是乱哄哄的。因为他们不知道火药够不够分给每一个人,所以大家都冲上前去,想要拿到自己的一份。选举出来的那几个队长适时的发挥了作用,他们纷纷站出来训斥他们的队员,分配工作这才变得秩序井然。

     每个公民都分到了半斤火药,大约相当于三四十发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