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被囚禁的军人
    德·洛内看着不远处的年轻人,他有满腹的心声,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千言万语到头来只能是化为一声叹息,这就要解脱乐吗?尚且没有准备好呢。

     从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起,他就开始做一个梦,这个梦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每一次都愈发真实。梦中有一个年轻人拿着一把火走进了巴士底狱,他似乎对自己说了些什么,可总是听不清楚,而后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白二色,黑色的是残垣断壁,白色的是烛火银花。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死在这片火海之中,每每到此他就会从梦中醒来,然后静静的为自己冲上一杯咖啡,他知道或许这就是他的使命终结的预兆,祖祖辈辈背负的使命——虽然它更像是个诅咒——至他这里就要彻底的结束了。

     前一天晚上,他的耳畔突然响起了暴风雨来临前的隆隆声,他趁夜登上了巴士底狱的最高处,他清晰地看到那股不断上涨的骚乱的浪潮已经冲到巴士底狱的围墙脚下,那浪潮是红色的,就像血。

     从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默默地的写下了自己的遗书,等待着那最后的终结。

     此刻,他终于等来了那个年轻人,尽管他从未看清过那个年轻人的面容,但当他看到格洛瑞亚的第一眼,他就确定了他的身份。

     “没错,就是他。”

     他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总算是来了。”

     格洛瑞亚不解的看着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很难受,可他明明不认识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迟疑的问道:“您一直在等着我吗?“

     “不错,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你结束巴士底狱里的一切。”

     格洛瑞亚吃惊的看了一眼德·洛内,发现他的眼神中有的只是疲惫,仿佛此刻他面对的不是巴士底狱的典狱长,而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他身心疲惫,心中渴望着上帝的拯救之光。

     在这个老人的身后有四门准备开火的大炮,周围还有一支由荣誉军人组成的军队,哨兵们握着枪,军官们拿着出鞘的剑。他们的眼神都是那样的平静,可只要仔细看上去,就能发现平静蕴含着无尽的疲惫和对解脱的渴望。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是这副模样?”格洛瑞亚退后了一步,他们看他的眼神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典狱长和几十个老兵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铁栅栏门在格洛瑞亚身后吱吱嘎嘎地关上了,不管格洛瑞亚此前下了多大的决心,听到这种可怕的声音,他还是禁不住毛骨悚然地打了个寒噤。

     “我们被囚禁在这里太久了。”德·洛内疲惫的摇了摇头,“我们都在等着你来结束这一切。”

     “什么?我?”格洛瑞亚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为什么是我?”

     “这是上帝的指示。”

     “可……可我是来劝降你们的。”格洛瑞亚迷茫的挠了挠头,“而且如何结束这一切?”

     “结束这一切其实很简单,毁了这里就行了。”德·洛内转身看了一圈,指着他身后的那些人说:“这些人都是和我一起来到这里的,我们一起在这里被囚禁了二十四年,我们来的时候一共有一百人,现在只剩四十七个了。”

     接着,他转身笑着对格洛瑞亚说:

     “本以为我们还要再多熬上几年,但没想到上帝派来了你。”

     “毁掉这里吗?”格洛瑞亚看着笑的比哭还难看的德·洛内和他背后那些苍老的军人,胸中百味陈杂,他原本以为来到这里会是一场危机四伏的冒险之旅,却没想到竟然如此简单。同时他也为这里的人感到悲哀,最让人绝望的就是习惯绝望,而眼前的这些人分明已经习惯了绝望,现在终于能够解脱,他们一心只求速死……

     “就用这盆火吧,历任死在巴士底狱的看守者都是用它来火化的。”德·洛内指着吊在空中的火盆说道。

     格洛瑞亚抬头望了望那个火盆,火盆中的焰火正在欢快地跳跃着,似乎是在欢迎他的到来。

     “一定要这样吗?你们不能离开这里吗?”格洛瑞亚忍不住问道。

     “是的,一定要这样,因为我们是军人。”德·洛内高傲的仰着头颅说:“我们既然接下了命令,就绝对不能违反。”

     “你们接到了什么样的命令?”

     “驻守巴士底狱。”德·洛内一怔,刚才的高傲荡然无存,他的情绪很低沉,无可奈何地惨笑了一声,“不过驻守和囚禁有什么区别呢?都是待在这个地方,说起来我们竟然没有发疯,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现在巴士底狱就要被毁灭了,你们没必要和它一同赴死,你们的命令是驻守巴士底狱,不是和这里一同消亡啊!”格洛瑞亚不甘心的劝道,他不希望这些可敬的军人就这样成了巴士底狱的陪葬,他们还能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年轻人,你不必劝了,我们属于不同的阵营,除非你有国王的命令,否则我不可能背叛国王的,我只能和这里共存亡!”德·洛内固执地摇了摇头,他知道格洛瑞亚想要让他活下去,但是属于贵族的尊严让他无法这样选择。

     “如果我告诉您,在三年以后法兰西将会面对整个欧洲的围攻呢?”

     “你……你说什么?”

     “法兰西将会面对整个欧洲的围攻。”

     “你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情?”

     “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意志。”格洛瑞亚指了指上方,“你不也收到上帝的意志了吗?”

     德·洛内低着头,久久没有说话。

     格洛瑞亚看德·洛内一言不发,暗道有门儿,人不说话无非是因为心中纠结,既然纠结那么就有机会。他认真地看着德·洛内的双眼,“你不只是国王的贵族,你是法兰西的贵族,而且你还是一位军人,你最重要的职责是保卫法兰西!而你现在却想要一死了之,你是不是太懦弱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