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攻入内堡
    “寻找掩体!我们的大炮来了!”王宫广场战斗过的近卫军们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大炮,迅速地赶到了这里。

     这时可以看到瑞士兵已经撤离了外围,他们进入了第二个吊桥把他们的枪管从堡垒的缝隙中斜了出来,他们肆意朝着在院子中惊慌乱转的市民。直到近卫军的大炮压制住了他们,市民们才得以有喘息的机会,可早已经血流成河了。

     贡松大声地鼓励着市民,呼吁他们不要惧怕牺牲,勇敢地继续战斗。

     卡扎克看着这群毫无组织的市民和不懂军事的领袖摇了摇头,他知道如果想要攻破巴士底狱只能靠他自己。

     可他思考了一会儿却突然紧张了起来,他手上带的婚戒不见了!那是妻子留给他的最后的遗物!他发风似地在附近寻找着,终于在离他不远处的干草堆上找到了他的婚戒。他温柔地捡起了干草上的婚戒,突然想起了他曾经为小姐点起的那冲天的焰火。

     “小姐,是你给我的提示吗?”卡扎克鼻子一酸,他已经知道了如何去攻破巴士底狱,“小姐,等我手刃了那个畜生,我马上就去陪你……”

     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迅速找到了贡松说出了他的主意:

     “只需要一辆手推车和一些干草就可以攻破巴士底狱的第二层防御。”

     贡松想了一下,立刻赞同了卡扎克的建议,他虽然不知道如何攻城,但他却乐意相信眼前这位勇士。贡松突然想到凡是有益的事物,成双总归更好,就朝着广场上的市民喊道:

     “两辆手推车!快找两辆手推车来!”

     人们迅速行动了起来,并推来了十辆手推车。

     “拿些麦秸和干草来!”卡扎克喊道。

     立刻就有两百个人赶来,各人手里都拿着一捆麦秸或干草。

     有些机灵的人还把干燥的厩肥堆在了担架上。

     卡扎克走到一辆装满麦秸的手推车的把手当中,他并没有把车朝前拉,而是发疯一样向前推去。

     贡松笑了一下,也按照卡扎克的样子做,他心里已经大致明白了卡扎克这么做的目的,这的确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市民们跟随着领袖也也各自抓起一辆手推车的把手,把十辆手推车推进了院子。

     十辆堆满了易燃物的手推车迅速在漫天的子弹中变成了十辆火车!但是人们没有丝毫退让,他们听见枪弹嘶嘶地打在麦秸或侧栏以及车轮的木架上,但是没有一个人给枪弹击中。

     等这排子弹打过以后,两三百个射手就跟在这几个推车人的后面,向前冲去,他们在这道防御物的遮蔽下,钻到桥板底下。

     “哈哈哈,就让这把火烧的更猛烈些吧!”

     卡扎克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火镰和一些火绒,用一张纸包了一撮火药,随后用火点着,无数的麦秸火把就这样被制作了出来。

     每个人都分到一根麦秆火把,十辆车上的麦秸烧的更加狂暴了,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炸声。

     城堡里的守军惊恐的看着可怕的火焰,他们试图要扑灭这些可怕的火焰,可是他们一跑出来,就肯定会被堡垒下埋伏的射手给射杀,这些人可不是那些没有经过训练的市民,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近卫军!

     火苗窜到了桥面上,用锐利的火舌吞噬着木头,顺着桥的构架蜿蜒曲折地向上烧了过去。

     “胜利!胜利!”

     院子里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立刻传染了圣安托万广场上的所有人,民众看见巴士底狱的塔楼上冒出了浓烟,以为他们的前锋已经攻破了巴士底狱。

     卡扎克看着烧红的铁链从梁木上脱落了下来,欣慰的笑了。随着铁链的脱落,吊桥轰然坠落,有一半给烧断了,另一半还在燃烧,噼噼啪啪地直冒烟。

     瑞士兵们恐惧地从可怕的烟雾中撤离了出去,他们的首领,一位营长先生却狰狞的拿着一个火把走到了地窖口,威胁着已经冲到他们面前的市民和近卫军。

     “谁敢再前进一步,我就和你们同归于尽!”

     “火药!”很多人惊恐地嚷了起来,“火药!火药!”

     他们看到那根火把在这位连长的手里闪闪发亮,猜出了他的意图,巴士底狱下面的火药足以把整个巴士底狱都炸上天。

     “你们可以把我杀死,”连长哈哈一笑,“但是你们下手得再快也阻止不了我把这根火绳丢在那些火药桶中间,那样的话,这里的所有人都会给炸到天上去!”

     “听我说,”连长晃了晃他手中的火把,“现在我的手里掌握着你们所有人的生死一样,只要你们中间有一个人朝这个院子里走一步,我就把火药点起来。”

     市民们听了他这番话,摇摇晃晃的退了几步,仿佛他们感到地面在他们的脚下颤动。

     “你有什么愿望?您有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不要点燃火药!”贡松依旧保持着沉稳,冷静地喊道。

     “我想写个投降条款,体面地投降,而不是这样被你们侮辱性的打死。”连长用左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右手依旧拿着火把。人们恐惧地看着这个火把,生怕他右手有丝毫颤抖,把火星溅入了这可怕的地窖之中。

     “我希望所有人都退出去,“连长说,”只要在巴士底狱的院子里还有一个外人,我就不接受任何建议。”

     “但是。”贡松摇了摇头,“您不会趁我们不在的时候重新组织抵抗吧?如果这是你的缓兵之计的话,那我只能说你想多了!”

     “哈哈哈,我以一个贵族的名誉起誓,我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您说话算数吗?”

     “我以一个贵族的名誉担保!”

     有几个市民依旧不相信的抿了抿嘴。

     “以一个贵族的名誉担保!”连长觉得自己仿佛受到了侮辱,第三次重复着这句话,他双目冒火,胸口不住的起伏,甚至右手都在颤抖!

     “不!不!没有人怀疑!我们都相信你!”看到连长颤抖的右手,所有人都不敢再怀疑了。

     他们可以随意践踏贵族的尊严,但是他们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