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领袖贡松
    “市民们!”在站上了石桩之后,男人的气质瞬间大变,仿佛他有两个面孔,一面严肃,一面亲和,他大声喊道:“前方就是巴士底狱!那些贵族就凭借这个地方欺压我们几个世纪!现在我们有一万多人,还有两万全副武装的战士正在全速赶来,我们是如此的强大,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我们追求自由的脚步!占领巴士底狱!推倒巴士底狱!这是属于我们的时代!属于人民的时代!起来!饱受受欺压的人们丢掉你们的恐惧!让我们推掉巴士底狱!”

     “贡松万岁!”

     “人民的米拉波(注1)万岁!”

     “占领巴士底狱!”

     “推掉巴士底狱!”

     ……

     原本恐惧的市民被这个毫不起眼的男人迅速的调动了起来,他们群情激愤,所有人都在贡松的带领下备战,他们检查着自己的弹药、枪支,只待那两万人一到,他们就一同攻击巴士底狱。

     格洛瑞亚眼看着自己身后的人群纷纷加入了备战的队伍,虽然很不甘心,但也只能苦笑一声。他的声望和号召力还是太浅了,和那些大革命初年的核心人物差的太远了,这是岁月积累而来的,不是一时能解决的。不过这也极大的刺激了他,让他更加坚定了加速组建自己的军队的决心。

     他按了按有些疲惫的双眼,郁闷的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纸,那是马拉给他的一封推荐信,上面用铅笔写了六个字:受马拉的委派,但当他在抬起头来的时候,贡松已经重新进入了人海之中,完全找不到他的位置。

     他只能去寻求广场中的市民的帮助,因为马拉告诉他在巴士底广场上的人都能把他领到贡松那儿去。

     被他询问的那个人不禁一愣,眼睛里射出两道光来。

     “您找他有事吗?”他问道。

     “把这张纸交给他。”

     “这是哪个人给你的。”

     “是医生马拉。”

     “马拉!你认识马拉吗?”那个人激动地嚷道。

     “我刚和他分手。”

     “在哪儿?”

     “在市政厅。”

     “他在干什么?”

     “他去荣军院把两万个人武装起来。”

     “那么,把这张纸交给我吧。我就是贡松。”

     格洛瑞亚往后退了一步,觉得精神有点混乱了,虽然他刚才没能看清贡松的面容,但那个男人的气质却让他印象深刻,和眼前这个干瘦甚至看上去有点猥琐的中年人完全没一点相似之处。

     “你就是贡松吗?”他问道。

     “朋友们,”那个衣衫褴褛的人说道:“这儿有个人不认识我,他想打听一下我是不是真是贡松。”

     四周的人听了哈哈大笑,所有这些人似乎都认为,不认识他们最喜爱的演说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奥万岁!”两三千人一同大喊起来,震得格洛瑞亚的耳膜生痛。

     “拿着。”格洛瑞亚无所谓地笑了笑,把那张纸递给贡松。

     “朋友们。”贡松看了那张纸以后,拍了拍格洛瑞亚的肩膀说:“这是一位可以信任的年轻人,马拉把他介绍给我。因此我们可以信任他。你叫什么名字?”

     “格洛瑞亚·布宛纳。”

     “我呢。”贡松说道:“我叫阿什。只要我们两个人挽起手来,我想我们就可以跳着小舞曲把事情办成。”

     人们听了这句俏皮话都笑起来。

     ”等等,我有一个想法。“格洛瑞亚打断了人群的嬉笑,“我想现在进去见典狱长,要求他不作任何抵抗。如果他肯听我的话,那最好,我们就可以避免流血;如果他不听,那么流的血就得由他偿还。眼下那些德意志、奥地利和瑞士的士兵还在巴黎城中镇压我们勇敢的市民,我们同为法兰西人能不内耗还是不要内耗的好。”

     “那么你要和典狱长一起要呆多久呢?”

     “待到我说服他为止,如果我发现没有希望说服他,那么我就会出来。”

     “那么就以半小时为期吧,如果半小时内你没出来,我们就会直接进攻,如果你牺牲在了里面,我们会用德·洛内的头颅为你祭奠的。”

     “耐心点儿,朋友。”格洛瑞亚皱了皱眉头,他认为半个小时太短了些。

     “嘿嘿,看看你的身体吧,很正常对吗?你一定没有挨过饿吧。”贡松脸色一寒:“可是你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周围所有那些瘦骨嶙峋的人,看看他们干瘪的血管,从他们衣服的破窟窿里数一数他们的骨头,再问问他们看是否明白耐心这个词的意思!”

     “那好,就半个小时。不过,你对我没有一点怀疑吗?”格洛瑞亚边向贡松伸出手去边问道。

     “怀疑?”贡松轻蔑地笑了笑答道,他轻而易举地把那个身强力壮的格洛瑞亚伸给他的手紧紧握住。格洛瑞亚脸色一白,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瘦骨嶙峋、面色苍白的人的手竟然这么有力,在他面前自己就像一个婴儿一样虚弱。“我怀疑你?干什么要怀疑呢?只要我愿意,说一句话,做一个手势,我就能把你像玻璃一样敲碎,即使你躲进这些明天就要不复存在的塔楼,即使你有那些今晚要么归附我们要么死去的士兵的保护,你也没法逃脱。”

     格洛瑞亚吃惊的看着这个片刻之间变得无限高大的人,忍不住问道:”你就这么自信吗?”

     “我们进行的都是一种表示信念的行动。只要有信念,你就肯定会成功。”贡松咧嘴笑了笑,露出了一嘴大黄牙,“去吧,相信贡松,就像他相信你一样。”

     格洛瑞亚愣了愣,他不得不感概这位贡松真是位伟大的领袖,他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向着巴士底狱的入口走去,他也要努力成为像贡松这样伟大的领袖。这时候,和他谈话的那个人在一片欢呼声中走进了圣安托万区,人们不断重复地呼喊着“贡松万岁!人民的米拉波万岁!”

     注1:米拉波指的是奥诺莱·加里布埃尔·米拉波,是法国大革命年间一个著名的演讲家,如果玩过刺客信条的书友可能玩过关于这个米拉波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