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进攻!
    民众顶着七月的骄阳等在巴士底广场,他们神情激昂、十分狂热。

     贡松带领的那些人刚刚和马拉的人汇合到一起。圣安托万区的人认出了圣马尔索区的弟兄们,就向他们招呼,并且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贡松站在那些革命党人的前面,马拉却隐去了自己的踪影。

     “已经超过半个小时了,准备进攻吧。”贡松冷酷地看着不远处的巴士底狱,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广场上出现了一阵骚动,一群民众大声的嚷着什么,混乱的景象十分可怕。

     ”格洛瑞亚还在里面!我们进攻会让他送命的!“

     ”格洛瑞亚已经牺牲了,我们约定了半个小时为期,既然他还没有出来,就一定是牺牲在了里面。“

     ”怎么会?布宛纳先生牺牲了?“皮都脸色苍白的退后了两步,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得不说,我们的敌人很顽固。”贡松转身面向数万市民,深不可测的眼睛中晃动着未知的火焰,”他不但不肯把巴士底狱交出来,而且还杀死了我们的同志——和德意志龙骑兵浴血奋战的格洛瑞亚!既然这位典狱长大人守卫巴士底狱的决心如此坚决,我们只能赐他死亡了!为格洛瑞亚同志报仇!杀了典狱长!“

     ”为格洛瑞亚同志报仇!杀了典狱长!“

     ……

     贡松不大但却异常有力的声音立刻得到了市民的广泛响应,他们声嘶力竭的吼着,似乎凭借这声音都能将这片天吼破。

     “但是我们得牺牲多少人啊!”皮都挤到了贡松身边,大声提出了自己的异议,”就不能再等一等布宛纳先生吗?他一定能说服典狱长的!“

     “呸!”贡松轻蔑地吐了一口唾沫说:“世上的人太多了,但是却有一半人在挨饿,与其被饿死,倒不如拼上性命去占了巴士底狱,至少这样我们死的还有些价值!”

     贡松转身对着市民喊道:”朋友们!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的!是的!”人们带着崇高的牺牲精神大声嚷道。

     “但是眼前有一条护城河啊!”皮都急得满头大汗。

     “我们只需要把这条河的一部分给填满了就行了!”贡松哈哈大笑,“我已经算过了,我们这里十分之一人的身体就能把那条护城河全部填满!朋友们!你们会被一条小河吓退吗?”

     “不会!不会!”人们像先前一样激动地重复道。

     “德·洛内!接受市民的怒火吧!”贡松盯着巴士底狱仔细看了一会儿,根本没有发现典狱长的踪迹。

     他脸色很不好,甚至可以说是阴霾到了极点,他认为此时此刻德·洛内不出现是对他极大的蔑视。他能容忍对别人的威胁,但是却受不了别人一丝的轻蔑。他阴沉着脸迅速举枪,瞄准射击,打响了进攻巴士底狱的第二枪。

     霎时间,枪声四起,市民们仿佛一直都在等着他的这个信号似的。

     巴士底狱的灰色塔楼很快被子弹打出了一道道白色花纹,就像邪恶的气息被净化了一样。

     在民众毫无秩序可言的射出这排子弹以后,紧接着是长达十余秒的寂静,所有人都在埋头换弹药,这支临时组建起来的队伍显得是那样的混乱无序。

     巴士底狱的那些瑞士兵可不会给这些市民机会,他们迅速填装的大炮,原本市民以为已经撤下去的大炮在此刻重新露出了它们的獠牙。

     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在一座塔楼的顶部闪现出一道火光,一团烟雾随之而出,炮手们根本不需要瞄准,密集的人群中就响起一片痛苦的喊叫声。

     这是巴士底狱向市民开的第一炮,紧接着炮声如水银泻地一般轰入了人群之中,一批人又一批的市民倒在血泊中,失去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受到炮轰的市民刚才还那样气势汹汹,现在却变得非常惊骇。他们中稍微有些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单从巴士底狱采取的种种防御措施上——它是无法攻克的。市民们幼稚地以为,在这个国王不断对他们作出让步的时代,巴士底狱也会不经流血自己让步的。

     但他们搞错了,并不是所有事情国王都能轻易让步,比如在威胁到国王生存的问题上。

     在炮兵们装弹的时间,剩下的守卫部队迅速在巴士底狱的平台上面举起了枪,对准广场又射出了一排子弹。

     虽然现在守备巴士底狱的只有两百瑞士兵,而且这两百瑞士兵只是临时调驻巴士底狱,但是他们却保持着良好的纪律,暴民与军队的差距在这一刻暴露无遗。

     接下来,又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只听见这儿、或者那儿发出几声喊叫、几声呻吟和几声哀鸣。

     “大哥!你醒醒啊!”

     “爹!”

     “大叔!”

     ……

     人群中起了很大一阵哀嚎,许多人都发现自己的亲人死在了这一轮炮击之中,市民们手搭着手把死者和受伤的人抬了起来,失去亲人、朋友让他们格外痛苦,原本凝聚力极差的市民在这一刻出人意料的成为了一支队伍,这支队伍的名字叫“复仇”。

     “复仇!”

     “复仇!”

     ……

     市民们高呼着口号行动了起来,一转眼间,这个地区所有房屋的窗口——即使是在枪弹射程以外的——都挤满了射手。

     只要巴士底狱平台上或炮眼里出现一个瑞士兵,就会有一百支枪瞄准他。虽然市民们的准头很差,但是他们却有三万多人,很快弹雨就把遮蔽堡内士兵的那些石墙的墙角打坏了,市民们疯狂的开着枪,似乎想要把石墙打碎……

     但是聪明的市民不久就厌倦了,他们纷纷劝说周围的人停止射击。他们告诉周围的人对巍然不动的石墙开枪射击是没有意义的,他们的枪要瞄准的是人的肉体,子弹打出去时,只有从人体内喷出的鲜血才是最有意义的,灰尘永远只是灰尘,这样下去就算他们把弹药打光,也根本攻不下巴士底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