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破门
    人群中闹哄哄的,各人都抢着发表自己的意见。

     广场上出现了这样奇怪的景象,人们会很快的在某个发表意见的人的四周围成一圈,并且等他们发现他的建议不切实际的时候,就立刻离开他。

     一个车匠比划着要造出一个古罗马的投石器,用这东西把巴士底狱的围墙打一个缺口。

     那些消防队员建议用水泵把大炮的引火药和炮手的火绳浇湿,可是他们却没发觉,就连功率最大的水泵也无法把水喷到巴士底狱围墙的三分之二的高处。

     一个指挥圣安托万区人的啤酒批发商建议向巴士底狱喷射一些他们头天晚上搞到的罂粟油和薰衣草油,焚毁这座堡垒,因为这些油用磷一点就着。这个啤酒批发商很快获得一个糟糕的名声,大家都把他当成是一个纵火狂来看待。

     ……

     然而人群中有一个人却与其他人的反应截然不同,如果格洛瑞亚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个人他非常熟悉。

     这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厌恶的避开了这些在做白日梦的市民,像一条喇叭狗一样勇敢且自信的潜伏到了堡垒之下。

     他善于观察的眼睛很快认出了杀伤力最大的那几个炮眼,他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算准了大炮开炮的和排枪向吊桥射击的准确世间。

     等他的眼睛完成了所有的观测工作之后,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他把肩膀和胸脯缩成一团,整个身体显得还没有一块从侧面看过去的木板大。

     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几乎成了一条如同几何图线一样的棱边,既不宽,也不粗。

     他默默地躲在吊桥上附近一个隐蔽的视觉死角,像一只壁虎一样抓着凹凸不平的石块向上攀爬。

     尽管他的四面一直响起密集的枪声或炮声,但是他依旧冷静的向上攀爬着,那份冷静根本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类应该有的。

     很快在广场上乱嚷嚷的市民们就发现了这个无畏的勇士,他们同时停下了射击,用眼神为这位勇士加油,因为他们也清楚他们的射击根本无法打中瑞士兵,反而更可能打中这位无畏的勇士。

     守军们很快发现市民的古怪——他们直勾勾的看着吊桥附近,却一枪不发。但是因为那个地方是视觉死角,他们根本无法看到发生了什么,他们只能不解地嘟哝了两声,向吊桥附近接连射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这个人还是凭着他的体力和动作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好几次铅弹似乎都打中了他,但其实只是擦肩而过。他虽然没有流血,额头却也冒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这实在是太刺激了,一次次和死神擦肩而过即使是再冷静的人也会受不了。

     他就这样在死亡的威胁下攀爬到了吊桥附近,他从怀中拿出了一把小刀,全神贯注的计算着枪炮的间隔。他已经能看到吊桥的铁索了,但是这段最后的距离已经并不在视觉死角了,他必须迅速准确的移动过去。

     ”十九秒。“在又一轮枪炮射击之后,他念出了这个时间,这是他计算出的巴士底狱的守卫们换子弹的时间,他必须在这十九秒内穿越这段危险区域,然后砍断铁索!

     “一!”他开始行动了,像个在空中飞翔的大鸟,伸展四肢直接侧着跳跃了一大块区域。

     “二!”他用力抓住了堡垒上破碎的地方,咬紧牙关疯狂的向上爬。

     “九!”经过七秒的攀爬他现在已经碰到了吊桥!

     “给老子断啊!”他的右手抽出了嘴巴叼着的小刀,转身对着铁索就是一刀斩下。紧张注视着他的市民在此刻失望了,他们没想到这位勇士只是带了一把切水果的小刀,这东西能切开铁索吗?

     在堡垒平台上紧张的换着子弹的守卫也松了一口气,嘻嘻哈哈的指着他笑了,在守卫们看来他只是一个神经病,竟然想用那么小的一个小刀切开铁索。

     “咔……”铁索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就这样轻松的。

     没人能想到看上去如此袖珍的小刀能像切豆腐一样切开了铁索,吊桥发出了一声颤抖,随着铁链断裂,摇摇晃晃的坠落了下去。

     “十二!”他看着即将坠落下去的吊桥纵身一跃,借助吊桥下落时的缓冲力落了下去。

     “十四!”吊桥轰然落地,他打了个滚卸去冲击力,向着之前已经选定的一间民房拼命地冲了过去。

     “十九!”他靠在民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兴奋的划了个十字。

     “上帝保佑!”

     噼里啪啦的枪声又响起来了,正在冲向大门的那些人像麦田里的麦穗似的纷纷被子弹击中、打翻。然而这些死伤者的惨叫没有让后继的市民胆怯,他们反而更加疯狂的冲了过来,这时他们已经不再仅仅是那些抵制饥饿的市民了,他们是复仇的战士,只要一息尚存,就要拼死一搏。

     怒声嘶吼的大炮每发射一颗炮弹就会在人群中绽放出一朵血花,带走一片市民的生命,而市民们却用更大的声音呼喊着“我们要占领巴士底狱!”的口号来作为回应。

     人们一面发出这种呼声,一面挥舞手臂。

     他们的行动那么敏捷,那么迅猛,那么难以阻挡,区区两百瑞士兵守军根本无法防御。

     狂热的欢呼声震天响,所有人都在庆祝着他们所取得的这第一个胜利。

     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又几门大炮在他们前方的塔楼上,毕竟他们没有受过训练,根本不知道战场的残酷。

     四门大炮同时亮出了他们的獠牙,市民们仿佛呆在一个被它们照得雪亮的洞穴深处,“轰”的一声四门大炮射出一排带着死亡气息的炮弹,在堡垒的大门里横扫而过。

     这排犹如一股飓风的炮弹在人群当中炸出一条血路,这是真正的血路,炮弹碾过的地方一大片血肉横飞,市民们为他们的轻率付出了血的代价,这样的惨剧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他们真正成为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