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嘴巴创造的巴士底狱
    没人知道巴士底狱究竟是什么样子,它就像个庞大的巨兽,长年累月的盘踞在法国,将一个不朽的可怕形象始终留在老年人和孩子们的脑海中。从林萌大道那边望过去,可以看到它那两座面向广场、大小对称的塔楼,塔楼正面正好和河岸平行。

     巴士底狱的大门口戒备森严,有一个警卫室,两道哨兵线,还有两座吊桥。

     在越过了这几种不同的障碍以后,才能走到官邸,也就是说典狱长的住所前的院子里。

     从这个院子里,有条通道通到巴士底狱的护城河边。

     在朝着护城河的另一个入口前,有一座吊桥、一个警卫室和一道铁栅栏门。

     在头道门前,哨兵想要拦住格洛瑞亚,但是他出示了弗勒塞尔开的通行证,轻松地走了进去。

     这时格洛瑞亚发现吉尔贝跟在他的后面,吉尔贝是个非常笃定的人,他会跟随他认定的人上天入地。

     “你就呆在外面吧,”格洛瑞亚看着高出自己一头的吉尔贝温和说,“要是我不出来了,你记得告诉雷克大叔,我因为一时贪心战死在了巴士底狱,辜负了他的期望。”

     “这……”吉尔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这也太长了,俺怕记不住啊……”

     “记不住我说的这些话?”

     “是的。”

     “我再给你重复一遍,记住了吗?”

     “布宛纳先生,还是你去说吧,俺的脑子不好使。哈哈哈,你肯定能出来的,你说还要请俺吃饭呢。”吉尔贝没心没肺的笑了,露出了他的一嘴的大白牙。

     真是个傻子。格洛瑞亚只觉得鼻子一酸,心里难受的很,“放心吧,我肯定能出来,你说的对,我还没请你吃饭怎么能出不来呢。”

     “就是嘛,布宛纳先生,怎么可能有您做不到的事情呢?“

     “以后叫我大哥就行,别再叫什么先生了,听着生分。”

     “嘿嘿,大哥!”

     “好兄弟!大哥去去就来!”

     于是他坚定地穿过了第一道哨兵线,吉尔贝则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摆弄着自己腰间的那把剑和背着的那把枪,不时瞟两眼不远处的哨兵线,低声嘟哝道:“大哥,你要是出不来,我就进去。”

     格洛瑞亚凭借着他的通行证,一路畅通地通过了吊桥和铁栅栏。

     典狱长就站在门里面,就像个最终的大BOSS等待着来挑战他的玩家。

     典狱长站在那儿等待格洛瑞亚的那个内院是专供囚徒散步用的,四周有八座塔楼,也就是说有八个巨人看守着。它没有一扇窗户,太阳也从来照不到它那潮湿泥泞的地上,这个院子简直就象是一口大井的底部,充满着死人的阴寒味道。

     院子里有一座大钟,由几个绕着铁链的俘虏雕像托着,这座用来计时的大钟走的时候发出有节奏的缓慢的声音,就象黑牢里天花板上渗出来的水珠滴滴答答地落在受到侵蚀的石板地上。

     在这口井的底部,囚犯陷在一个石头的深渊里,向着那些无情的光秃秃的石头凝望片刻,便马上要求重新返回牢房。

     人间的气息在这里非常淡薄,没有花能在这里生长,空中唯一存在的是近乎和石头融为一体的蝙蝠,难以想象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忍受这般死寂的地方。

     “年轻人,你来了?”

     德·洛内转过身来,常年不见阳光让他的脸苍白的完全失去了人形,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但是看上去却有六十多岁。他穿着一件灰色外套,佩着有红绶带的圣路易十字勋章,握着一根剑杖,像极了亡灵。但听他说话的意思,似乎已经等他很久了。

     格洛瑞亚吃惊的看着德·洛内,他从未见过德·洛内,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他了解的德·洛内可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兰盖的《回忆录》使他声名狼藉,他几乎就跟这所监狱一样被人痛恨。

     德·洛内家族世世代代掌管着巴士底狱,也世世代代被人怨恨着。

     据说这所监狱的官员并不是由陆军大臣任命的。在巴士底狱,上到典狱长下到厨房的小学徒,所有大小官员的职位都是出钱买来的。因而巴士底狱的典狱长是一个等级很高的看门人,是一个带肩章的饭馆老板,他除了自己那六万法郎薪俸外,通过敲诈掠夺,还可以搜刮到六万法郎。

     据说这一任的德·洛内的贪财远远超过了他的几位前任,听说是因为这一任的德·洛内预料到了他自己不能像他的前任那样长期保住这个职位。

     据说他靠囚犯来养活自己的全家。他减少取暧的燃料,把每件家具的租金都提高了一倍。

     据说他有权每年免税运一百桶酒进巴黎。一个酒馆老板买下他这项权利,借此把上品好酒运进城来。而他拿出酒馆老板付给他的那笔钱的十分之一,买些醋给囚犯喝。

     据说巴士底狱中只有一块能见得到阳光的地方——在一座棱堡上面有一个小花园,这里人最愉快的时候就是在那儿散步溜达,并在那儿透透空气,看看花草,见见日光,享受一下难得的人间的气息。他把这个小花园租给一个园丁,为了每年多弄到五十个利弗尔,从此所有人几乎再也接触不到人间的气息了。

     据说他对那些有钱的囚犯极为殷勤。他把一个有钱的囚犯领到自己情妇的住处,这样一来,他的情妇就住上了备有家具的房子,由那个人供养,用不着他花费一个子儿。

     据说这里关押着数百个囚犯,他们都是得罪了权贵的先进人士。他们其中有哲学家,有医生,那些失踪的伟大革命者几乎都被关在了这里……

     可实际上呢?这里只有七个罪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贵族,两个精神病和四个伪造钱币的投机者。这里没有革命者,关押的只有罪有应得的罪犯;这里没有油水,只有让人发疯的死寂;这里也没有无恶不做的典狱长家族,有的只是短寿的德·洛内家族。

     世间没有什么巴士底狱,有的只是一个由嘴巴编造的弥天大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