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雷克的铁血
    程林和雷克没走多远,就又被迫陷入到了另一群士兵洪流之中。

     “他们的队列实在太糟糕了。”雷克火气十足的指着前方的轻骑兵团向程林讲解道:“轻骑兵一定不要进入这种狭窄的地方,轻骑兵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机动力,他们现在却完全失去了它。如果这时候有一支军队——哪怕是步兵——冲击他们,他们都会瞬间崩溃!”

     “您说的对,雷克大叔。”程林赞同的点了点头,失去机动的轻骑兵的确是非常脆弱的,在他的印象里轻骑兵是一支主攻骚扰、侦查的军队,一支优秀的轻骑兵可以让十倍于己的兵团头痛不已。但是当他准备下马过去问一些问题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雷克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去。

     这次雷克是和他的同胞们打交道,他的情绪依旧很低落,但是并不影响最基本的交流

     “喂!轻骑兵们!你们是属于哪个团的?”雷克朝着将维莱特的大街小巷挤得水泄不通的那些轻骑兵们喊道。

     “我们属于贝尔希尼轻骑兵团。”前方乱糟糟的轻骑兵中传来了一道声音,谁也不知是哪个轻骑兵回应了他的问题。

     “好的,那位好心的先生,您能告诉我,巴黎到底出了什么新鲜事儿吗?”雷克径直朝着一个轻骑兵问道。

     “您发现了我?”那个轻骑兵惊讶的说道:“真没想到您能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准确的找到我,您一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

     “不,我和你一样,只是一个军人,一个老军人。”雷克声音有些沙哑,自从他看到了那些德意志军队后,往昔那些痛苦的画面就一直在纠缠着他。

     “尊敬的长者,您一定是个传奇的功勋老兵,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吗?”

     “先生,我的名字是雷克·哥萨。”

     “哥萨先生,很荣幸认识您,我是昂热·皮都,中士军衔。”

     “好的皮都先生,您能告诉我巴黎城里发生了什么吗?”

     “疯狂的巴黎市民希望内克尔留任,”那个轻骑兵说,“他们向我们开火,好象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似的。”

     “内克尔?雅克·内克尔?”雷克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

     “是的,我们的财政大臣雅克·内克尔。”

     夏日的暖风吹在雷克身上,让他打了个冷颤,他没想到在一日之内竟然会遇到如此多糟糕的消息。

     他烦躁的搓了搓手,大为光火的嘟哝道:“为什么会让那个混蛋留任,真是一群愚蠢的家伙!”

     “您说什么?”那个轻骑兵显然没听清雷克在说些什么。

     “哦,我是说为什么会留任呢?莫非他已经被免职了?”

     “当然喽,王上已经免除了他的职务。”

     “王上免除了内克尔的职务!”雷克眨了眨眼睛,他强忍住了笑意,故意惊骇地喊道:“天呐!这个‘伟大的人’的职务也会被任免吗?这样擅长耍嘴皮的的内克尔先生怎么会被任免呢?”

     “先生,这个‘伟大的人’现在正动身去布鲁塞尔呢!”

     雷克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皮都,很明显这个年轻人也不喜欢内克尔,他轻声问道:“先生,您依旧侍奉着天主吗?”

     “是的,我和我的家族一直反对新教徒掌权。”

     “好吧!这样的话,老子就可以尽情的开怀欢笑了。”雷克和皮都放声大笑,让周围依旧处于紧张情绪中的众人大为不解……

     之前遇到的那些事情似乎唤醒了雷克的过往,他跨上马,狠狠地夹紧了马腹绝尘而去,程林的驭术只能勉强跟上,他们驱马一直跑到了巴黎城边的那道栅栏旁。

     在雷克驱马前行的时候,他看见火势蔓延开来,越烧越红。一道长长的火柱从栅栏那儿直冲天空。

     原来那道栅栏也着了火。

     许多大声吼叫着的愤怒的人把剩余的屋架、家具以及征收入市税的官员的衣物丢进火堆,使火烧得更旺。人群中还有不少女人,象往常一样,她们的威胁和喊叫声比男人还高。

     大路上,匈牙利兵团和德意志兵团的士兵持枪立正,看着眼前的这种破坏行为,连眉头也不皱。

     “雷克大叔!我们怎么办?”程林看着不远处的火墙,前额间凝成了一个川字。

     “不要停!跟老子一起冲过去!”雷克并没有在这道火墙前面停下来,他一往无前,像个无畏的战神,火海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他的马似乎也被他所感染了,它高高跃起,就像一道白虹直越栅栏。程林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他大吼一声,策马扬鞭,追随着雷克的身影勇敢地冲过了那道炽热的栅栏。

     但是到了栅栏那一边,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不得不赶快拉住了缰绳,那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人们正从市中心涌向市郊,一些人在唱歌,另一些人喊着:“拿起武器!”

     雷克发现程林跟着他冲进来之后大笑着喊道:“兔崽子!刚才感觉怎么样?”

     “很刺激!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我觉得我的血液都沸腾了!”

     “以后这样的机会还很多!你记住了!在战场上没有后退!狭路相逢勇者胜!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在战场中活下去!胆小鬼们只会被督军给摘去头颅!”雷克喘了口气,大声吼道:“以后你要是敢在战场上后退!就算你们的督军没杀你,老子也会亲手把你给杀了!”

     “狗娘养的才会后退!”

     “好!不愧是老子教出来学生!老子没看错人!”雷克朗声大笑:“现在你就在这儿等着老子!老子要去做一件事!”

     “雷克大叔!我要跟你一起去!”程林倔强的盯着雷克,态度很坚决。从刚才开始他就察觉出了雷克的不同,他的雷克大叔不再是一个和蔼的中年男人了,因岁月而沉寂了些许的铁血又被那些接连出现的事物给重新点燃,铁血重燃,军魂涌动,虽千万人其独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