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骑士
    在所有人都在逃跑的时候,人群中有一个人却岿然不动,他就像汹涌大海中的一根定海神针,任凭那千浪加身、万波涌动,却难撼动其分毫。

     怒骂声,

     哭嚎声,

     惊慌失措的脚步声,

     以及……德意志龙骑兵刺耳的大笑声,

     声声入耳!

     一股气息生于心头,在肺叶中壮大,最终凝形于咽喉之地。

     当其初成,如草原狮王之暴怒,音声虽震动不了这片天地,却将这数十步内形形色色的可怜人震得耳间嘶鸣。

     “德意志的小儿!法兰西骑士雷克·哥萨,赌上法兰西贵族的尊严向你们发起骑士决斗,有人敢应战吗?”

     雷克他终于忍不了了,虽然在他眼中这些被德意志龙骑兵杀的都是一些暴民,但是他们也是法兰西的子民,即使镇压也应该是法兰西的军队镇压。德意志的军队凭什么来管法兰西的事情!路易十六王上怎会如此糊涂!竟然请来了国外势力介入。愚蠢!简直是愚蠢透顶!

     杂声扰动的广场瞬间就静了下来,那些嘈杂混乱似乎是另一个时空的事物,现在的广场连一根针掉落都能听得到。惊慌的人们似乎找到了主心骨,没有混乱,所有人安静且秩序的走到雷克身后,崇敬的看着这个无畏的骑士。他们又想起了往昔岁月守护他们的贵族,每当战争到来,从小受骑士教育的贵族子弟总会是第一个站出来,即使他曾经作恶,但自从他拿起刀剑枪支,他们就不再是那个作威作福的贵族老爷,而是捍卫着国家的荣耀的战士。民众已经遗忘这些战士很久了,他们无法近距离的去感知战争,也习惯了这些奔赴战场的贵族。

     直到此刻,他们才感受到了那种被守护的感觉,当德意志龙骑兵肆意收割着他们脆弱的生命的时候,有一个贵族站了出来,他虽然看上去并不高大,但他的身影已经被在场的每个人记住。时间会冲淡很多,但是雷克并不起眼的背影,却会被这些人深刻的记在心中,并且传播到他们行走的每个地方。

     “妈妈,他就是英雄吗?”广场附近的一个窗户,可爱的小萝莉扯了扯妈妈的衣角奶声奶气的问道。

     妈妈揉了揉小萝莉的头,柔声说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英雄,但他是个真正的骑士。”

     ……

     “停止冲锋!列队!”一个威严的中年人立刻约束了他手下的龙骑兵。一刹那间,那些肆意屠戮巴黎市民的恶魔就消失了,所有的龙骑兵都沉默的携带上了自己的武器,整齐划一的转身离开了。他们没有处理武器上的血迹,任凭鲜血滴在他们身上,渗入他们的衣甲,甲衣上有很多暗红色的斑点,无一不是由鲜血凝结!龙骑兵严肃的列了队,这支因冲锋而散乱的骑兵团竟然就这般轻松的恢复了冲锋前的阵型,似乎……他们根本未曾移动!德意志皇家龙骑兵团,果然是欧洲强军之一!

     中年人用德语又重述了一遍雷克的话,骑士眼中的火焰几可夺眶而出,若非他在这里,恐怕他们早已争夺了起来。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沉默中的怒火一旦爆发,那就必定惊天动地!

     “你们不远处那个老迈的法兰西的骑士要来向你们复仇!你们能取下他的头颅吗?”

     “能!”

     中年人咧嘴笑了笑,挑衅的看了一眼依旧站在那里的雷克,“谁愿去出战!”

     “我!”

     他威严的扫了一眼背后骑士,这里共计有三十名骑士,都是他最精锐的亲卫,这些人是德意志皇家龙骑兵团真正的核心,只要他们在,德意志皇家龙骑兵团就不会垮!他们就是这支龙骑兵团的战神!

     “那就你来!”中年人指向了离他最近的一名骑士,这是一个年轻的骑士,这名骑士刚加入他的亲卫,急需用荣誉来获取其他亲卫的认可。

     “我给你机会了,做的漂亮点。”他拍了拍骑士的肩膀,轻松的说道,在他眼里这只是一个磨炼他的亲卫的机会,他并不认为那个老迈的骑士能给他的亲卫造成麻烦。

     “堵上骑士的荣耀!”年轻的骑士大声喊道,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喜悦,他的想法和中年人的想法很一致。但是他依旧表现的很严肃,这是他对不远处的那个老骑士的尊重,虽然他很敬佩雷克,但是他并没有打算留手,对骑士最大的尊重就是在决斗中全力以赴,这是生死决斗,唯有死亡,方能解脱!

     年轻骑士翻身下马,中年人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拦了一下年轻骑士,将自己的佩剑解了下来,用法语对着雷克喊道:“骑士先生!我们不愿意占你的便宜,这把剑是我的心爱之物,既然你手头没有趁手的武器,用它如何?”

     由于天色太暗,雷克并没有看清那把剑的模样,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总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那把剑他见过一样。

     “先生!你这是对我的侮辱!你要我一个法兰西人用德意志的武器和德意志人决斗吗?”

     “先生,你多虑了,这把剑正是你们法兰西的剑……”

     “勿复多言!你在羞辱我吗?”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中年人叹了口气,遗憾的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固执的老骑士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我请求用龙骑兵的方式决斗!”

     “如你所愿!但是你的马呢?”

     “程林!牵马来!”雷克对着队伍后方招了招手,程林一脸严肃的牵着马走了过来,人们默默地让出了一条路,目送雷克的坐骑去会面它的主人。

     “骑士先生,你确定要用这匹马吗?”年轻骑士看到雷克的马楞了一下,凭他的经验,这匹白马只是普通的旅行马罢了,根本没办法和他军马相提并论,下意识用德意志话问道。

     雷克点了点头,也用德意志语回答道:“它不是一匹普通的旅行马,它是勇者,无论是任何的名马它都敢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