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近卫军,随我冲锋!
    这时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光明被压抑了很久了,它在挣扎、在抗争,嘶吼着要终结这漫漫长夜。

     “冲锋!杀光他们!”冯·路德维希团长红着眼睛拔出了腰间的剑,纵马冲了上去。

     天要亮的时候,往往是黑暗最猖狂的时候,这时寒意刺骨,黑暗的獠牙彻底张开。

     “啊……我不想死,法兰西的军队呢?为什么他们纵容敌人来屠戮我们!为什么!”

     “王上已经不是那个王上了吗?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雷克低头看着自己的贵族徽章,愤恨的把它摘了下来,“你怎么能让德意志的混蛋来镇压法兰西人?这是法兰西自己的事情!你一声令下,你的骑士必定倾巢而出,为何让德意志人来!为什么!”

     “格洛瑞亚,你赶快逃吧,这里太危险,我也无法照顾你。”

     “人呢?”雷克本来想让格洛瑞亚逃走,但是他转头一看,哪里还有格洛瑞亚的影子。

     “究竟去了哪里?”

     “不会的,不会的。”雷克摇了摇头,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他怎么会提前逃跑?他是老子的学生啊!”

     ……

     “咳。”雷克愤怒的吐出了一口淤血,“他娘的,这群德意志的小崽子还真是难缠!”

     冯·路德维希团长非常照顾雷克,派出了十个骑士来对付他,这些骑士迅速四下围定雷克,任雷克一把马刀挥舞的近乎滴水不漏,依旧是双拳难敌四手,被接连不断的重击震得吐了血。

     而另一边巴黎市民更是不堪,虽然他们不知何时也找来了几把猎枪,并像模像样的拿起了一些棍棒,但他们哪里是德意志皇家龙骑兵团的对手,一轮冲锋下来就已溃不成军,只剩下逃命的功夫而已。

     “吼!”雷克运足气力,大喝了一声,他现在已经不再认为自己能活下去了,但他毕竟是狮子,即使死也不会选择这般窝囊的死去,困兽之斗,往往最为疯狂……

     当东方第一缕朝阳打在雷克脸上的时候,他已经负了十余处伤了,他的左臂明显扭曲了很多,两胁更是多了几个血洞。然而他的威势更甚之前,那把破旧的马刀在朝阳的照耀下闪烁着刺目的红光,破旧的不是污迹,是凝结的血块!

     “小崽子们!来啊!再老子让杀几个!老子好久没杀的这么爽了!哈哈哈!来啊!来啊!”雷克仰天长笑,轻蔑地看着惊疑不定的包围着他的骑士。这些骑士再也没有之前包围上来时候的自信,他们凝重的看着已经身受重伤的雷克,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

     以一敌十,以伤换命,斩四伤三!即使是古之战神也不过如此!

     若问人生何所求,血染征袍裹尸还!

     “哈哈哈……”雷克放声大笑,朝阳伴身,霞光耀眼,宛如上古神灵重临人间!

     阿瑞斯轻轻蹭了蹭雷克的手,它清晰的感受到了主人在不断流逝的生命力,但它能做些什么呢?它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血浆,有自己的,当然更多是敌人的,它不屑的甩去了这些血浆,一声长嘶,如九天龙吟,神武不凡!它已经做好了和主人共赴黄泉的准备!

     “来吧,老伙计,我们再来和这些德意志的兔崽子战上一场!”雷克因流血过多,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了,但他依旧在马上坐的笔直,完全看不出一丝疲态。

     “开火!打!”一声怒吼在广场另一边突然响起,雷克惊讶的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这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好像在不久前他们还在交谈。

     一排铅弹零乱的朝着正在肆意屠杀市民的龙骑兵打去,并且精准的击中了他们的目标。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龙骑兵终于意识到了他们的处境,他们这回要对付的不再是在马刀的劈砍下四散逃跑的市民,而是站那儿严阵以待的士兵。这时一支强军的素质立刻体现了出来,他们毫不逗留立刻掉转了马头,向着旺多姆广场的方向集结,他们很清楚,只要将整个龙骑兵团集结起来,那支在暗地放冷枪的军队就会被他们彻底冲垮。

     “他们是谁?”一些惊魂未定的巴黎市民迷茫的看着广场边缘出现的军队。

     “他们是近卫军!我们法兰西的近卫军!”有几个眼尖的人已经看到了这些军人的着装。

     “近卫军万岁!”

     “祖国的士兵们万岁!”

     巴黎市民们高声欢呼。

     “该死的近卫军!你们都在做些什么!”冯·路德维希肺都要气炸了,他受法兰西贵族的邀请来到巴黎镇压暴民,本来这只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但没想到他的儿子竟然搭了进去,而现在这群近卫军竟然还要落井下石!一向精明的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竟然选择了在战场上高声斥责,要知道世间有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强打出头鸟!

     “我在杀你!”伴随着冷冰冰的声音的是一发冰冷彻骨的铅弹。

     冯·路德维希团长发出了一声惨叫,应声坠马。

     雷克终于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了,他愣了愣,咧着嘴开心的笑了,“臭小子!真是一肚子鬼点子!”

     “团长!”围攻雷克的骑士再也无法继续看下去了,他们纷纷掉头,在亲卫队长的带领下迎着枪林弹雨死命将冯·路德维希团长给救了出来。

     “撤退……”冯·路德维希团长受了重伤,但这并没有让他头脑混乱,反而让他更加冷静,他做出了最合乎当前情况的决定。虽然在城市有限的空间中步兵能压制骑兵,但是他们并没有追击能力。

     “团长,我们就这么撤了吗?”亲卫队长指着损失惨重的龙骑兵团愤怒的说:“我们不能这么算了!”

     “记住!我们只是撤退!”冯·路德维希团长抓住亲卫队长的衣领,“只有活下去,我们才有希望报仇!现在,立刻撤退!”

     亲卫队长不甘的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了一道威风凛凛的身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

     “近卫军!随我冲锋!”

     这时,天彻底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