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月黑风高混乱夜
    月亮不知何时被乌云遮盖,天色很暗,林荫大道的路灯只能照亮有限的一小块区域。昏暗的灯光照在雷克身上,让他身上的血迹显得格外刺眼,马刀在灯光之下更亮了,新鲜血液的腥味飘荡在空气中,似乎这里刚走出来了一个地狱中的恶魔……

     “滴答、滴答……”一滴滴血大在地面上,也打在每一个人的心上,强烈的恐惧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

     “杀人啦!”

     过了许久,终于有一个人打破了沉寂,他发出的那声喊叫在人们一声接一声的重复下延续下去,有如出殡时候人们相互发出的应和声,一直传到外围的那些人之间。他们的声音很尖锐,有愤怒,但更多的是恐惧。最接近雷克的一个中年男人拨开人群带头逃了,在那个家伙周围的其他人也追随着他的脚步向外拼命的迈着步子。

     “他只有一个人!他只有一个人!”隐藏在人群中的鼓动者大声地叫着,人群的流动停滞了一下,似乎是在迟疑。不少脑子还保持着清醒的人停下了他们的脚步,传递着新的声音。

     “他只有一个人!”

     “砰!”

     然而新的声音还未压制住人们的恐慌,一声枪响又重新扩散了恐惧的瘟疫。

     “军队杀过来了!”

     这声喊叫彻底击垮了人们的意志,人们纷纷择路逃散,没有人敢停下脚步,在这种时候停下脚步无疑等同于自杀。这场逃亡风暴一直席卷到街的尽头,所到之处充满了恐怖和死亡!当人群散尽的时候,只有几具尸体留在路面上,雷克只杀死了一个人,而人群却杀死了很多人。街道两旁的窗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关上了,在狂热的呐喊和愤怒的叫嚷之后大街上只剩下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在大道的尽头,看到人群散去的程林总算松了口气,他没想到雷克会做出这般疯狂的事情,竟然单人独骑冲击那么多人的队伍。还好雷克大叔没出什么事情,要知道现在巴黎城中有武器的人可不在少数,雷克他这么做很可能会送命!

     “这个臭小子,鬼主意真是不少。”雷克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喊了一声:“臭小子!干的漂亮!继续跟上老子!老子杀不了内克尔,就先拿他的雕像泄泄愤!”

     “啊?雷克大叔!你等下!冷静……”程林还想再劝一下雷克,但现在的雷克心中只有复仇二字,哪里还能听得到程林的声音。

     …………

     在这段时间里其他的游行队伍一直在行动着,他们在王宫门前完成了汇聚。原因是他们前面的路被一群帽子上插着绿叶的人堵住,无法通过。他们叫喊着“拿起武器”的口号。

     两个队伍就这样对峙了起来,他们都很警惕,虽然同属于游行反抗的巴黎市民,但是他们的组织者不同,那么就无法坦诚相见。双方队伍的组织者们必须搞清,这群把维安纳街堵得水泄不通的人究竟是朋友呢还是敌人?绿色是德·阿尔图瓦伯爵(注1)的色彩标志,为什么这些人戴着绿色的帽徽呢?

     双方派出代表谈了一会儿,这一切很容易的就被解释清楚了。

     原来有个小伙子在听到内克尔被免职的消息后,就从富瓦咖啡馆跑出来,跳上一张桌子,掏出手枪来大声喊道:

     “市民们!拿起武器准备战斗吧!我们的内克尔先生被免职了!”

     听到他这声喊叫,所有在王宫附近散步的人都聚集在咖啡馆周围,自从三级会议召开以来,咖啡馆附近几乎已经成了资产阶级和改革派的据点,他们每日都在这里高谈阔论,现在他们的争论更加激烈了。

     “先生们!我刚才听到他们谈到雷纳克兵团、萨利萨马德兵团、迪斯巴赫兵团、埃斯特哈齐兵团、勒默尔兵团(注2),我想你们很清楚这些兵团的名称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国王又在准备圣巴托洛缪大屠杀(注3)!”

     当小伙子说出这些兵团的名字和圣巴托洛缪大屠杀之后,在场所有的法国人都无法再平静下去了,然而这还远远没有结束。小伙子告诉所有人,驻扎在爱丽舍田园大街的国王近卫军带着四门大炮,当天晚上就要跟在德·朗贝斯克亲王统领的龙骑兵后面,开进城来。他提议人们戴上一个不同于那些士兵的新帽徽,随即就从宫苑中的栗树上摘下一片叶子,插在自己的帽子上。周围的人立刻也都仿效他的做法。不出十分钟,三千个人就把宫苑中的栗子树叶摘得精光。

     那天早晨,这个小伙子的姓名还不为人知,可是晚上却已经挂在了每个人的嘴上。

     这个小伙子名叫卡米尔·德穆兰,在大革命之前是一位严重口吃的律师和作家,但在大革命之后成为了共和国初年最有声望的几个人之一。

     雷克在游行队伍停止前行的时候赶到了黎塞留街,这里游行队伍的末尾,看着比之前他遇到的更加庞大的暴民队伍和被他们挤得水泄不通的街道,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勒马停止了前行的步伐。程林很快也赶了上来,他的脸色看上去很差,就像是经受了什么特别痛苦的事情一样。

     “你怎么了?怎么成这副模样了?”

     “我……我马术太差……”程林吞吞吐吐的,一直捂着自己的屁股。

     “哈哈哈!让你小子平时不好好学骑马,这回屁股舒服了吧?”

     “那你也要让我骑啊……天天让我和马赛跑我怎么练马术啊……”

     注1:即查理十世,是路易十八的弟弟,波旁王朝最后的一位国王。

     注2:都是些和法国敌对国家的兵团。

     注3:1572年8月24日前夜,胡格诺派(加尔文派)的重要人物聚集巴黎,庆祝领袖波旁家族亨利的婚礼。吉斯公爵之子吉斯以巴黎各教堂钟声为号,率军队发动突然袭击,杀死胡格诺教徒2000多人。支持内克尔的人大多都是加尔文教的信徒,提起这件事情就是为了引起人们对国王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