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荣耀之战
    “那么请吧,先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这匹勇者之马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年轻骑士面带讥讽,在他看来,眼前这个老骑士太愚蠢了,虽有胆识但却根本不懂战斗的技巧。

     雷克轻轻地抚摸着坐下的这匹白马,这匹白马是他在驿站购买的,当时他选择这匹马是因为这匹马的双眼吸引了他——不同于其他旅行马的无神、浑噩,看上去灵性十足。但是这匹马依旧无法和年轻骑士的军马相提并论,无论是体格还是气势它都差了很多。年轻骑士的马膘肥体壮,眼神中透露出了无畏的光芒,明显是一匹久经战场的马儿,也怪不得年轻骑士看不起雷克的马。勇者?他的马丝毫不惧炮火与硝烟,曾沐浴过不知多少敌人的鲜血,没上过战场的马也敢称为勇者,真是笑话!

     “伙计,看到你前面的那个大家伙了吗?它的眼中充满着不屑,你能干的过它吗?”

     “咴咴……”白马不满的打了个响鼻,高傲的扬起了头颅,灵性十足的双眼流露出了渴望的神采,它似乎是在向雷克承诺,就算对方的那匹马再怎么强壮,它也一定能压制对方。

     雷克轻轻挠了挠白马的鬃毛,伏在白马耳边轻声说道:“看你这副臭屁的样子,那我就给你起个大气的名字,从此你就叫阿瑞斯了!喜欢这个名字吗?阿瑞斯。”

     白马欢喜的叫了一声,得意的甩了甩尾巴,似乎很满意雷克给他起的名字。

     “好!阿瑞斯!我们上!”雷克眼神一变,铁血的气息四散蔓延,身下的阿瑞斯感受到了雷克的心意,也是纵声长嘶,虽只是一人一马,但他们那无畏的气势,竟然和整个骑兵团分庭抗礼!如同刺破黑暗的曙光,势如白龙,无法阻挡!

     “好!”年轻骑士眼神中露出了兴奋之色,他没想到这个老骑士竟然有这等气势,这没让他退缩,反而激发出了他的战斗欲望!他双拳握紧又松开,发出了一阵噼啪的脆响,他握紧了手中的马刀,大喝一声,如雷霆临世,“给我去死!”

     受伤的市民停止了呻吟;

     本来闭上眼的女人和老者又忍不住睁开了眼;

     轻蔑的骑士都严肃地瞪大了双眼,生怕错过这场龙争虎斗……

     不管先前对雷克是何态度,看过刚才那威势的人都清清楚楚的知道,那一人一骑并非是只有勇气,他们的勇武超脱凡俗!

     空气中似乎传来了一声巨响,密切关注战局的人们都捏了一把冷汗。

     声音是两者这一回合交锋时马刀的碰撞之音,在市民的眼中年轻骑士的一刀显然更具威力,那一刀如霹雳闪电,糅合了常年征战沙场的血腥之气,刀锋所及之处,天地都要被撕碎!

     而另一把马刀也适时迎上,虽然称不上什么气势,却简单质朴,似乎蕴含着这天地之间的运转之道,讲述着何为大道至简!

     一方是势如霹雳、狂风骤雨,一方是简单无华、大巧不工。这一回合交锋到底是孰强孰弱?

     双方交错之后又调转马头,看上去竟然是势均力敌!

     但是黑暗之中的年轻骑士脸色却苍白了很多,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颤抖的右手,“那个老家伙竟然这么强?我拼尽全力才接住他的这一刀?”而雷克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很满意这个结果,他已经知道了年轻骑士的斤两,轻松了很多。

     “好!”市民们纷纷大声叫好,原本在他们看来雷克在声势上已经处于了下风,可没想到竟然是势均力敌,他们本能的为这位庇佑他们安全的老骑士助威,甚至还有一些机灵的人在大声的嘲笑年轻骑士,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

     “德意志的丘八!你行不行啊!看你那软绵绵的样子,力气都用在女人身上了吧!”

     “哈哈哈……依我看,他连女人都不如!”

     ……

     “砰!”中年人阴沉着脸朝天放了一枪,“给老子安静!再多话老子就先把你们给杀了!”

     人群立刻恢复了寂静,多话的人本能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发出声音惹怒了中年人。

     两骑已经再度重叠了起来,一声声巨响震得人耳朵生疼,双方似乎都拼尽了全力,你来我往之间已经交锋了十个回合。

     虽然看上去两人依旧是势均力敌,可年轻骑士却暗暗叫苦。尽管早已拼尽全力,可他只是能勉强招架罢了,甚至他的右臂都被震得生疼,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气血不顺了,似乎关节都被这看似轻飘飘却蕴含着万斤巨力的进攻给挫伤了,恐怕这样下去再过十个回合,他就要被斩于马下!

     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雷克的那匹白马,那匹白马简直就跟疯子一样,每次交锋都要和他的爱马以伤换伤,双方都在对方身上撕下一块皮肉,而且每次撕下的皮肉,这个看上去又瘦又小的白马都会直接吞进肚子!更可怕的是这匹白马那种搏命的狠劲,他的爱马虽然前几个回合还不怕这匹白马,可现在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了恐惧之色,仿佛它看到的是一个披着白马皮囊的恶魔!

     “看来只能这样了,今日我必死无疑了,但是就算我死,也要死的有尊严!”年轻骑士咬了咬牙,决定拼命了。他现在如果想要赢下这场生死决斗,他只能拼命一搏,死地求生了。当然,这很难,甚至几乎不可能做到!但是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杀!”

     “杀!”

     “杀!”

     年轻人状若疯魔,完全放弃了防守,刀法大开大阖,刀刀搏命,似乎他打算要和雷克同归于尽!

     雷克险之又险的挡去了年轻骑士拼命的一刀,自从年轻骑士开始拼命以来,他就只能疲于防守了。他赞许的看了年轻骑士一眼,这个年轻人选择了最可行的方法,这种情况下如果还任由他进攻只是慢性死亡罢了,唯有鱼死网破才有可能置死地而后生!

     他已经赌上了骑士的荣耀,那么就绝无退路!

     死生何所思,荣耀即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