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巴黎城外的德意志军队
    “那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程林看着这座巴黎城,唏嘘不已,感慨万千,至此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将近两个月了,现在终于到了这个他一直希望去的地方,却发现那里出现了大量的军队。

     这座起源于中世纪的城市周围一度是菲利普·奥古斯都在十三世纪建筑的坚固城墙,后来在查理五世时期向外扩大了这座城市,他在十四世纪建立起了巴士底城堡来保护城东的道路。路易十三时代,沿着现在的内城各大街修建了一道新的围墙——这也成为了一道新的关卡,划定了城市的正式入口。十八世纪以后,这里又发生了一场规模巨大的改建,旧桥边的房屋或被拆除,或自行倒塌。(人家好几百年才进行一次拆迁,可见当时房子的质量啊。)在新桥——路易十六大桥——上开始了建筑工程,在城市中心清除了中世纪的公墓,新式的街灯取代了街角上阴森森的老式灯笼,街上也有了伦敦式的人行道。最重要的是,城市的范围进一步扩大了,在1785年也就是大革命前夕,巴黎城新的围墙竣工了,这是一圈圈围绕着首都的设有五十四个关卡的城墙,高十尺,全长十八里。这道围墙将巴黎市向外扩大到东边包括圣安东郊区,北边包括圣马丁和圣丹尼郊区,而且第一次把西边的巴塞和夏约两个村庄和南边的圣维克多、圣马瑟勒、圣雅各和圣日耳曼等旧郊区都划入了首都范围。

     而从这一刻起,这座刚进行过扩建的城市就迎来了一位在未来将大幅度改变它面貌的人……

     “这时候在巴黎城外出现的军队……”程林沉吟了片刻凝重的说道:“一定是城内局势失控了!这是国王召来护卫的军队!”

     “我想你猜的不错。”雷克赞许的看了程林一眼,指着右边喊道:“你看到那边了吗?”

     程林凝神向右看去,果然看到圣德尼平原上布满了黑压压的军队,有步兵也有骑兵,正在夜色里悄悄地行进。

     他们的武器在暗淡的星光下时而闪耀出阴森森的寒光,照在人脸上刺得人眼发痛。

     程林往日习惯在夜时走动,养成了在黑暗中看东西的习惯,他时常自豪的表示他的眼睛可以与猫眼相提并论。

     “真是令人惊讶。”程林说。“这么说,那边准出了什么新鲜事儿。咱们快点走吧!雷克大叔,或许我们还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

     “那我们也要先通过这个关卡。”雷克翻身下马,他本来准备朝着不远处的那些军队走去,但是他很快停了下来。

     “怎么了?”程林也翻身下马奇怪的看着雷克,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就像一尊凝固的雕像,只能听到雷克在低声嘟哝:“黄蓝色军服,不会错了。”

     “什么不会错了?”

     “德意志军队!他们是德意志军队!”雷克的声音很轻,却蕴含着令人生寒的恨意。

     “雷克大叔?”程林轻轻碰了一下雷克的肩膀。

     雷克骤然回头,将程林吓得退后了数步,他恐惧的看着雷克在黑暗中格外显眼的赤红色眼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程林心有余悸的喘着粗气,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他从未见过这样可怕的眼睛——仇恨!除了仇恨,那双眼睛一无所有!这不是他平日熟悉的雷克大叔了,甚至他都不敢去和他说话。

     这是程林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眼睛,但这绝不是最后一次。似乎所有敢与死神打交道的人都是这样,死神留下了他们的命,却带走了他们的心。他们都曾无所不能,却又常常无能为力,他们能适应世间最残酷的战场,却适应不了自责与孤独。每个看似光辉的战斗英雄背后,都有两座尸山、两片血海,一个是敌人的,而另一个却是战友的……

     过了一会儿,雷克动了,他的每一步都是那样的用力,似乎每一脚都要在地上留下一个脚印一样。程林眼看着雷克朝不远处的一群穿着黄蓝相间的军服、在路边大树下露营的士兵走去,只觉一股热流涌入了大脑,他大声叫道:“雷克大叔!你冷静点!”

     雷克停住了,他的眼睛也恢复了正常,他深吸一口气,对着程林挤出了一丝微笑:“放心吧,我不会去送死的。”

     “我还是放心不下您,还是让我来吧,雷克大叔。”

     看着程林坚毅而又清澈的眼睛,雷克烦躁的踢了一脚,这一脚踢在空气上,把空气踢得后退了很远……

     他最终还是同意了:“行,你去吧。”

     ……

     “朋友们,”程林微笑着走了过去,“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巴黎到底出了什么新鲜事儿?”

     但是,那些士兵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他们用德意志语大声喊道:“愚蠢的法国佬!别来惹事!”

     “什么?”程林楞了一下,他突然意识到这群家伙是德意志人,根本听不懂自己讲的法语。

     程林考虑了一下,又向那些人看了一眼。

     “我多么傻啊!”他嚷道,“竟然去向这些德意志丘八打听情况。”

     士兵们见这个年轻的法国人没有再去理他们,嘟哝了几句离开了。

     但是程林没有立刻离开,他朝着前方探头探脑,似乎是在寻找着一些什么。

     不远处的一个军官皱了皱眉头,显然他发现了这个企图不明的法国人,他对着身边的副官说了些什么,副官迅速地朝程林走来。

     “走开!”他用生硬的法语说:“如果你还想要命的话,就快走开。”

     “对不起,长官。”程林答道:“但是我要到巴黎去。”

     “你要去巴黎和我有什么关系?前面就是巴黎,你赶快走不就行了?”

     “长官,我看到你们挡住大路,生怕我们不能通过这道关卡。”

     “可以通过,快过去吧。”

     程林像一直快活的马儿一般跑了回去,他和雷克重新上马,果然顺利地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