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殉道者(新年快乐!)
    “好家伙,这人山人海都快赶上春运了。”程林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前方的人群,自他穿越以来还从未见过这样热闹非凡的场景,人们或站或坐,但无一不大声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程林他很喜欢这种地方,他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正是热血的时候,他们畅谈大事、毫不拘束的表达着自己的情感。虽然程林一直认为法国大革命给法国带来了百年的混乱,但是只有混乱的年代才会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的英雄,安宁的岁月可以造就圣人,而英雄却只出于乱世!

     “你也想加入进去,对吗?”雷克拍了拍程林的肩膀,温和的对程林说:“老子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喜欢追逐自由,喜欢批判一切在我看来很糟糕的事物。年轻人都是这样,有些事情不经历永远都无法理解,老子希望你能明白,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自由,秩序才是最重要的!”他突然话锋一转,厉声说道:“如果你还想要成为一名出色军人!那么你就绝对不能参与进去!一支军队最重要的就是纪律!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一支军队像眼前这样自由,那么这支军队只能成为炮灰!”

     程林沉默了,他知道雷克说的很对,既然他已经决定了他的目标,那么他就绝对不能和普通人一样了!他需要让自己迅速的成长起来,并且……掌握一支自己的军队!在混乱的年代一切都将失去效力,只有武力依旧如常运转,谁掌握了军队,谁就掌握了乱世的权!千军为王!万军称皇!而他的所有的愿望都需要他掌握一支足够强大的军队!

     “雷克大叔,我明白!我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我还要成为一名元帅!”

     “好小子!你有这志向我就放心了。”

     ……

     两边游行的人很快都认清了是自己人,他们之间虽然互不认识,但此刻他们都纷纷向前拥抱,亲如手足地会合到一起,接着队伍继续向前走去。没过多久,随着几个慌张的人加入了队伍,在林荫大道上发生的事情迅速在这里炸开了锅。这几个人是不是好人还未可知,但是他们显然是不怀好意,他们告诉这里的游行者是军队镇压了他们,一队骑兵肆意的屠杀他们。

     “复仇!”

     不知道是谁开了头,街角上、小巷口、所有有人存在的地方都传来了复仇的声音。甚至有很多人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一声接一声地喊着“复仇”这个字眼,起先声音很轻,接着响了一点,最后竟变成了大声叫嚷:“复仇!复仇!”接着就群人就像古罗马人参加自己父母的葬礼时所做的那样,拼命拔高嗓子,逐个连喊三声复仇,瞬间在巴黎的街道上,那片半带威胁、半带欢呼的嘈杂的喧嚷声响彻云霄,改过了所有的声音,只剩下“复仇”二字在城中回响。

     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交流了一下眼色,竟直接带着已经有些失控的游行队伍向着王宫进发,似乎他们要冲击王宫!

     雷克在混入人群观察了一番后并没有发现内克尔的雕像,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躁动的人群裹挟了进去。当一个人进入人海之中以后,他就再也无法凭借自己的意愿行动了。游行队伍继续向前走去,所有的店铺都关了门,但是所有的窗户都开着,从窗户里传出狂热的鼓动街上那些游行者的喊叫声。

     雷克就这样被他们带到了旺多姆广场。

     “停下!”

     这队民众组成的大军就像泛滥的河水里翻滚的树身撞到一个桥墩,立刻反弹到后面的那些断枝残叶上去。它忽然发现旺多姆广场上出现了一支德意志皇家部队。

     这队外籍士兵是龙骑兵,他们看到民众从圣奥诺雷街开始向旺多姆广场涌来,就松开缰绳,纵马飞快地向民众冲去。那些马已经不耐烦地在那儿站了许久了。

     站在最前排的那些引领者首先受到冲击,他们全被撞倒在地,一阵血雾向着人群飘去。不知道因为什么,这支游行队伍并不像之前的那支队伍一样一触即溃,或许是因为殉道者们亡命的冲锋,似乎有着一种精神在支撑他们,或许是对这些外来者的愤怒和仇恨吧……

     一个疯狂的殉道者高声喊道:“德·奥尔良公爵万岁!内克尔万岁!”尽管他既没见过公爵,也不认识内克尔,他甚至都不清楚这些人究竟做过什么,但是他就这样笔直的顶着龙骑兵的长矛冲了过去,“法兰西万岁!”很快他就将长矛和血肉融为了一体,他就像个岿然不动的大石头,死死的抵住了龙骑兵前进的道路。

     “啊……杀了这群德意志的混蛋!”有个二十四五岁的小伙子发出了一声怒吼,随手抄起一根木棍冲了上去。他穿得相当花哨,看上去完全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花花公子,或许他平时只是一个遛遛狗、调戏调戏姑娘的浪荡贵族,但是这一刻他却成了个无畏的战士。然而他的愤怒并没有什么作用,龙骑兵随手一刀就把他的头颅给取了下来,但是在死去的那一刹那这个小伙子脸上却露出了微笑,“我是法兰西贵族啊……怎么能容忍这群德意志的杂种……”那个龙骑兵举着他的大声叫喊着什么,似乎是在恐吓其他的市民,他的血洒在地上、洒在附近的人脸上,这没有让殉道者恐惧逃走,反而让其他人更加愤怒。

     突然,一道光照亮了广场,同时就听见一阵枪声,子弹呼啸而过。一排血花绽放在广场上,这群没有战斗能力的殉道者再也站不起来了了,他们在铅弹嵌入身体的一刻就感召到了上帝的召唤,然而在奔向死亡的那一刻他们依旧留下了他们的最后的哀鸣:“法兰西万岁!”

     在最坚定的殉道者死去之后,人群终于崩溃了,他们哭着喊着就像一群没头苍蝇一样寻找着街道的空档。衣服鲜亮的先生跳入了他平时最厌恶的臭水沟,强壮的人拼命的推搡着周围瘦弱的人,他们在逃命中践踏了不知多少鲜活的性命。这里简直就是修罗场,人世间一切的丑恶都在这里尽情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