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工开物 中篇 舟车》译文2
    杂舟

     【原文】

     江汉课船,身甚狭小而长,上列十余仓,每仓容止一人卧息。首尾共桨六把,小桅篷一座。风涛之中恃有多桨挟持。不遇逆风,一昼夜顺水行四百余里,逆水亦行百余里。国朝盐课,淮、扬数颇多,故设此运银,名曰课船。行人欲速者亦买之。其船南自章、贡①,西自荆、襄②,达于瓜、仪③而止。

     三吴浪船。凡浙西、平江纵横七百里内,尽是深沟,小水湾环,浪船(最小者曰塘船)以万亿计。其舟行人贵贱④来往以代马车、屝履⑤。舟即小者,必造窗牖堂房,质料多用杉木。人物载其中,不可偏重一石⑥,偏即欹侧,故俗名“天平船”。此舟来往七百里内,或好逸便⑦者径买,北达通、津⑧。只有镇江一横渡,俟风静涉过。又渡清江浦⑨,溯黄河浅水二百里,则入闸河安稳路矣。至长江上流风浪,则没世⑩避而不经也。浪船行力在梢后,巨橹一枝,两三人推轧前走,或恃纤索。至于风篷,则小席如掌,所不恃也。

     东浙西安船。浙东自常山至钱塘八百里,水径入海,不通他道,故此舟自常山、开化、遂安等小河起,至钱塘而止,更无他涉。舟制箬篷如卷瓦为上盖。缝布为帆,高可二丈许,绵索张带。初为布帆者,原因钱塘有潮涌,急时易于收下。此亦未然,其费似侈于篾席,总不可晓。

     福建清流、梢篷船。其船自光泽、崇安两小河起,达于福州洪塘而止,其下水道皆海矣。清流船以载货物、商客,梢篷船,大差可坐卧,官贵家属用之。其船皆以杉木为地。滩石甚险,破损者其常,遇损则急舣向岸,搬物掩塞。船梢径不用舵,船首列一巨招,捩头使转。每帮五只方行,经一险滩,则四舟之人皆从尾后曳缆,以缓其趋势。长年即寒冬不裹足,以便频濡。风篷竟悬不用云。

     四川八橹等船。凡川水源通江、汉,然川船达荆州而止,此下则更舟矣。逆行而上,自夷陵入峡,挽纤者以巨竹破为四片或六片,麻绳约接,名曰火杖。舟中鸣鼓若竞渡,挽人山石中间闻鼓声而威力。中夏至中秋川水封峡,则断绝行舟数月。过此消退,方通往来。其新滩等数极险处,人与货尽盘岸行半里许,只余空舟上下。其舟制腹圆而首尾尖狭,所以辟滩浪云。

     黄河满篷梢。其船自河入淮,自淮溯汴用之。质用楠木,工价颇优。大小不等,巨者载三千石,小者五百石。下水则首颈之际,横压一梁,巨橹两枝,两旁推轧而下。锚、缆、索、帆制与江、汉相仿云。

     广东黑楼船、盐船。北自南雄,南达会省,下此惠、潮通漳、泉,则由海汊乘海舟矣。黑楼船为官贵所乘,盐船以载货物。舟制两旁可行走。风帆编蒲为之,不挂独竿桅,双柱悬帆,不若中原随转。逆流凭藉纤力,则与各省直同功云。

     黄河秦船(俗名摆子船)。造作多出韩城,巨者载石数万钧,顺流而下,供用淮、徐地面。舟制首尾方阔均等。仓梁平下,不甚隆起,急流顺下,巨橹两旁夹推,来往不凭风力。归舟挽纤多至二十余人,甚有弃舟空返者。

     【注释】

     ①章、贡:章、贡二水,指今之赣江流域。

     ②荆、襄:今湖北江陵、襄樊。

     ③瓜、仪:瓜洲、仪真,今江苏扬州一带。

     ④行人贵贱:有钱和无钱的行人。

     ⑤屝(fèi)履:步行。

     ⑥偏重一石:有一石(百斤)左右的偏重。

     ⑦好逸便:好求方便。

     ⑧通、津:通州和天津。

     ⑨清江浦:运河入黄河口,今江苏清江市。

     ⑩没世:永世。

     常山、开化、遂安:俱在浙江西部,为钱塘江各支流的上游。

     光泽、崇安:俱在福建北部,为闽江诸支流的上游。

     裹足:穿上鞋袜。

     挽人:纤夫。

     会省:即省会广州。

     【译文】

     长江、汉水上所行驶的官府用来运载税银的“课船”,船身十分狭长,前后一共有十多个舱,每个舱只有一个铺位那么大。整只船总共有六把桨和一座小桅帆,在风浪当中靠这几把桨推动划行。如果不遇上逆风,仅一昼夜顺水就可行四百多里,逆水也能行驶一百多里。明朝的盐税中,淮阴和扬州一带征收的数额很大,也要用这种船来运送税银,所以就称它为“课船”。来往旅客想要赶速度的,往往也租用这种船。课船的航线一般是南从江西省的章水、贡水,西从湖北省的江陵、襄樊等地方出发,到江苏省的仪真、瓜洲为止。

     三吴浪船。在浙江省的西部至江苏省的苏州之间纵横七百里的范围中,布满许多深沟和迂回曲折的小溪,这一带的浪船(最小的叫做塘船)数以十万计。旅客无论贫富都搭乘这种船往来,以代替车马或者步行。这种船即使很小也要装配上窗户、厅房,所用的木料多是杉木。人和货物在船里要做到保持两边平衡,不能有多达一石的偏重,否则浪船就会倾斜,因此这种船俗称“天平船”。这种船来往的航程通常在七百里之内。有些贪图安逸和求方便的人,租它一直往北驶往通州和天津。沿途只在淮阴清江浦,再在黄河浅水逆行二百里,便可以进闸口,在安稳的运河中航行了。长江上游水急浪大,这种浪船是永远不能进去的。浪船的推动力全靠船尾那根粗大的橹,由两三个人合力摇橹而使船前进,或者是靠人上岸拉纤使船前进。至于船的风帆,不过是一块巴掌大小的小席罢了,船的行进完全不依靠它。

     东浙西安船。浙江的东部自常山至钱塘江之间流程共约八百里,然后水流入海,不通其他航道,因此这种船的航线是从常山、开化、遂安等小河起一直到钱塘江为止,再也没有行走别处了。这种船是用箬竹叶编成拱形的篷当顶盖,用棉布为风帆,约两丈多高,帆索也是棉质的。当初采用布帆,据说是因为钱塘江有潮涌,当情形危急时布帆更容易收起来,但也不一定是出于这个原因。它的造价比起竹篾质地的帆要高出很多,人们很难理解当地为什么要使用棉布当船帆。

     福建清流、梢篷船。这两种船仅航行于由光泽、崇安两小河起到福州洪塘为止的一段,再下去的水道就是海了。清流船用于运载货物和客商,梢篷船则仅可供人坐卧,这是达官贵人及其家属所用的,这种船都是用杉木做船底。途中经过的险滩礁石不少,时常会碰损而引起船底漏水,遇到这种情况就要设法马上靠岸,抢卸货物并且堵塞漏洞。这种船不在船的尾部安装船舵,而是在船的头部安装一把叫做“招”的大桨来使船转动方向。为了确保安全,每次出航都要联合五只船才可开行,当经过急流险滩时,后面四只船的人都要上岸用缆索往后拉住第一只船,以减慢它的速度。船工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天也不穿鞋子,以便经常涉水。令人不解的是,它的风帆竟然是挂而不用的。

     四川八橹等船。四川的水源本来是和长江、汉水相通的,但是四川的船只仅仅是航行到湖北省的荆州为止,再往下行驶就必须更换另一种船了。从湖北宜昌进入三峡的上水航行,这时拉纤的人用的是火杖。船上像端阳节竞赛那般击鼓,拉缆的人在岸上山石之间听到鼓声就一起出力。从中夏到中秋期间,江水涨满封峡,船就停航几个月,等到以后水位降低,船只才继续开始往来。这段航道要经过新滩等几处极其危险的地方,这时人与货物都必须在岸上转运半里多路,只剩下空船在江里行走。这种船的腹部圆而两头尖狭,便于在险滩附近劈波斩浪。

     黄河满篷梢。从黄河进入淮河,再从淮河进入河南的汴水,使用的都是这种满篷梢船。满篷梢船建造时用的是楠木,工本费比较高。船的大小不等,大的可以装载三千石,小的只能载五百石。当顺水行驶时,就在船头与船身交接处安上一根横梁伸出船的两边,挂上两把粗大的橹,人在船两边摇橹而使船前进。至于铁锚、绳索和风帆等的规格,和长江、汉水中的船大致相同。

     广东黑楼船、盐船。北起广东南雄、南到广州都行驶着这两种船,但从广东的惠阳、潮州要到达福建的漳州、泉州,就应在河道的出海口改乘海船了。黑楼船是达官贵人坐的,盐船则用来运载货物。人可以在船的两侧行走。风帆是用草席做成的,但使用的不是单桅杆而是双桅杆,因此不像中原地区的船帆那样可以随意转动。至于逆水航行时要靠纤缆拖动,在这一点上和其他各省的都相同。

     黄河秦船(俗名摆子船)。这种船大多是在陕西省的韩城县制造的,大的可以装载石头数万斤,顺流而下,供淮阴、徐州一带使用。它的船头和船尾都一样宽,船舱和梁都比较低平而并不怎么凸起。当船顺着急流而下的时候,摇动两旁的巨橹而使船前进,船的来往都不利用风力。逆流返航的时候,往往需要二十多个人在岸上拉纤才好使,因此甚至有连船也不要而空手返回的。

     车

     【原文】

     凡车利行平地,古者秦、晋、燕、齐之交,列国战争必用车,故“千乘”、“万乘”之号起自战国。楚、汉血争而后日辟①。南方则水战用舟,陆战用步、马。北膺胡虏,交使铁骑,战车遂无所用之。但今服马驾车以运重载,则今骡车即同彼时战车之义也。

     凡骡车之制有四轮者,有双轮者,其上承载支架,皆从轴上穿斗而起。四轮者前后各横轴一根,轴上短柱起架直梁,梁上载箱。马止脱驾之时,其上平整,如居屋安稳之象。若两轮者驾马行时,马曳其前,则箱地平正。脱马之时,则以短木从地支撑而住,不然则欹卸也。

     凡车轮,一曰辕②(俗名车陀)。其大车中毂(俗名车脑)长一尺五寸(见《小戎》朱注③),所谓外受辐、中贯轴者。辐计三十片,其内插毂,其外接辅。车轮之中,内集轮,外接辋,圆转一圈者是日辅也。辋际尽头则曰轮辕④也。凡大车脱时,则诸物星散收藏。驾则先上两轴,然后以次间架。凡轼、衡、轸、轭⑤,皆从轴上受基也。

     凡四轮大车量可载五十石,骡马多者,或十二挂,或十挂,少亦八挂。执鞭掌御者居箱之中,立足高处。前马分为两班(战车四马一班,分骖、服),纠黄麻为长索,分系马项,后套总结,收入衡内两旁。掌御者手执长鞭,鞭以麻为绳,长七尺许,竿身亦相等。察视不力⑥者鞭及其身。箱内用二人踹绳,须识马性与索性者为之。马行太紧,则急起踹绳,否则翻车之祸从此起也。凡车行时,遇前途行人应避者,则掌御者急以声呼,则群马皆止。凡马索总系透衡入箱处,皆以牛皮束缚,《诗经》所谓“胁驱”⑦是也。

     凡大车饲马不入肆舍。车上载有柳盘⑧,解索而野食之。乘车人上下皆缘小梯。凡遇桥梁中高边下者,则十马之中,择一最强力者,系于车后。当其下坂,则九马从前缓曳,一马从后竭力抓住,以杀其驰趋之势,不然则险道也。凡大车行程,遇河亦止,遇山亦止,遇曲径小道亦止。徐、兖、汴梁之交或达三百里者,无水之国所以济舟楫为穷也。

     凡车质惟先择长者为轴,短者为毂,其木以槐、枣、檀、榆(用榔榆)为上。檀质太久劳则发烧,有慎用者,合抱枣、槐,其至美也。其余轸、衡、箱、轭,则诸木可为耳。

     此外,牛车以载刍粮,最盛晋地。路逢隘道,则牛颈系巨铃,名曰报君知,犹之骡车群马尽系铃声也。又北方独辕车,人推其后,驴曳其前,行人不耐骑坐者,则雇觅之。鞠席其上以蔽风日。人必两旁对坐,否则欹倒。此车北上长安、济宁,径达帝京。不载人者,载货约重四五石而止。其驾牛为轿车者,独盛中州。两旁双轮,中穿一轴,其分寸平如水。横架短衡,列轿其上,人可安坐,脱驾不欹。其南方独轮推车,则一人之力是视。容载两石,遇坎即止,最远者止达百里而已。其余难以枚述。但生于南方者不见大车,老于北方者不见巨舰,故粗载之。

     【注释】

     ①血争而后日辟:以身相搏而车战渐少。

     ②辕:疑当为轘之误。辕为驾车之两直木,非车轮也。

     ③《小戎》朱注:指朱熹《诗集传》中对《诗经.秦风.小戎》“文茵畅轂”句的注释。

     ④轮辕:应作轮轘,即车轮之最外一圈。

     ⑤轼、衡、轸(zhěn)、轭(è):皆车体所附之各部件。轼:在车厢前供人凭倚的横木。衡:车辕头上的横木。轸:车厢底部四面的横木。轭:为套在牲口颈上的马具。

     ⑥不力:不肯用力。

     ⑦“胁驱”:《诗经.秦风.小戎》:“游环胁驱。”

     ⑧柳盘:柳条编的筐。

     【译文】

     车适合于平地上驾驶,战国时期,陕西、山西、河北及山东各诸侯国之间交战都要使用战车,因此就有了所谓“千乘之国”、“万乘之国”的说法。秦末项羽与刘邦血战之后,战车的使用也就逐渐少了。南方的水战用的是船,陆战用的则是步兵和骑兵;向北进攻匈奴的军队,双方都使用骑兵,于是战车也就派不上用场了。但是当今人们又驭马驾车用来运载重物,可见,今天的骡马车同过去的战车,结构也应该是差不多的。

     骡车的样式有四个轮子的,也有双轮的,车上面的承载支架都是从轴那里连接上去的。四轮的骡车,前两轮和后两轮各有一根横轴,在轴上竖立的短柱上面架着纵梁,这些纵梁又承载着车厢。当停马脱驾时,车厢平正,就像坐在房子里那样安稳。两轮的骡车,行车时马在前头拉,车厢平正;而停马脱驾时,则用短木向前抵住地面来支撑,否则车就会向前倾倒。

     马车的车轮叫做辕(俗名叫做“车陀”)。车轮是由轴承、辐条、内缘与轮圈四个部分组成的:大车中心装轴的圆木(俗名叫车脑)周长约一尺五寸(《诗经.秦风.小戎》朱熹的【注释】也是这样说的),叫做毂,这是中穿车轴外接辐条的部件。辐条共有三十片,它的内端连接毂,外端连接轮的内缘(辅)。由于它紧顶住轮圈(辋),也是圆形的,因此也叫做内缘。辋(轮圈)外边就是整个轮的最外周,所以叫做轮辕。大车收车时,一般都把几个部件拆卸下来进行收藏。要用车时先装两轴,然后依次装车架、车厢。因为轼、衡、轸、轭等部件都是承载在轴上的。

     四轮的大马车,运载量为五十石,所用的骡马,多的有十二匹或者十匹,少的也有八匹。驾车人站在车厢中间的高处掌鞭驾车。车前的马分为前后两排(战车以四匹马为一排,靠外的两匹叫做骖,居中的两匹叫做服)。用黄麻拧成长绳,分别系住马脖子,收拢成两束,并穿过车前中部横木(衡)而进入厢内左右两边。驾车人手执的长鞭是用麻绳做的,约七尺长,竿也有七尺长。看到有不卖力气的马,就挥鞭打到它身上。车厢内由两个识马性和会掌绳子的人负责踩绳。如果马跑得太快,就要立即踩住缰绳,否则可能发生翻车事故。车在行进时,如果前面遇到行人要停车让路,驾车人立即发出吆喝声,马就会停下来。马缰绳收拢成束并透过衡(前横木)入车厢,都用牛皮束缚,这就是《诗经》中所说的“胁驱”。

     大车在中途喂马时,不必将马牵入马厩里,车上载有柳条盘,解索后让马就地进食。乘车的人上下车都要经由小梯。凡是经过坡度比较大的桥梁时,就要在十匹马之中选出最壮的一匹,系在车的后面。下坡时,前面九匹马缓慢地拉,后面一匹马拼命把车拖住,以减缓车速,不然就会有危险了。大车遇到河流、山岭和曲径小道都过不了,徐州、兖州和河南汴梁一带,方圆三百里很少有河流和湖泊,马车正好用于弥补水运的不足。

     造车的木料,先要选用长的做车轴,短的做毂(轴承),以槐木、枣木、檀木和榆木(用榔榆)为上等材料。但是黄檀木摩擦久了会发热,因而不太适宜做这些东西,有些细心的人就选用两手才能合抱的枣木或者槐木来做,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轸、衡、车厢及轭等其他部件,则是无论什么木都可以用。

     此外,牛车装载草料的以山西为最多。到了路窄的地方,就在牛颈上系个大铃,名叫“报君知”,正如一般骡马车的牲口也都系上铃铛一样。还有北方的独辕车,驴子在前面拉,人在后面推,不能持久骑坐牲口的旅客常常租用这种车。车的座位上有拱形席顶,可以挡风和遮阳,旅客一定要两边对坐,不然车子就会倾倒。这种车子,北上至陕西的西安和山东的济宁,还可以直达北京。不载人时,载货最多的是四五石。还有一种用牛拉的轿车,以河南省一带最多。两旁有双轮,中间穿过一条横轴,这条轴装得非常平,再架起几根短横木,轿就安置在上面,人坐在轿中很安稳,牛停下来而脱驾时车也不会倾倒。至于南方的独轮推车,就只能靠一个人推,这种车可以载重两石,遇到坎坷不平的路就过不去,最远也只能走一百里。其余的各种车辆在此难以一一列举。只是考虑到南方人没有见过大骡车,而北方人又没有见过大船只,因此在这里粗略介绍一下。

     【评析】

     如果没有交通工具,今天人们的生活就不可能这样便利和多元化。中国有一句俗话叫“南船北马”,大致上是点出了南方跟北方的交通习性。明代时郑和七次下西洋,可见当时的造船技术已经相当发达,造出来的船又大又坚固,才可以航行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交通工具,除了船之外还有车,分成四轮、两轮等。本篇就对这些主要的交通工具做了介绍。(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