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工开物 下篇 五金》译文2
    铁

     【原文】

     凡铁场①所在有之,其质浅浮土面,不生深穴。繁生平阳、岗埠②,不生峻岭高山。质有土锭、碎砂数种。凡土锭铁,土面浮出黑块,形似秤锤。遥望宛然如铁,拈之则碎土。若起冶煎炼,浮者拾之,又乘雨湿之后牛耕起土,拾其数寸土内者。耕垦之后,其块逐日生长,愈用不穷。西北甘肃、东南泉郡③,皆锭铁之薮也。燕京、遵化与山西平阳,则皆砂铁之薮也。凡砂铁一抛土膜即现其形,取来淘洗,入炉煎炼,熔化之后与锭铁无二也。

     凡铁分生、熟,出炉未炒则生,既炒则熟。生熟相和,炼成则钢。凡铁炉用盐做造,和泥砌成。其炉多傍山穴为之,或用巨木匡围,塑造盐泥,穷月之力不容造次④。盐泥有罅,尽弃全功。凡铁一炉载土二千余斤,或用硬木柴,或用煤炭,或用木炭,南北各从利便。扇炉风箱必用四人、六人带拽。土化成铁之后,从炉腰孔流出。炉孔先用泥塞。每旦昼六时,一时出铁一陀。既出即叉泥塞,鼓风再熔。

     凡造生铁为冶铸用者,就此流成长条、圆块,范内取用。若造熟铁,则生铁流出时相连数尺内,低下数寸筑一方塘,短墙抵之。其铁流入塘内,数人执持柳木棍排立墙上,先以污潮泥晒干,舂筛细罗如面,一人疾手撒搅⑤,众人柳棍疾搅,即时炒成熟铁。其柳棍每炒一次,烧折二三寸,再用则又更之。炒过稍冷之时,或有就塘内斩划成方块者,或有提出挥椎打圆后货者。若浏阳诸冶,不知出此也。

     凡钢铁炼法,用熟铁打成薄片如指头阔,长寸半许,以铁片束包尖紧,生铁安置其上(广南生铁名堕子生钢者妙甚),又用破草履盖其上(粘带泥土者,故不速化),泥涂其底下。洪炉鼓鞲,火力到时,生钢先化,渗淋熟铁之中,两情投合,取出加锤。再炼再锤,不一而足。俗名团钢,亦曰灌钢者是也。

     其倭夷刀剑有百炼精纯、置日光檐下则满室辉曜者,不用生熟相和炼,又名此钢为下乘云。夷人又有以地溲淬刀剑者(地溲乃石脑油之类,不产中国),云钢可切玉,亦未之见也。凡铁内有硬处不可打者名铁核,以香油涂之即散。凡产铁之阴,其阳出慈石⑥,第有数处不尽然也。

     【注释】

     ①铁场:采铁矿之场。

     ②平阳、岗埠:平原与丘陵。

     ③泉郡:泉州府,今福建泉州。

     ④造次:马虎凑合。

     ⑤撒搅:摊撒。

     ⑥慈石:磁石。

     【译文】

     全国各地都有铁矿,而且都是浅藏在地面而不深埋在洞穴里。出产得最多的,是在平原和丘陵地带,而不在高山峻岭上。铁矿石有土块状的“土锭铁”和碎砂状的“砂铁”等好几种。铁矿石呈黑色,露出在泥土上面,形状好像秤锤,从远处看上去就像一块铁,用手一捏却成了碎土。如果要进行冶炼,就可以把浮在土面上的这些铁矿石拾起来,还可以在下雨地湿时,用牛犁耕浅土,把那些埋在泥土里几寸深的铁矿石都捡起来。犁耕过之后,铁矿石还会逐渐生长,用个不完。我国西北的甘肃和东南的福建泉州都盛产这种“土锭铁”,而北京、遵化和山西临汾都是盛产“砂铁”的主要地区。至于“砂铁”,一挖开表土层就可以找到,把它取出来后进行淘洗,再入炉冶炼。这样熔炼出来的铁跟来自“土锭铁”的完全是一种品质。

     铁分为生铁和熟铁两种:其中已经出炉但是还没有炒过的是生铁,炒过以后便成了熟铁。把生铁和熟铁混合熔炼就变成了钢。炼铁炉是用掺盐的泥土砌成的,这种炉大多是依傍着山洞而砌成的,也有些是用大根木头围成框框的。用盐泥塑造出这样一个炉子,非得要花个把月时间不可,不能轻率贪快。盐泥一旦出现裂缝,那就会前功尽弃了。一座炼铁炉可以装铁矿石两千多斤,燃料有的用硬木柴,有的用煤或者用木炭,南方北方可根据方便就地取料。鼓风的风箱要由四个人或者六个人一起推拉。铁矿石化成了铁水之后,就会从炼铁炉腰孔中流出来,这个孔要事先用泥塞住。白天十二个钟头当中,每两个钟头就能炼出一炉子铁来。出铁之后,立即用叉拨泥把孔塞住,然后再鼓风熔炼。

     如果是造供铸造用的生铁,就让铁水注入条形或者圆形的铸模里。如果是造熟铁,便在离炉子几尺远而又低几寸的地方筑一口方塘,四周砌上矮墙。让铁水流入塘内,几个人拿着柳木棍,站在矮墙上。事先将污潮泥晒干,舂成粉,再筛成像面粉一样的细末。一个人迅速把泥粉均匀地撤播在铁水上面,另外几个人就用柳棍猛烈搅拌,这样很快就炒成熟铁了。柳木棍每炒一次便会燃掉二三寸,再炒时就得更换一根新的。炒过以后,稍微冷却时,有的人就在塘里划成方块,有的人则拿出来锤打成圆块,然后出售。但是湖南浏阳那些冶铁场却并不懂得这种技术。

     炼钢的方法是:先将熟铁打成约有寸半长像指头一般宽的薄片,然后把薄片包扎尖紧,将生铁放在扎紧的熟铁片上面(广东南部有一种叫做堕子生钢的生铁最适宜)。再盖上破草鞋(要沾有泥土的,才不会被立即烧毁),在熟铁片底下还要涂上泥浆。投进洪炉进行鼓风熔炼,达到一定的温度时,生铁会先熔化而渗到熟铁里,两者相互融合。取出来后进行敲打,再熔炼再敲打,如此反复进行多次。这样锤炼出来的钢,俗名叫做团钢,也叫做灌钢。

     日本出的一种刀剑,用的是经过百炼的精纯的好钢,白天放在日光下,那么整个屋子都非常明亮。这种钢不是用生铁和熟铁炼成的,有人把它称为次品。日本人又有用地溲(即石脑油之类的东西,我国中原地区不出产)来淬刀剑的,据说这种钢刀可以切玉,但也未曾见过。打铁时铁里偶尔会出现一种非常坚硬的、打不散的硬块,这东西叫做铁核。如果涂上香油再次敲打,铁核就会消散了。凡是在山的北坡有铁矿的,山的南坡就会有磁石,好几个地方都有这种现象,但并不是全都如此。

     锡

     【原文】

     凡锡中国偏出西南郡邑,东北寡生。古书名锡为“贺”者,以临贺郡①产锡最盛而得名也。今衣被天下②者,独广西南丹、河池二州居其十八,衡、永③则次之。大理、楚雄即产锡甚盛,道远难致也。

     凡锡有山锡、水锡两种。山锡中又有锡瓜、锡砂两种。锡瓜块大如小瓠,锡砂如豆粒,皆穴土不甚深而得之。间或土中生脉充轫,致山土自颓,恣人拾取者。水锡衡、永出溪中,广西则出南丹州河内,其质黑色,粉碎如重罗面。南丹河出者,居民旬前从南淘至北,旬后又从北淘至南。愈经淘取,其砂日长,百年不竭。但一日功劳,淘取煎炼不过一斤。会计炉炭资本,所获不多也。南丹山锡出山之阴,其方无水淘洗,则接连百竹为枧,从山阳枧水淘洗土滓,然后入炉。

     凡炼煎亦用洪炉,入砂数百斤,丛架木炭亦数百斤,鼓鞲熔化。火力已到,砂不即熔,用铅少许勾引,方始沛然流注。或有用人家炒锡剩灰勾引者。其炉底炭末、瓷灰铺作平池,旁安铁管小槽道,熔时流出炉外低池。其质初出洁白,然过刚,承锤即拆裂。入铅制柔,方充造器用。售者杂铅太多,欲取净则熔化,入醋淬八九度,铅尽化灰而去。出锡惟此道。方书云马齿苋取草锡者,妄言也。谓砒为锡苗者,亦妄言也。

     【注释】

     ①临贺郡:今广西贺县。

     ②衣被天下:广布于天下。

     ③衡、永:今湖南衡阳、永州。

     【译文】

     中国的产锡地主要分布在西南地区,而以东北地区尤其少。古书中称锡为“贺”,是因为广西贺县一带产锡最多而得名。今天供应全国的大量的锡,仅广西的南丹、河池二州就占了八成,湖南的衡州、永州次之。云南的大理、楚雄虽然产锡很多,但路途遥远,难以供应内地。

     锡矿分为山锡和水锡两种。山锡又分锡瓜和锡砂两种。锡瓜的块度好像个小葫芦瓜,锡砂则像豆粒,都可以在不很深的地层里找到。偶尔还会有这样的情况,原生矿床所含的矿脉露出地表后受到风化和崩解,而形成呈条带状分布的次生矿,可任凭人们拾取。水锡,在湖南衡州和永州两地产于小溪里,广西则产于南丹河里。这种水锡是黑色的,细碎得好像是筛过了的面粉。南丹河出产水锡,居民十天前从南淘到北,十天后再从北淘到南,这些矿砂不断生长出来,千百年都取之不尽。但是,一天的淘取和熔炼也就不过一斤左右,计算所耗费的炉炭成本,获利实在是不多。南丹的山锡产于山的北坡,那里缺水淘洗,因此就用许多根竹管接起来当导水槽,从山的南坡引水过来洗矿,把泥沙除掉,然后入炉。

     熔炼时也要用洪炉,每炉入锡砂数百斤,添加的木炭也要数百斤,一起鼓风熔炼。当火力足够时,锡砂还不一定能马上熔化,这时要掺少量的铅去勾引,锡才会大量熔流出来。也有采用别人的炼锡炉渣去勾引的。洪炉炉底用炭末和瓷灰铺成平池,炉旁安装一条铁管小槽,炼出的锡水引流入炉外低池内。锡出炉时洁白,可是太过硬脆,一经敲打就会碎裂,要加铅使锡质变软,才能用来制造各种器具。市面上卖的锡掺铅太多,如果需要提纯,就应该在把它熔化后与醋酸反复接触八九次,其中所含的铅便会形成渣灰而被除去。生产纯锡只有这么一种方法。有的医药书说什么可以从马齿苋中提取草锡,这是胡说。所谓发现了砒就一定有锡矿的苗头的说法,也是信口胡言。

     铅

     【原文】

     凡产铅山穴,繁于铜、锡。其质有三种,一出银矿中,包孕白银,初炼和银成团,再炼脱银沉底,曰银矿铅,此铅云南为盛。一出铜矿中,入洪炉炼化,铅先出,铜后随,曰铜山铅,此铅贵州为盛。一出单生铅穴,取者穴山石,挟油灯寻脉,曲折如采银铆,取出淘洗煎炼,名曰草节铅,此铅蜀中嘉、利等州为盛。其余雅州出钓脚铅,形如皂荚子,又如蝌蚪子,生山涧沙中。广信郡上饶、饶郡乐平出杂铜铅,剑州①出阴平铅,难以枚举。

     凡银铆中铅,炼铅成底,炼底复成铅。草节铅单入洪炉煎炼,炉旁通管注入长条土槽内,俗名扁担铅,亦曰出山铅,所以别于凡银炉内频经煎炼者。凡铅物值虽贱,变化殊奇,白粉、黄丹,皆其显象。操银底于②精纯,勾锡成其柔软,皆铅力也。

     【注释】

     ①剑州:今四川剑阁。

     ②底于:达到。

     【译文】

     产铅的矿山比产铜矿和锡矿的矿山都要多。铅矿的质地有三种:第一种产白银矿铅,这种矿,初炼时和银熔成一团,再炼时脱离银而沉底,名为银铅矿,以我国云南出产为最多。第二种夹杂在铜矿里,入洪炉冶炼时,铅比铜先熔化流出,名为铜山铅,以我国贵州出产为最多。第三种产自山洞中找到的纯铅矿,开采的人凿开山石,点着油灯在山洞里寻找铅脉,好像采银矿时的那种曲折情况。采出来后再加淘洗、熔炼,名为草节铅,这种矿以四川的嘉州(乐山)和利州(广元)出产为最多。除此之外,还有四川的雅州出产有钓脚铅,形状像个皂荚子,又好像蝌蚪,出自山涧的沙里。江西广信郡的上饶和饶郡的乐平等地还出产有杂铜铅,剑州还出产有阴平铅,在这里难以一一列举。

     银矿铅的熔炼方法是:先从银铅矿中提取银,剩下的作为“炉底”,再把“炉底”炼成铅。草节铅则单独放入洪炉里冶炼,洪炉旁通一条管子以便浇注入长条形的土槽里,这样铸成的铅俗名叫做扁担铅,也叫做出山铅,用以区别从银炉里多次熔炼出来的那种铅。铅的价值虽然低贱,可是变化却特别奇妙,白粉和黄丹便是一种明显的体现。此外,促使白银矿的“炉底”提炼精纯、使锡变得很柔软,都是铅起的作用。

     附:胡粉

     【原文】

     凡造胡粉,每铅百斤,熔化,削成薄片,卷作筒,安木甑内。甑下、甑中各安醋一瓶,外以盐泥固济①,纸糊甑缝。安火四两,养之七日。期足启开,铅片皆生霜粉,扫入水缸内。未生霜者,入甑依旧再养七日,再扫,以质尽为度,其不尽者留作黄丹料。

     每扫下霜一斤,入豆粉二两、蛤粉四两,缸内搅匀,澄去清水,用细灰按成沟,纸隔数层,置粉于上。将干,截成瓦定形②,或如磊块,待干收货。此物古因辰、韶诸郡专造,故曰韶粉(俗误朝粉)。今则各省直饶为之矣。其质入丹青,则白不减。擦妇人颊,能使本色转青。胡粉投入炭炉中,仍还熔化为铅,所谓色尽归皂者。

     【注释】

     ①固济:封牢固。

     ②截成瓦定形:截成瓦状以定形。

     【译文】

     制作胡粉的方法是:先把一百斤铅熔化之后再削成薄片,卷成筒状,安置在木甑子里面。甑子下面及甑子中间各放置一瓶醋,外面用盐泥封固,并用纸糊严甑子缝。用大约四两木炭的火力持续加热,七天之后,再把木盖打开,就能够见到铅片上面覆盖着的一层霜粉,将粉扫进水缸里。那些还未产生霜的铅再放进甑子里,按照原来的方法再次加热七天后,再次收扫,直到铅用尽为止,剩下的残渣可作为制黄丹的原料。

     每扫下霜粉一斤,加进豆粉二两、蛤粉四两,在缸里把它们调和搅匀,澄清之后再把水倒去。用细灰做成一条沟,沟上平铺几层纸,将湿粉放在上面。快干的时候把湿粉截成瓦形或者是方块状,等到完全风干之后才收藏起来。由于古代只有湖南的辰州和广东的韶州制造这种粉,所以也把它叫做韶粉(民间误叫它朝粉),到今天全国各省都已经有制造了。这种粉如果用做颜料,能够长期保持白色;如果妇女经常用它来粉饰脸颊,涂多了就会使脸色变青。将胡粉投入炭炉里面烧,仍然会还原为铅,这就是所谓一切的颜色终归还会变回黑色。

     附:黄丹

     【原文】

     凡炒铅丹,用铅一斤,土硫黄十两,硝石一两。熔铅成汁,下醋点之。滚沸时下硫一块,少顷入硝少许,沸定再点醋,依前渐下硝、黄。待为末,则成丹矣。其胡粉残剩者,用硝石、矾石炒成丹,不复用醋也。欲丹还铅,用葱白汁拌黄丹慢炒①,金汁出时,倾出即还铅矣。

     【注释】

     ①慢炒:慢火熬炒。

     【译文】

     制炼铅丹的方法是用铅一斤、土硫黄十两、硝石一两配合。铅熔化变成液体后,加进一点醋。沸腾时再投入一块硫黄,过一会儿再加进一点硝石,沸腾停止后再按程序加醋,接着再加硫黄和硝石,就这样下去直到炉里的东西都成为粉末,就炼成黄丹了。如要将制胡粉时剩余的铅炼成黄丹,那就只有用硝石、矾石加进去炒,不必加醋了。如想把黄丹还原成铅,则要用葱白汁拌入黄丹,慢火熬炒,等到有黄汁流出时,倒出来就可得到铅了。

     【评析】

     本篇讲到了各种常见的金属,包括金、银、铜、铁、锡、铅等的采取和冶炼。除了贵重金属金和银,其他各种金属都各有用途,如铜、铁可用来铸造金属器具,还可以与其他金属熔合成合金。铸造金属器具另有专篇说明,本篇主要以金属原料的采取与炼制为主。(未完待续。)(未完待续。)